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评论]商子雍:要以韩寒为师

@ 三月 10, 2010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原标题《有眼不识泰山》,感谢“西部网华山论剑值得一看”的投递!】

春节前夕,去陕西省作家协会参加一个会议,与散文大家朱鸿教授(博客)邻座,少不了要东拉西扯地闲聊几句。朱鸿另一边的邻座是一个生面孔(对我而言),尽管他和朱鸿聊得挺热火,但一向不习惯主动和陌生人搭腔的我,却始终没有参加他们的谈话。

回家路上,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自报家门是“陶冶”(注:《文化艺术报》社长兼总编辑),我连忙回应“久仰久仰”——如此说话,倒不仅仅是客套;陶冶的杂文我断断续续读过一些,前些天他托人送来一本《陶冶杂文选》,希望我能就此书写一点儿文字,就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仰慕之心油然而生。

陶冶告诉我,刚才开会时和我隔着朱鸿而坐的就是他;我禁不住脱口而出:“惭愧,有眼不识泰山!”这同样不是客套。因为,无论是过去我对陶冶杂文的所知甚少,还是认识了他的杂文以后,有机会面对陶冶却不知此君是谁,用这几个字来状绘都颇为恰当。

文学从来都是时代的晴雨表。作为快捷而又艺术地评说时事、臧否人物的杂文,是缘于鲁迅的出现,才可以用金色大字彪炳于中国文学史册,而它在推动社会进步上的巨大作用,也早已被许多作家的实践所证明。不过,早在在新中国诞生以前的延安时期,就有大人物断言,“鲁迅时代”和“鲁迅笔法”均已过时,而1957年,中国一流的杂文家,就是由于不识时务地抨击时弊、议论国是引来灭顶之灾,几乎被一网打尽…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的是非虽然已经明晰,但杂文却依然被一些人(包括作者和报刊编辑)敬而远之。在这种情况下,陶冶能够选择杂文作为自己写作的主要文体,用手中的笔不知疲倦地抨击丑恶、荡涤污浊,他的一些有识有胆的文字,已经开始表现出公共知识分子的风骨,这不能不让我肃然起敬。

一个人读书再多,但倘若不去思考、缺乏见识,那就只能叫知道分子。而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指的是为数不多的能够深刻思考社会,并不断用符合历史潮流的先进思想去影响大众的文化人。以中国之大,当然是有这样的先进人物,但陕西有吗?包括陶冶在内,我希望多有几个人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我推崇陶冶的杂文,还因为尽管在他笔下有些对新闻事件和社会现象的评说,略有肤浅之嫌,但也有文章明显展示出作者较为深入的文化思考。当今世界,文化因素已经成为经济竞争的核心因素;谁拥有强大的文化软实力,谁就能够在激烈竞争中获得主动——用尽可能精炼的文字来概括上述意思,即所谓“以文化定输赢”。

这里所说的文化,主要是指影响着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的形而上的理念。孔子的儒家学说曾经被中国人视为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但站在现代民主社会的立场上来审视,这种文化从头到脚不过是些道德训谕,孔子(以及他世世代代的徒子徒孙)把这些训谕统一在“仁”的学说里,最后落实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礼制”上。我不否认这种文化在历史上发挥过的作用,但时至今日,它已经远离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宋人赵普曾扬言“半部《论语》治天下”,这里的天下,仅仅是指中国;而眼下,却有人把儒家那一套吹捧成治理世界的“良药”——我称此为“文化梦呓”。

说了这么一通和陶冶的杂文似乎关系不大的话,其实是想和陶冶共勉:中国亟需代表着先进文化发展方向的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在这个关系到中华民族前途和中国百姓福祉的大事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中国人历来好大,故而身量短小的杂文,也难免会遭某些人藐视。但实际上,在现代民主社会里,杂文是启蒙大众的读本、是公民意识的养成所;杂文是监督政府的公器、是民主政治的试金石…一个优秀(或曰实至名归)的杂文作者,固然绝不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和权力对抗,但也应适度和权力保持距离,以便清醒观察权力的运作,不断针对权力发出真诚而尖锐的声音。

末了,还想说几句也许是蛇足的话。作为一种职业(说俗一点儿,就是养家糊口的手段),写作者当然可以把商业利益放在首位,如郭敬明那样(只是不要像郭敬明一般去抄袭)。但也可以如韩寒,从年轻时起,就开始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艰难跋涉。韩寒博客上的篇章,是中国当代的一流杂文;当然,郭敬明的作品,则是当代中国最好卖的书。如果俩人都按着自己的路子写下去的话,恕我直言,最终能在文学史上留下较深痕迹的,是韩寒。

陶冶比韩寒老,我比韩寒更老。但年龄不是障碍,让我们以韩寒为师,争取多写一点儿有益于人民的杂文吧!

相关:
你也韩寒,你就是韩寒
李寻欢为何要掴郭敬明
金庸与作协:侠客与朝廷


6个 群众围观在“[文化评论]商子雍:要以韩寒为师”旁边

  1. 匿名 说:

    个人觉得,e报比韩寒的博客更针贬时弊,也请商老师拜胡铁花为师!!!

  2. 铁花党人捧花花 说:

    让花花走出e报 走出陕西 响彻全中国

  3. 胡铁花 说:

    楼上的老师们太捧我了,我水平有限,还要向各位老师学习,实在不好意思的很~掩面而过。

  4. 路人甲 说:

    商子雍老师跟余含泪大师的境界,那叫一个“云泥之别”啊:)

  5. 匿名 说:

    商老师本身就是咱们陕西的公共知识分子

  6. 匿名 说:

    商老师值得敬仰,还真有这样的知识分子,我很惊讶。原以为是和某人所说此文删一字不可的马屁天皇一样的人,我错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