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个什么东西

@ 三月 20, 2010

原文首发于《思想的河流》,作者“杜爱民”,原标题《性:透明的黑暗》,INXIAN配图。感谢“打死不吃老孙家”的投递。投递者留言:狗日的灭绝人性的老孙家必将灭亡!<注:以上言论不代表INXIAN立场>】

性行为最终也是一种侦测行为。形形色色的策略意图,经由性的探头伸入到身体之内,来打探它在当中的反映,并且询问它,测度它,最终制服它,让它按照需要行事。性自身所隐藏的秘密和它作出的各类反映,被不断地放置在社会的镜头下,加以分析和利用。它们被身体聚合反射,并且囚禁在身体的牢笼里,被严加看管。性不断被语言所覆盖,被道德迫问,被政治阻吓,被文化穿洞。作为身体生命存在的自然属性,它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已经最大限度地向着它自身之外的统治敞开了大门。它的秘密,已经同货币一样,可以在公开的场合畅行流通。

性交

没有什么能够像性一样浓缩着比人们的想象还要复杂得多的东西。自然、人与社会,在它之上被接通。性已经成为了人与各种生活之间的关节点与汇合处,成为了理解存在的关键。

生命通过它得到神奇的孕育。致生命为死敌的恐怖病毒,也同时萌生在它的组织器官和液体里。它的实践,能够唤起爱,也能够唤醒身体里沉睡的仇恨和原罪。

性使社会的万花筒深深内置于身体当中。它不仅具有不断被可供铭写的空间,当它被铭写的时候,也对身体和被铭写在它之上的东西,实施着转换。在它被社会的灯光聚焦之时,也将这些外在的东西纳入自己的流程,依照自身的结构与机理,整理这些东西,调整自己,按照各类外在的要求反射,提供它们想要的信息。性既像是一把钥匙,又像是锁孔,在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并且向外不断地打开自己的镜子,又由外持续着它的内折过程。它不断地在主客之间转换着角色。当它作为钥匙的时候,它开启,满足了好奇对陌生的捕获,也满足着各类需求的愿望;当它作为一眼锁孔时,又呼唤着开启,从中去发现所需要的秘密。正是由于性自身的转换,经由它的管道,生命的种子变成了生命的果实,不可见之物显现了它的原形,私人领域被社会化,物质成为了生命体。性成为了观察社会的显微镜与万花筒。

它复杂的构成还体现在具体不同的个人身上。它在不同的个体身上,实施它的运作,依靠每一个个体来完成它的复杂性,并反身又向相异的个体,无差别地统合它的同一性,不断使个体复杂的差异,回归到它的统一要求之上,符合它的变化与节奏,顺应它由单一向多元折返的趋势,最终,逃出由它的多极构筑的界限。人们总是在点线编织的网络状存在的纽结上遇到性,而且总是在下一个纽结上。

性体验直接伸向迷与醉,导致感觉的游移和飘忽不定。它是一次性的经历过程,每一次对于醉的靠近又截然不同。不是牢牢被扼住的醉,而是醉从身体感受中的逃离。不是醉本身,永远只是醉在逃离,是在对醉的接近中,使醉更加稀缺,成为身体永久渴望得到醉来满足的一种感觉。这是性带给身体的奇幻效应,也是为什么关于性的话语,一方面在四处泛滥,另一方面又极为稀缺的原因所在。

性让关于它的话语,同时处在两种状态下。它依照两者的并行所产生的机制,操作自己,或被别的东西所操作。醉的状态从来就不固定于一点,或沉降,或抬升,或消逝在过程的道路中央,组成朝向任何方向的迷。

由此,身体成为了欲望生产和消费的机器。性不仅源源不断地向身体输送所需的动力,它自身也拿来用作身体欲望机器的消费:一方面在向欲望的烈火施加着干柴,另一方面又葬身于消费欲火的灰烬当中,变为混沌和看不见的东西。

