在西安过平安夜

原文首发于《赫赫迦蓝》,作者“赫莹”,感谢“SooooGa!”的分享!】

很奇怪,每年的圣诞节,西安便成为一个几乎一年一度最大的狂欢节日。警力早早出动,预先部署,城墙内全部戒严,车辆禁行(【西安e报】366期之提示)。

傍晚六点一过,如织的人流便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出动,开始涌向城内的四条大街,涌向城市的中心钟楼。到处都是人潮,圣诞帽、面具、魔棒、玩偶…那种全民狂欢的景象,简直是盛况空前。

××××

一直觉得西安在这一点上是个奇怪的城市,每年的圣诞,简直是整个城市的暴动。而到12月31日迎新年的这一夜,街上反而是清冷。

或许是人们沉寂太久,难得的在这一天里突然释放,人们并不明白这个圣诞节是干什么的,似乎也不需要明白,总之,对他们来说,就是意味着一个字“玩”。找一个理由、借口,将骚动盲目的青春热情洋溢发泄出去,体味一刻撒把儿的放纵的快乐。

大概真的是西安这座古城,沉寂得太久,反而对这个洋节日的敞开怀抱的坦然接受与空前热爱,也真的是这座古老的城市很奇特的一道风景线了。

中国人在几千年的正统文化教养内传承浸染,大多活的严肃谨慎、克己内敛。所以,中国传统里其实是缺少这种狂欢文化的。并不像国外每年都有什么西红柿节、狂奔节之类的狂欢传统。或许正因如此,然后就会在某一个契机的引发下突然在某一霎那爆发出空前的热衷和投入吧。

××××

还记得那一年的千年之夜,城内四条大街拥挤的严严实实、人山人海、密不透风。我站在钟鼓楼广场上,挤在人潮中,等待新千年钟声的敲响。

然后伴随着数万人一起呐喊出的倒计时,十九八七…三二一,“当,当,当…”钟楼上的钟声浑厚绵长,响彻整个城市的上空,千人万人,一起狂呼,焰火在天空炸开,数百个气球飞向天空…新千年来了!…我和身边的朋友紧紧相拥、雀跃。

世纪金花前的广场上,数百人,突然围起了大圈,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起双手搭肩蹦蹦跳跳跳起了兔子舞,谁能看出这已是午夜时分,似乎一切才刚刚开始!那一刻,真的是有些感动,觉得人与人之间其实没有太多的理由需要去了解结识,这一刻,我们就是相逢天涯,也可以见面拍拍手,一起来跳一支舞吧!

那种感觉,是成千上万的人一起分享,一起喜悦,人们不需要言语,只是微笑。新千年的第一个凌晨,就是这样度过的,一直到凌晨四、五点钟,很多人还迟迟不愿散去。真正的今夜无眠啊!

那样的景象,估计是很难再有了,毕竟今生我们只能遇到这样的一个新千年。

××××

回想我的圣诞节,除了以前在家乡会去小城那座百年的老教堂感受那种氛围之外,基本都是在西安度过的。

西安圣诞节的大气球
圣诞节的大气球(via:麦小喜)

有一年,又是圣诞,我打车从南郊去北郊,竟然遭遇了戒严。无奈从西郊绕城而过。坐在车的后座上,听着广播播出的圣诞歌曲和新闻播报,恍如隔世,哦,又是圣诞了,觉得这样的热闹似乎已经不属于我。

去年的平安夜,下午五点多,一个姐姐打电话来说:今晚准备去哪呢?我说没想好你怎么过呢,她说我赶紧回家啊,一会就没车了,有车也过不去了,我已经老了,这个节日是你们这些妹妹的。

呵呵,我说我也早已不过这个节了。今年,又有朋友打电话了,说出来转转吧…

我说准备去哪呢?那些节目都已玩过,难道你有什么新花样?经过了那些以后,反而更期待一种平静的东西。

××××

其实我喜欢的平安夜,是温暖、温馨、宁静、祥和的那种感觉,教堂里的烛火,圣洁的白纱裙,一个温暖的祝福。

在一个玻璃窗里,看着窗外飘飘散散的雪花,与家人爱人、朋友,一起静静享受一个愉悦、喜乐、祈福的夜晚。

Published by

8 Replies to “在西安过平安夜

  1. 今年的平安夜五年来第一次乖乖在家玩着植物大战僵尸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2. 谁让我们西安这么多大学
    这么多荷尔蒙呢

    其实,投入地玩也是心理健康的表现

  3. 平安夜啊。。。喜欢的日子
    不过今年的跨年夜倒是想好好过一下
    10年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