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号外]子洲惨案是场“人祸”

@ 三月 26, 2010

【原文首发于《北方周末报》3月24日头版,原标题《44人的生死劫》。感谢作者白兆东的推荐,经其所属媒体授权,INXIAN作为博客媒体独家、全文发布。】

编者注:陕西子洲3·10事件(【西安e报】443期之1)被官方初步定调为“地质灾害”,前方记者在“相关部门”的“妥善招待”下,已集体撤退。《北方周末报》的记者白兆东却没有离开,经过一系列的走访、调查、实录…,他意外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

44人被活埋

3月9日晚,忙碌了一天的潘小军刚刚入睡不久,就被一声巨响惊醒。

他急忙穿好衣服出去查看。一开门,他被眼前的情形吓呆了——房后的大山大面积滑塌,旁边的窑洞部分被掩埋,靠东边的3层平房不见了影踪。

潘小军让妻子给孩子穿衣服,赶紧走,大山塌了!

潘小军说:“当时大概是10日凌晨1时左右。”此时,潘小军的4户邻居已全部被黄土掩埋。

邻居吴海东从乡下老家赶回来了。他说妻子郭永霞和儿子吴阳阳还活着,刚才还给他打了电话。

家属们痛哭流涕等待亲人被救出
家属们痛哭流涕等待亲人被救出

警察已经在事故现场设了警戒线。

潘小军借来了大锤和撬棍,和吴东海绕过警戒线翻墙进入现场。

因垮塌下来的黄土太多,整个窑洞口已被封死。情急之下,他们砸开第三孔窑洞的门,计划从窑洞墙壁上砸开一个洞,进入第四孔窑洞救人。经过20多分钟努力,洞口终于砸开,在里面被困了一个多小时的张明富、张萍萍、张润润以及郭永霞、吴阳阳被救了出来,此时的吴阳阳已明显呼吸困难。

和潘小军一样,住在二楼的徐荣文也被“轰隆”声惊醒。他家窗户玻璃顿时全都碎了,满屋子黄土飞扬,呛得喘不过来气,妻子紧紧抱着两个孩子,对孩子们说“不要怕,我们不会有事的”。

正门被堵死,窗外又有防盗护栏,怎么办?

情急之下,徐荣文光着脚硬是把防盗窗蹬掉。“由于用力过猛整个人都被甩了出去。”徐荣文对《北方周末报》说。

在被困者积极自救的同时,住在附近的人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他们虽然用土办法,但非常有效,在警察到来之前,他们已经成功救出12名被困人员。

据了解,陕西省子洲县双湖峪镇双湖峪村石沟重大滑坡事故,造成44人被掩埋。

12日,有关部门宣布搜救工作结束,此次滑坡共有17人生还,27人遇难,30间(孔)房屋被埋。

14日下午,挖掘机将20间未被黄土掩埋的3层小楼推倒,一些没来得及搬出的日用品和家具也化为废墟。

罹难者的夙愿

此次事故遇难的27人中,大多是进城的农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孩子能接受到优良的教育,许多人为此不惜举家迁到县城。

家住三川口镇铁匠湾村的马敬,几年前带着妻子张建萍和两个儿子来到子洲县城。

马敬开三轮跑运输,用微薄的收入维持着这个4口之家。大儿子马鹏13岁,在子洲双湖峪镇中心小学读书,二儿子马宇6岁,刚上小学学前班。

“为了节省费用,马敬租了最里面的简易房。这间平房只有一层,加上房子结构简单,马敬一家4口在这次灾难中无一幸免。”马敬的邻居说。

被抬出的却是一具具的尸体
被抬出的却是一具具的尸体

3月10日,对于只有300多人的新安庄村来说是一个灾难日,在这一天村里骤然减少了9人。他们分别是:43岁的李三平和母亲贺秀兰、妻子刘三娃、儿子李润强;李三平的四弟李保平和儿子李笑;还有村民赵宁和妻子高改贤、儿子赵英龙。

村民们说,刘三娃还怀着一个孩子,已经9个月。

而赵宁一家则是在3月9日下午刚刚从县城其他地方搬过来的。当晚,还有几个朋友在赵家一起喝酒。一家3口和几个朋友全部遇难。

3月17日,刚安葬完赵宁一家3口后,急急忙忙赶回家的老钟,面对记者眼中顿时热泪盈眶。

“现在全村在外的男人都赶回来了,这几天大家只忙一件事情——下葬。”老钟说。

按陕北的风俗习惯,安葬是要“看日子”的,李三平一家6口准备在3月23日(农历二月初八)下葬。一个家突然6个人不见了,就像大山倒了一样。据村民介绍,由于李三平的哥哥还在外服刑,因此这一家6口现在只能靠政府和村邻帮忙料理后事。

“当初他们进城都是为了孩子。没想到成了这个情形。真不如呆在农村好。农村再穷,教学质量再差,那是自己的家,城里再好那也不是自己的家呀。”新安庄一位老人说。

2005年,家住三川口镇铁匠湾村的曹雄,花了3.4万元买了曹英的两间毛坯房。不幸的是,在这次事故中,他的房子也塌了;所幸的是,妻子和儿子只是受了一点小伤。

“当初买房子时家里人就不同意,他们说山势那么陡住在下面太危险,还没有任何手续。要是农村学校稍好一点,他们也不会跑到城里去住。”曹雄的父亲说。

政府门口的违建房?

