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述评]穷了地方,富了中央

@ 三月 12, 2010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Sidney”的分享!曾荐文《我也是恐归族》】

现在困扰地方政府最大的问题莫过于财政(via:1996年基层债务高达1万亿人民币),按照上世纪90年代确立的分税制,地方税收的大头进入了中央财税收入中,而留给地方的财政税收仅占4成左右。但是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关注点不同的地方在于,地方政府更多的面对基层群众,承担了更多民生支出以及地方基础建设。

这种税收和支出的不平衡造成的问题就是地方财政越来越紧张,中央财政的扶持却只是针对有限的几个地方。地方政府的困难就是如何应对激增的财政支出和有限的财政收入,那么各种能够扩大地方财政收入的方式都可能被考虑到,比如发行地方债、鼓励地方国企上市、建立地方融资提供平台、卖地开发房地产、招商引资加速工业化。凡此种种,冲击最为明显的就是土地问题、房价问题和环境问题。而这些都是地方政府的资金来源。

需要明确的一个情况就是,不管地方政府通过上述手段取得的资金是否完全用于民生,是否用于树立政绩,一个最为直观的结果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充实了地方财政之仓廪。不管在现有社会状况下这种行为方式饱受多少诟病,它也仍然是有它的难言之处的,即使滋生腐败,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一个正当的渠道解决地方财政的困难,而这一路径却又是自辟蹊径,缺乏监管。从中央和地方的财税制看来,也很大程度上属于无奈之举。

现在又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开始表现出来,那就是地方政府的债务,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越来越受到限制。2010年两会期间所抖露出来的地方债务的更加触目惊心(via:南方都市报),这预示了一个潜在的风险,即地方政府还能给保持正常运行多久?中央政府代为发债的是否又能接受连带责任的挑战?

政府以后很难在财税乃至更多的方面无法在树立权威和民众的信心,在一个如此多人口、如此复杂大国,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美国建国初期,在独立战争时期曾经发行大量的债券,无论是最初的邦联政府乃至后来的联邦政府,都遭受到了举步维艰的困境。在一个有着良好自我约束的政府,以及一群具有法治意识的政治家面前,债务问题都是困难重重的,那么现在我们的政府如果不为此谨而慎之、如坐针毡,未来将是何等的悲剧?

然而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如何维护政府信用的这个重要问题上,并没有统一协作,好像也没有达成共识。前期很明显的一个动作就是财政部加强了对于地方融资平台的监管和限制,甚至是地方小金库的处理。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兴许主要目的在于减少或者预防地方腐败、敛财等问题,但是也反映了高层对于地方政府不放心,将财权控制的更死。

中央在关上一扇窗户的时候也应该打开一扇窗户,而且应当增强地方政府运作的透明度、合规性。否则,地方政府捉襟见肘,必然情势所逼,无助于提高政府整体上的信用。一种长期以来被动形成的局面,直接损害了地方政府的形象和信誉,而且也伤及中央政府的信用和权威,那么类似的做法就如同七伤拳,伤人也伤己。

财富分配不合理,中国要出大问题
财富分配不合理,中国要出大问题

回顾历史,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它的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是极为微妙,或者说极难权衡的。中央地府过于强势压缩地方的政府的财税、行政权力,造成的结果就是地方政府加大敛财,造成地方政府和民众的对立,政府行政积极性和能力弱化。然而,如果地方政府权力过大,尾大不掉,反倒会严重损害中央政府的权威,造成中央和地方关系的失控。

所以,非常有必要增加地方政府财政能力的扩充,同时要加强地方政府对于自己财税的收支和调配,与此对应的,地方政府的行政、立法、司法等政府职能也应该有更大的自主权。

相关:
违背常识的“经济复苏”
炒股就炒这样的股
政府是不是没钱花了?


6个 群众围观在“[财经述评]穷了地方,富了中央”旁边

  1. 13 说:

    不能否认作者的观点
    更不能否认这种观点很天真

  2. 后疯 说:

    一切似乎正常,但生活就是这样

  3. 阿司匹林 说:

    国债都没人买更别说地方债了,这样子做,只会透支本来就很薄弱的政府信用。

  4. 匿名 说:

    好像去年陕西发行过地方债券,后来的情况就没报道了。

  5. 折腾 说:

    博主可以把字体改一下吗?看起来不是很清楚

  6. 匿名 说:

    你那个折腾网的字体更混乱,啥都看不清楚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