性在身体中找到了它的入口和出口,维护着它的平衡,让身体尽可能多的与其它的东西建立联系,并通过身体,不断地涌入和退出更为复杂的意义与关系。使生产的末端,紧系于消费的始点,形成不断向外扩张与持续朝内收缩的巨大完整的循环。

在展开的循环中,性使预期的迷醉成为不可到来的时间。不断有偶然的因素加入,改变着它身上可见的东西。它持续悬置着,由此所产生的诱惑,再用来刺激所有的感官。让它们警觉起来,敏感起来,朝着诱惑,奔跑起来。正是在变动当中,性一次又一次重新在身体和语言里,得到建构和解构,重新在社会的角落当中改变着分布,重新配置和安排,因它而动的一切,给出存在新的位置。

道德使性在欲望的机器当中具有了深刻的内省力和审判力。依照在性之上的区格与划分,赋予性以道德的维度。在性实践和经验中,添加进道德的成分,使它处在道德与非道德的二元审判格局中。审判的功能,照亮了性的暗夜,又让它之上禁忌丛生,戒律林立,也使性的实践变得更像冒险与挑战的游戏。

除了来自医学的告诫,道德的束约,权力的威吓之外,在性的内部,压抑也油然而生。性的强度、节奏、频率,与它的器官组织的非对称构成实现的结合,使得性本身就包涵着重合与进入的含义。在性行为完成的过程中,必然有施动的一方和受动的一方,必然有双方彼此的寻找。寻找让任何一方都不可或缺。只有寻找着,一方的差异,在另一方面的差异中,才能得到印证,才能彼此重合。

性别差异不单单是一种标识,也是性在两极构成中,一极向另一极发出的潜在邀请。这邀请并非时时刻刻都能得到回应。正是因为性在结构上的特征,才有它内在的识别,它的气息,它的取向与趣味,才有施与受当中的各自因果关系,才有压抑和倒错,也才有解放。

性是不断被拿来观看的东西,又在极私密的环境中进行。社会使性的公开与私密性,像陀螺一样飞旋,围绕着它的轴线,幻化成各类关于性的技术与细节,确证不同的器官和部位上,传递出来的对于性的感受,时而在方式上做着翻新,又渗透到日常生活中去,进一步对生活加以改变。

在听说看与感受等等的观察行为中,性始终被当作晴雨表和温度计之类指标性的东西。权力道德和语言,依照性的反映,调整自己的策略,对性发出指令,向它施加更有效的作用和影响,又激发它新的想象。既看管它,又催生它;既在黑暗中,将它照亮,又规定它,按照设计的路线图行事。最终,让统治的意志,注入到性的每一根神经末梢。

性在与社会结合的关键穴位上,担当了将意识形态转化为身体机能的角色,发挥着这方面的作用。在社会的平台与公众视野里,只有从性飞转的陀螺上甩出的东西,才见不到强力意志的横行,只有柔软的抚慰。根植在日常生活当中的法西斯主义,是性为人们带来的又一新鲜的东西。

性为视觉领域带来了眩惑。再不是黑夜与白天的交替,也不是黑白的二元对立。它在白天里秘植下了无尽的暗夜,又在黑夜里广种着白天的影子。它在敞开的过程中形成新的遮蔽;在公开化中,又潜藏下了秘密。性为视觉引来了一种透明的黑暗。

花样翻新的广告词与设计图,借助性的魅力来展现商品的功效和使用价值。文化工业依照色情原理和机制,制造出明星供人来观赏。美丽的背后,都隐藏着性的暗喻。剧场已失去了生命的舞台,性被拆解涂抹,用来满足排排而坐的享乐者,偷窥的心理需要。性的功效一旦被商业利用,它也就朝娱乐敞开了大门,失去了自己远处的纵深。

赤裸裸地拿性做交易,将性作为服务商品,提供给挑选它的人,这样的活动古已有之。性被绑在商品交易的战车上,不断地被驱赶着,不断地遭受奴役。卖淫者和嫖客,其实都成了人质,是钱的人质,性的人质和原罪与结果的人质。它们在视野里一天不消除,对原罪的记忆也就无法擦掉。从性的买卖所形成的职业尚未消除这一点上看,人类文明的脚步,丝毫也没有朝前。性是人身体中最脆弱最敏感的部分。