采访中,记者多次听到这样的话:如果滑坡山体下没有那么多的房,悲剧应该不会这么惨烈吧?损失不会这么大吧?

这个时候,很多人向记者提起了“房东曹英”。

一位知情人说:那些房子都是曹英的,总共有55间,每两间为一小套,里面有一个小卫生间,都是为那些租房或买房者量身定做的,其中大部分小套已经卖出去了,只有老砖窑没人买,是出租的。

据了解,66岁的曹英是子洲县双湖峪镇二道街人。她曾在县城经营一家“子洲县地毯总厂”。这里最初的8孔老砖窑是法院判给她的,房子原来的主人叫李成孝,曾是曹英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进城农民越来越多,子洲县城的房价也逐年看涨,2010年已经涨到均价2300元/平方米,一套临街的住宅基本上在30万元左右,租一年也要六七千元不等。

在此情况下,曹英先是在老砖窑面前建了一栋3层楼房,随后又在老砖窑的上面加盖了两层。东边靠大山根底下也建了一栋小楼,就在这几栋小楼之间还建了两间简易房,但结构基本都一样。

经过先后三次修建,最终形成了这个较为集中的居住点。该居住点距双湖峪镇镇政府直径不足500米,站在镇政府大门口看得很清楚。

小兄妹被埋54小时后神奇获救
小兄妹被埋54小时后神奇获救

记者未能找到曹英对此事置评。

“3·10”事故发生后,国土资源部应急调查组在调查报告中指出:“灾害点地形地貌及岩土体工程条件易于发生崩塌。灾害点地形高陡,原始坡度为58度,岩质为砂质黄土,孔隙度大…近期气温变化大,融雪渗水及冻融是崩塌的主要引发因素。”

在原始坡度达到“58度”的陡坡上修建的房子,下面就是大理河,这样的屋子是怎样修建起来的?有没有审批手续?

一位知情人透露:曹英原有的8孔老砖窑有手续,后来修建的都没有手续,在后期建房过程中,政府有关部门曾出面阻止过,也处罚过。

3月18日,子洲县城建局刘福源局长对《北方周末报》说:“他已经在这个单位工作多年,大理河以南就不在城区建设规划范围内,我们也从来没有审批过任何有关手续,更谈不上罚过款。”

据群众反映,子洲县城区违建现象很严重,仅城区最中心的“开元小区”就有24栋楼无合法手续。

子洲县国土资源局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的新局长去年刚到任,之前的审批情况还不清楚,目前正在调查。子洲县国土资源局从2005年~2009年,一直没有正局长,是由一位副局长主持工作。

据了解,早在2008年,子洲县就曾发生过两起山体滑坡事故:槐树岔乡一起山体滑坡事故导致6人死亡;高家坪乡延家河村一起滑坡事故,2人死亡。

第一次事故发生后,子洲县曾经在全县范围内展开安全隐患排查,且子洲县有关领导也注意到了石沟的这些房子——也就是此次山体滑坡后被掩埋的房屋。

长安大学地质工程系主任李同录教授在昨天接受华商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子洲发生这样的灾害事故与陕北黄土地质有关,而这样的灾害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相关:
新华网子洲惨案专题
新浪网子洲惨案专题
搜狐网子洲惨案专题

[IN告]INXIAN目前已经在Buzztwitter新浪网易鲜果雷猴开辟了官方微博,欢迎关注。


9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号外]子洲惨案是场“人祸””旁边

  1. 评论也是“话语权? 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力的机会。

    真的很搞笑

    写了有用没?

  2. Topsy.com 说:

    […] This post was mentioned on Twitter:[西安e报:号外]子洲惨案是场“人祸”: 【原文首发于《北方周末报》3月24日头版,原标题《44人的生死劫》。感谢作者白兆东的推荐,经授权,INXIAN作为博客媒体独家、全文发布。】 http://goo.gl/fb/dWOm […]

  3. 匿名 说:

    神州大地处处皆人祸矣!

  4. 先锋 说:

    一党独裁 遍地是灾

  5. 和谐党-唬唬唬 说:

    天灾人祸一出,紧跟着就是各路砖家悉数登场,早鸡巴干啥去了

  6. 老巴 说:

    白兆东是敢于说真话的记者,北方周末报是勇于跨省监督,有良知的北方大报。

  7. 草泥马联合阵线 说:

    支持!
    牛逼!
    陕北帮无耻!!

  8. 匿名 说:

    人作孽,不可恕!

  9. 先锋 说:

    将责任扔给老天爷,老大们就安全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