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乙脑事件让我们成了陌路人

原文首发于《沙漠里的鱼》,原标题《祖国的陌生人》。感谢作者“刘斌”的分享!作者现为搜狐新闻中心记者。曾荐文:《别了,谷歌先生!》】

我从未感觉如此地气馁。山西疫苗事件(via:网易新闻专题)进行到了今天,它忽然被划上了一个有缺陷的句号,强大的权力总是无所不能,它腐蚀着这个社会的根基,那些无辜的孩子依然在灯光下沉睡,或者在另一个世界里感受死亡。

很多天以来,我和我的同事像抗战时期的地下党一样,对于见到一个陌生人总是那么的小心翼翼,我们谨慎地不敢告诉别人我们的真正媒体,不敢透露我们的姓名,甚至不敢用手机打电话,而在午夜还要去寻找一家开着的公用电话亭。我们约见举报人陈涛安,也是在一个嘈杂而底层出没的小饭店里。

事实上事情一直是这样,在每一个批评报道的背后,我们总是有着确定的或者不确定的假想敌,它无所不能。而这,在这样一个民主的国度里,是那样的荒诞和可笑。

四年的职业生涯,我学会的唯一职业态度仅有质疑。在我的同行里,我不是一个“激进”的记者,事实上我最先质疑的人是《山西疫苗乱相调查》的记者王克勤,当所有的人都在为这样一篇质疑态度的报道而怀疑政府时,我在怀疑王克勤是否客观的描述了事实。但权力的无知,最终剥夺我对政府的乐观猜测。

山西高温乙脑疫苗事件

在山西疫苗事件上,全中国都陷入了一种不冷静。我不无恐惧地看到,人们对政府的信心已经降低到了冰点,我们时常怀疑政府,即使正确的结论也会招致民众的反感,主观上的不信任,是社会最深层次的危机。

当这类丑恶的事件一再发生时,民众对第三方调查机构介入的呼吁越来越强烈,而政府却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令人发指的冷漠,这使这个国家的很多人不得不成为政府的“陌路人”。

200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举行着隆重的国庆仪式,60年前,也是在这里,祖国的新时代诞生了。那时,这个国家贫困交加,却依然人心向背,他们相信祖国的无所不能。

而这一次,当阅兵方阵走过,人群中充满了埋怨,他们为一大清早被赶到这里来参加这样一个仪式而莫名其妙,他们甚至更愿意在温暖的被窝里再度过几个小时。他们的脸上没有喜悦,伪装兴奋而夸张的动作,当一些平静的人逃离这种喜悦,他们发现了这个国家的伤感——没有了发自内心的爱,这个国家丧失了她最值得依赖的根本。

在清末慈禧太后执政年间,中国开始了一种商道的逻辑,它就是被津津乐道的“强国逻辑”。企业家们,放弃了商人唯利是图的本性,转而表现出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从清末四大买办,到青帮、洪帮也“改邪归正”支持革命,祖国的命运成为一道锁链,它牵引祖国旗舰勇往直前。

然而,在今天这种向心力却沦为一种工具,神圣的力量被肆意践踏以致虚无。中国模式荣耀的今天,它最大的成功其实只不过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国家的荣耀造成了无数个小人物的悲哀。比如在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一个小商小贩,他因为“国家利益”而有一天没有做生意,就有可能全家饿一天肚子。

但是不少人却正在盲目地为莫须有的“中国模式”而高兴,他们奋笔疾书了诸如《中国不高兴》、《中国可以说不》这样的书籍。然而,这个国家的成长却是以损害底层人民的利益为代价的。山西高温疫苗事件,我们同情的不只是孩子,还有对一个王朝背影的深深叹息(相关:《有一种强权,虚弱得只剩暴力)。

六年前,我曾满怀理想地想从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然而,现实的冰冷很快打破了我幼稚的理想,很多年前,我放弃了我父辈世代相传的中医祖业,可现在我觉得那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职业,至少它可以拯救一个个生命。

和许多年轻人一样,我曾经向往记者这个伟大的职业,以为它是无冕之王,可以改变社会,可以改变权力的属性。自由、民主、法制的观念在我的意识里根深蒂固,岂能因声音微小而不呐喊?(相关:《请和看你妹一起高举双手)这是一个记者终生的使命。

中国记者王克勤

在很多的我曾经的同事身上,我看到了这种使命的延续。他们用各种各样的途径发声,寻求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理想的一塌糊涂。让我想起去年冬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和《读书》杂志执行总编王炎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讨论,一个结论是,丧失了政治理想和人文关怀的知识分子很难说是现在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相关:《商子雍:要以韩寒为师)。

回溯五四,中国青年一代史无前例地发声,并推动社会的进步。知识分子对于祖国命运的共识,至今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但可怕的是,今日之中国,这种共识已经荡然无存了。

当温家宝总理还在云南为灾区的人民谋幸福时,山西或死或残的孩子们却死不瞑目,日本把最好的资源给了孩子,而中国却在通过孩子们谋求卑鄙的利益。记者在这样的事件中,还担当着知识分子的角色,但在舆论的封杀面前,看似强大的媒体也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我们,并不想怀疑政府,但我们需要一个真相,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然而,当我每次翻开中国的历史,那上面却写满着密密麻麻的我不认识的字。

2010年3月23日凌晨
于山西太原

[IN告]INXIAN目前已经在Buzztwitter新浪网易鲜果雷猴开辟了官方微博,欢迎关注。

Published by

15 Replies to “山西乙脑事件让我们成了陌路人

  1. 这个政府已经完全站在了国民的反面,而且不知羞耻,口口声声说什么“为人民服务”!

  2. 这个国家有一种邪恶的能力,将一切美好事物的本来面目全部抹杀掉。这就是天朝。

  3. 神州大地天异象
    北沙南旱西边晃
    手握权仗胡作为
    天怒人怨掘墓场

  4. 这个社会已经堕落成惟利是图的社会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官僚 就有什么样的子民
    媒体因各方面的压力而沉默
    受害者家属因恐惧而沉默
    我们因事不关己而沉默
    而我们的沉默会最终把自己与他人一起送入地狱

  5. 我们很难相信警察和警局,
    我们很难相信法官和法院,
    我们很难相信医生和医院,
    我们很难相信老师和学校,
    我们很难相信政府和官员,
    我们很难相信食品和奶粉,
    我们很难相信蔬菜和大米,
    我们很难相信……
    我们甚至无法相信自己的儿女是自己的亲生!
    我们这个和谐盛世,还是人间地狱?

  6. 这个狗日的政府用60年的时间摧毁了我们人与人之间一切美好的事物!!
    这就是他们60年来造就的功德?

  7. 是的,说的太好了,是每个有良知的公民的心声,可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去阻止它的发生呢,真的是没有办法,这些现象是至古就有的,想要改变,唉,恐怕不可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