性一再被拿出来谈论,它的场景和关于它的话语,被制成了枕边书、春宫图、房中术和花间词。这些性的替代物的无性繁殖,是在语言的无限可塑性当中传播的。传播又使性一再被放大或缩小。当性作为一种传播,在传播中再次得到传播的时候,它便失去了它的所是,成为了语言的建构。语言将性纳入到它的体系与空间,还将性返还给日常生活中的生老病死。对性的话语陈述,导向了当下的行动,也映入了记忆的历史,使性既是实践,也是经验;既是思想,又是行为本身;既担当主体,又成为客体的明证。

性交

语言在性当中动员起了一切的社会力量。性也成为身体能量和社会力量的关键源头。性在语言中发话,以换喻和隐喻的双重方向,指朝着一群意义链,并在那里不断地出发,进一步再生产出性原来所没有想要说的话。生产出他者想说的话。生产出政治的话语,道德的话语和文化的话语。与此同时,性被主体化和客体化的双重过程,也在持续进行着,产生了与之相适应的新的更加吊诡迂曲的策略与流程。社会实践的目标,在性自身的实践中得到了深入贯彻。

缠绕着性话语还凸现出了性别的歧视。它制造出“风尘”等等的钝词,让性别构成弱小的一方,在其中沦落。强弱分布不平衡,是性别歧视的根源所在:总是有一方在炫耀实力,另一方默默无语。这种炫耀还被写入关于风俗的记忆里,用来再次确认男权中心主义的地位:

“有异僧陈宾竹,挟采战术甚奇,不加力气运动,而龟头呼吸如神,能令妇人承之者坦手弊目。”范濂在《风俗记》中对男性阳具神奇功效的描述,丝毫不忌讳直露,也加进了他的欣赏与判断。异僧所具有的奇幻术,成为了男性中心主义的例证。

性是被文明逐渐建构成的东西。它远比心灵思想还要重要,还要深刻得多。它在瞬间既成多元,形成随时间流动的变化格局。我们之所以谈论它,是为了使它免遭新的摧残。性激发快乐,激发一切更敏感的醉意记性。

性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它的原位,不再被拿来观看,不再是谈论的对象,不再被借用,也不在它之上实施其它的实践;不再靠它侦测、监控,不再效仿它的机制,也不利用它之中的色情效应。让性顺应生命本身的偶然性,不再以一个找不到自己位置的形象出现,不再被驱赶。这一时刻诚如福柯所言:人们使用自己的性器,就像自如地使用自己的手一样自然

让性自己讲述自己的历史。这一刻何时到来,能否到来?

尽管“性爱”是敏感话题,INXIAN也曾多次涉及:
兽兽门的五点血泪教训
让欲望刺穿心脏
我的阴道是我的村庄
我们都来吮拇指

[IN告]INXIAN目前已经在Buzztwitter新浪网易鲜果雷猴开辟了官方微博,欢迎关注。


8个 群众围观在““性”是个什么东西”旁边

  1. Cici 说:

    据说翻墙和OOXX很相似,翻过的人都觉得爽,没翻的人和傻逼一样。

  2. 麻沸散 说:

    铁花出差,夜疲累,到酒店桑拿。按摩中,小姐问,大哥推油(友)吗? 铁花大惊,Twitter 小姐都用了?!不敢隐瞒连忙点头称是:喜欢社交。半晌,小姐长叹:还是大哥有文化,我只会说打炮!

  3. 流浪猫 说:

    这个文章让我鸡巴硬了

  4. 先锋 说:

    性不仅是动词,还是名词和形容词

  5. 酥麻拉姑 说:

    我性不饮只解醉,正如春风弄群卉

  6. sidney 说:

    处男手淫必看帖

  7. 匿名 说:

    作者必是在完全勃起的情况下写完的这个文章。

  8. ni 说:

    When you become animals, you will get the real thing you want.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