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大井

@ 三月 18, 2010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感谢作者“阿眉”的分享!<网友留言>…小时候都是喝井水长大的,现在自来水方便了,再没有挑水的乐趣了。曾分享:《九曲河》】

和这几年因为仿古入城式而红红火火的南门瓮城相比,西安古城墙的西门瓮城要冷清得多了。然而不过数十年前,这里却是个热闹非凡的所在。天不亮就人来人往整日不绝,盖因此地有一口号称西门甜水大井的古井,几乎承担了半个西安市的饮水供给,曾是市民不可或缺的供水中心。

井水在城市居民生活中消失久矣。在我读小学的年头,去住在平房小院的同学家玩,还偶尔能见到院子僻静角落的水井,高高砌起的井台一年到头都湿漉漉的。如今,市区内的平房院落已经在势不可挡的“拆”字诀下灰飞烟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水井早就变成必须远赴乡村才能见到的稀罕景观了。

早年间,西安的水井虽多,然而大概与地质结构有关,大部分地区打出来的井水都咸涩发苦,难以下咽,拿这样的水泡茶,更是不管多好的茶叶都泡不出好茶汤来,只能供洗涤之用。只有西南城角风水得天独厚,打出的井水清澈甘甜,至今这一区域还有一条以“甜水井”命名的街道,该是喝井水的年代留下的纪念。因此当时略微宽裕的人家,购买饮用水都是一笔必须的日常开销。

60年前的西门大井
60年前的西门大井(via:张宏)

诸多甜水井中,规模最大也最有名的,就是西门瓮城内的西门大井了。这口大井建于康熙年间,相传当时地方上的善长仁翁在官方许可下,邀“善识水脉之匠”勘察选址打出这口大井。井口直径足有六尺,井深约五、六丈。上置有大型十字井架,4个木辘轳双索升降,8个大桶昼夜汲水,不但水质甘甜。而且遇旱不枯,常年水量充足。当时西安人称其为“龙口”“海眼”。遂在之后数百年内成为“官井”,亦即公用水井。淸朝的地方官还在这口大井旁边,立了一块刻有“井养无穷”四个大字的石碑,以褒奖它的功德,赞扬它的作用。

西门大井的井水以色、味、声称佳。色者,有翠玉甜水之誉;味者,甘洌清甜;声者,此水比重大,倒入水缸时会发出咚咚的响声。据说当年,送水工把水倒入水缸时,一些老用水家站在一旁单凭耳听就可知道水是否来自西门大井。好一点的茶馆,也几乎都挂着“西门大井甜水茶”的蓝布幡。

西门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过两三站路,前几天特意前去瞻仰。走进瓮城,一棵老槐树下,就是西门大井,井边立着“安定门甜水井碑记”的石碑,简要记述了甜水井数百年的历史。井上的十字井架和绳索犹存,井口却已用钢筋网封起。据说,自从自来水供给以来,甜水井已经不再担负供应饮用水之责,但每年环保局都会利用此井检测化验西安的地下水文状况。

这口康熙年间的井,背负着数百年的历史风霜,安静地呆在西门瓮城里。如今,西门附近上了年纪的老住户,还能回忆起当年西门大井附近驴子驮水、马车拉水、独轮车运水,扁担挑水的热闹景象。车水马龙,从不间断。我等余生也晚的,就只能对着这口寂寞的大井想象一番了。

和“西安西门”有关的文章还有:
西安记忆|十年:失意还是诗意
打羽毛球
对话(06):我眼中的西安
将蟊贼赶下了阳台

[IN告]INXIAN目前已经在Buzztwitter新浪网易鲜果雷猴开辟了官方微博,欢迎关注。


5个 群众围观在“西门大井”旁边

  1. 匿名 说:

    西安的饮用水,现在大多来自黑河了。
    周边的污染太厉害。

  2. 匿名 说:

    住在西门外的新西安人,受教了!!

  3. 啃树皮 说:

    饮水思源,恩 就是这个道理

  4. 潜龙吴用 说:

    那时候的老西安人就形成了排队的好习惯,但是,现在,这个好习惯却没了。

  5. 铁花党人-李草草 说:

    西关人的骄傲!我当年就是喝这个井水长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