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为何不愿进城了

@ 三月 6, 2010

那天去参加了《华商报》评论部举行的《市民论坛》活动,话题是关于农民工的,围绕的核心是农民工如何融入城市。《华商报》邀请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学者、知识分子等等精英人群,代表农民工的则是一对进城务工的夫妻(其实只邀请了他老婆,不想老公也跟着来了,于是这一对夫妻成了唯一的农民工代表)。

大家讨论内容大多局限于农民工进城的户籍问题、待遇问题、子女入学问题、福利问题等等,其中谈论最多的是户籍问题和户籍制度(【西安e报】435期之1)的讨论,因为农民工融入城市,户籍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农民工代表情绪非常激动
现场的农民工代表情绪非常激动(via:阿东)

在听了大概一个小时的各位专家、学者、精英等城里人的发言后,我忍不住向主持人提问,“现在城市的魅力有大家说的这么大吗?”并举了两个例子:

  • 过年期间遇到了干舅(姥姥的干儿子),他有一个快5岁的儿子,由于他一直在南方打工,孩子一直由老婆在家带,遇到他问今年的打算,他说他不准备出去了,准备在家呆着找点事情做,原因也很简单,出外打工没有归属感,收入看似高,但生活开支也大,到头来实则留不下几个钱,而这些其实跟在家呆着相差不大。
  • 我的表弟很老实,高中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后来在家呆不住,跑到了东莞打工,干起了车床工,在干了三年后,前几天,我在QQ上问他在深圳的亲妹妹,我的表妹,问他的情况,表妹说他已经准备回家了,回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厂,准备在家里发展。问及原因也无非是城市的生活压力太大,抛去吃喝,留在手上的没几个。

这两个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例子。中国的农村这些年尽管变化得慢,但是变化总在发生:很多小镇上已经有了开发区,大大小小的老板在这里办起了各种厂房,如果不想务农,在家也可以打工赚钱,虽然待遇比外面的低,但是除去生活的开支,生活质量不会比外面差,更重要的是在家乡他们始终有种归属感。我的家乡是这样,可能在全国其他地方都差不多,这也难怪会出现时下被热议的“用工荒”。

在那天的讨论中,有位老者的观点十分明确,“农民工为这个城市做了很多贡献,他们应该享受城市人口的各种福利,让他们融入这个城市。”在说这些话的同时,他又流露出超强的优越感。其实要想融入一所城市,最直接的条件就是他是否能在这个城市养活自己,以目前城市生活的压力,就是毕业的大学生,都无法立足,更何况一直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农民工兄弟呢(【西安e报】437期之2)?

虽然不排除有些优秀的农民工能适应城市生活,这些人还叫“农民工”外,他们干的早已不是农民工的活,叫他们工人或许更合适。我认为,大多数的农民工他们是无法适应城市生活的,因为不是每一个底层农民工都能买起西安这种城市的房,承受日益高涨的生活成本,虽然他们想进入城市,但这条路的艰辛程度可想一斑。

西安也有民工荒

从某种角度上说,能融入城市的农民工本来就是一小部分人,大多数的农民工并没有考虑过要留在这里生活一辈子,而那些讨论者谈论的所谓入学问题、福利问题、医疗问题本来就是应该国家做,而没有做的民生工程。

农民工是不是要融入城市,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城市对农民的吸引力正在衰退。当我们坐而论道,道貌岸然地以城里人姿态讨论该不该让农民工在城市立足的时候,每个中国人应该享有的福利却没能在农民和农民工身上得到贯彻执行,那么城市对农民工还有什么意义?我们更该讨论的是:要如何留住农民工?

相关:
回村创业的路有多长?
对话(72):游子回乡
被放逐的村民
8亿农民是一座沉默的活火山


7个 群众围观在“农民工为何不愿进城了”旁边

  1. 曹鹏 说:

    农民工是不是要融入城市,这是一个伪命题
    ————-
    同意。
    当讨论农民工融入城市这种问题时,被称为农民工的那些人显然是个“他者”,这不是自相矛盾嘛。

  2. 先锋 说:

    存在即合理

  3. 匿名 说:

    城市是自由、经贸、商业、工业的集合体,但是中国的城市呢?

  4. 素质 说:

    老吕 今后不要参加这种没有素质没有营养的所谓会议 浪费时间 浪费精力

  5. 右派愤青 说:

    华商报的评论还不错,但是嘉宾太恶心。全陕西也就华商的评论还可以看一看了。

  6. 和谐党-城市民工 说:

    这有球可讨论的

  7. 匿名 说:

    在听了大概一个小时的各位专家、学者、精英等城里人的发言后….这话让我听得蛋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