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火车站被一个维族女贼威胁

@ 二月 9, 2010

原文首发于《麦子程的乐观虚无主义》,感谢作者“麦子程”的支持!曾分享:《我不想被 “国庆”》】

我在火车站送人,然后等车回家。

百无聊赖,四处乱瞅。西安的火车站,格局是与其他不同的。当街一个拱形的巨大城门洞,上书“古城西安欢迎您”,乍看之下,颇有些昔日王都的气概。

熙熙攘攘的人流,大包小包的行李。人们的表情既匆忙,又慌乱。间或一些红绿灯闪烁的警车,显示这是一个是非之地。

警察也多了很多。屁股后面挂了很多装备,腰间鼓鼓囊囊,似乎是荷枪实弹的。然而神态依旧是懒散而无所谓的。公安巡警与交警们一起,立在马路中间,嘻嘻哈哈,随和融洽,很有些过年的气氛。

西安火车站
西安火车站暗藏无数小偷

等车的人越来越多。倏地路灯暗了,公交车站的广告牌发出惨淡的白光,上面各种布满了办证电话和公关小姐的招聘小广告。

正等着,一个女人跃入眼帘。是的,显眼得就像跳进视野里一样。她的黄发、高鼻、深目,都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一看就是异邦人士。

神态也很不同。虽然四处顾盼,颇为焦急,但更多一种愤懑,仿佛刚遇到不平之事。

她路过我,我正寻思,要不要用我那蹩脚的英语帮助一下国际友人:What’s the trouble ? May I help you ?

她像一阵风一样就闪过去了。

然而片刻,她又似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低着头匆匆的走。

就在我的面前,不到一米。她伸出手,向前面一位大婶的兜里探去。

小偷!维族小偷!

我脑子激灵一下,手臂不由自主的一伸,啪的一下,把这位维族友人推了个趔趄。多年来只存在幻想中的见义勇为,今天终于变成了现实。

后来的事情就急转直下。

这位维族大婶不但不慌,更不跑,却顿时面目狰狞,咧出一嘴黄黑牙,一步步向我逼来。右手在兜内摸索,捏出一把细细的小刀来,三四寸的刃,插在一根竹管中,在灯光下泛着光。隐秘的攥在手中,藏在腋下。

嘴巴里不干不净,对我叫骂着听不懂的话。

等车的人很多,但那一刻仿佛都不存在。我被一种深深的恐惧摄住,忘了喊叫,只能一步步后去。

退到一家路边小店里。灯光大亮,周围也有买东西的人。我也立定心神,喝道:“偷东西的还敢这么屌?”

维族大婶一遍锤击胸膛,一边以高亢而不容置疑的口吻喊:“你们有钱!我!没钱!”

我指着远处马路中间聊天的警察喊:“警察就在那!我叫警察了!”

大婶捶胸喊:“我!不怕警察!”

我顿时没了计较。这种事情,我只听说过,没真正见过,我实在不知道,一个小偷,竟然会比我更加理直气壮。

我心里的恐惧更甚。我只敢盯着她藏在腋下的手,周围人如何反应,我实在无暇顾及。我只待她一出手,就狠狠一脚踹向她肚子,然后一脚脚踢她的头,直到血淋糊拉、踢爆为止。是的,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忽然小店的店主喊话:“走走走!走一边去!不要在这里闹!警察就要过来了!”

维族大婶怔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将藏在腋下的手收进口袋,骂骂咧咧的,退了出去,在不远处转着身子骂,神态愤懑得无以复加。

我摊开手,对店主说:“我操!现在小偷这么嚣张的?”店主没搭理我,仿佛我在问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我走出小店,仿佛刚刚经历一场闹剧,不知该哭该笑。那位大婶还在远远的瞅着我,间或指着我嘴里骂骂咧咧。周围人很多,有人好奇的看着我。

我忽然觉得很难为情。我等的车还没来,但我已没法再等下去,我怕突然又来了几个理直气壮的小偷来,要对我进行正义的制裁。

我跳上刚刚停下的一辆公交车,像个傻逼一样落荒而逃了。

相关:
我和小偷不得不说的故事
擅闯私宅被狗咬死,活该!
额家住在西后地
将蟊贼赶下了阳台~
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可怕遭遇

[IN告]INXIAN推出年度致敬——《我们的2009》,欢迎下载、阅读,无须阅读器,直接双击,即可打开!


16个 群众围观在“我在火车站被一个维族女贼威胁”旁边

  1. 曹鹏 说:

    麦子程的沙发归我了。。

  2. 曹鹏 说:

    店主是多么淡定啊

  3. 曹鹏 说:

    想当年上学时,在北门外遭遇抢劫,三个小伙子啊。
    斗争胜利,我却绕道别处回学校,那感觉也是“落荒”啊

  4. 麻沸散 说:

    喜欢这种文风!

  5. 匿名 说:

    先奸后杀,再奸再杀,最后弄成猪饲料,喂猪!!!!

  6. 北方映雪 说:

    程帅功力见长!赞一个

  7. 匿名 说:

    这种事发生的时候,你如果看到你了,你会做什么?
    楼主是个有正义感的好孩子!

  8. 匿名 说:

    共匪的民族政策为维族小偷助长气焰。汉人在很多场合都没有少数民族的那些福利待遇,汉人成了这个国家的二等公民。

  9. 匿名 说:

    维族小偷,直接弄死!

  10. 小权 说:

    社会的不公啊,但凡有正常的工作,谁去当小偷啊!

    官方的不公已经带动到了全社会,少数民族办理各类证件都不方便,护照就更难了。

  11. 匿名 说:

    唉!我替你感到悲哀。

  12. 麦子程 说:

    昨天晚上遭遇此事后,心情复杂。连道理都讲不出,只能无奈的叙述。
    逃上公交车后,我报了警。
    以前有人跟我说,报警没用的,但这就像养了只狗,固然不指望它保平安,但总得使唤它叫唤追撵一下。否则岂不白养?
    昨天送完人,今天自己走。现在我正在火车上,祝我一路顺风吧。

  13. 曹鹏 说:

    回家了?
    一路顺风,春节快乐!

  14. 匿名 说:

    店主是不是和小偷一伙的??

  15. 颜泽 说:

    初八,回西安,遇见汉族小偷,一个登山包,手拎一个笔记本,挤公交时电脑包拉链开,转身一看一个14.5岁的汉族小子。贼眉鼠眼。

    再一瞧,嗬… …还有两人,一人估计是转移目标,一人望风。岁数一个比一个大。
    不敢之声,退到一边。等下一辆公交。

    10分钟后,上了车。心想:贼城,真他妈是个贼城。东西太多,行动不方便。赶快散人回家,远离着是非之地。

  16. 匿名 说:

    我也遇到过,也是落荒而逃,什么世道?!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