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495期]遍地都是妖娆男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5月1日。1851年的这天,如日中天的日不落帝国(注:这句话没语病吧?)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注:当时还不是北爱尔兰!)在伦敦的海德公园(注:帝国主义处心积虑兴建的民主示范工程)举行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届“SB会”,发起人就是当时英女王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目的是展示大英帝国的雄厚实力…如你所知,昨天,SB会来到了中国上海…

各位刚刚打开电梯、电视、手淫机;手机、手表、露阴机;电脑、电话、电冰箱的读者们,我非常荣幸地在五一国际游行示威日via:维基百科)里为您效忠并服务!

本周事件之【校园惨案】

优质西安人写完《谁是下一个郑民生》(493期专题)之后,我认为任何对校园杀手的讨论都已经是多余了。作为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关心西安的中国人,我想很多人都和我想的一样:这个全中国最幸福的城市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出现这种“反社会人格”的校园杀手。

有网友戏谑说:“这些懦夫为何不去杀进政府大院呢?随便几刀砍下去,都能帮人民除掉几个贪官。”言外之意:政府对自己的保护力度要远远超过对百姓子弟的保护了。

其实不然,在南平郑民生屠杀事件发生之后的4月27日,西安市就已经有效地进行了“亡羊补牢”的安保政策,甚至有尽职敬业的保安将采访的记者视为危险分子,进行了全程的监控。

莲湖区的校园天眼工程

西安莲湖启动了名为“校园安全花蕾”的校园安全管理体系。试图以此为学生安全建立全方位的保护,巩固校园安全管理成果,提升校园安全工作水平,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确保中小学生安全,让家长放心,让社会满意为目的。更有甚者,莲湖区还在庆安小学部署上了“天眼”工程(20期之7),这个以往只在大街上才能看到摄像头,现在直接进入了每个教室

古人云: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如果从这多起校园惨案中及时地汲取教训,尽管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郑民生们”的生存环境,但是也能给孩子们的生命安全加上一道“安全门”!

本周事件之【裸奔的青春无需解释】

裸奔这事在咱们中国也不算啥稀罕事了,早在2008年,清华大学的两个大学生为庆祝毕业就裸奔了,在他们哥俩看来“裸奔是我的事,怎么看是别人的事”,而且清华大学对他们俩的裸奔也没啥意见,也没听说什么要开除之类的消息流传出来,还有女生在他们裸奔的时候围观,并高喊:“裸奔男加油,裸奔男过来亲一个!

2009年,杭州也有大学生裸奔了,当事人胡元华说:“我愿意为大家示范什么叫激情;在这么沉闷的环境里,能够娱乐大家,娱乐自己,也是始终不易的。”之后,上海、天津也出现了大学生裸奔。

裸奔的青春

时间到了2010年,裸奔之风终于来到了古城西安(494期之1),陕师大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系的一名大三学生,终于按捺不住青春的骚动,在大四的师哥师姐们毕业之际,用自己的身体献上了一份厚礼。事后,他说——

“我们飞过天空。平静的走过,夜晚的太阳,和太阳里流淌的街道,还有那街道旁的太阳。赤裸裸的街道旁,赤裸裸的街道旁。我们的生活如此简单,就是这样,我们陪受关爱,接受,就这样得到一切,接受我的一点点爱和想象,我把这送给大四将要毕业的朋友们,祝你好运。”

可笑的是,某些西安媒体却表现出来了“大惊小怪”的表情和立场,还有人认为这位男同学在裸奔之前,应该给校方打个招呼、进行申报,经校方审批之后,按照规定路线,进行规定裸奔

不得不说,某些大学生们在“金字塔”里没学到任何金子,脑子里却渗透进了一堆堆的大便。好在学校还是比较开明的,没批评他,更没开除他。这就对了!人不癫狂枉少年,年轻的时候再不疯,等你老了再搞老顽童吗?

本周人物之【马志明】

今天说的这个马志明,他可不是相声界的那个马志明(注:马三立的儿子)。这个马志明现年44岁,原本是西安市某银行的职工,后辞职下海经商,做煤矿、汽车销售等生意。2008年7月,马志明同志在内蒙古涉嫌指使和雇用社会无业人员将煤矿一职工殴打致死,作案后,马志明负罪潜逃,被公安部列为B级督捕逃犯,在全国范围内通缉。

马志明

2010年的4月24日,马志明在西安开着一辆套牌为“陕O·01696”的奔驰车,将美女交警张昂甩倒在地上,并从她的胳膊上碾了过去(489期之1)。后来的事情(490期之1491期之3)大家就都知道了。这个叫马志明的男人,他真的就愚蠢到要在摄像头底下换车牌吗?而且还恰恰就被举报人李君(注:化名)给看到了!作为一个B级通缉犯,他可以成功地从内蒙古逃逸,在西安却出了这么低级的笑话——难道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或者是别的什么刻意安排?我看不懂,您能看得懂吗?

现在,马志明已经成了在押的犯人,而被撞伤的张昂则成了全市公安干警的学习对象。公安局表示要用各类宣传阵地,广泛宣传和学习张昂同志的先进事迹…进一步提升公安机关的良好形象。这个结局,也挺黑色幽默的。

本周逝者【李石根】

在西安鼓乐大师余铸去世之后,又一位西安鼓乐界的泰山北斗走了,他就是李石根,殒于4月21日,享年91岁。西安现有6家鼓乐社,都是他早年研究后确立下来的。

李石根

李石根先生是西安鼓乐理论研究的奠基人,被誉为“活的民间音乐史”。从1951年起,李石根开始走访西安各大乐社,遍寻艺人和民间古谱,用60年的时间将西安鼓乐的各种录音、古谱重新誊抄修订,整理出版了多本鼓乐专著,为这门濒临灭绝的艺术研究留下了珍贵而翔实的资料。

现在,大师们一个个远去,西安鼓乐的继承与传播,成了一个不得不解决的大问题

本周娱乐之【没有男人的快男】

芙蓉表弟

以“生、冷、蹭、硬”著称的关中男人都死哪里去了?2010年的快乐男声西安赛区,不知道为何竟然有这么多妩媚的男人出现,见识过伪娘尚晨(471期之9),又来了一个芙蓉表弟——来自咸阳的潘曦同学,嗯就是上面的这个妹子。

FM988的DJ容千在微博里说,今年西安快男的特点用两个字来说,就是“娇憨”!典型代表是下面的这个妹子昵称是“孔雀仙子”——渭南的张斌,他的口号是“走女人的路,让女人无路可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妖娆男”?

Published by

12 Replies to “[西安e报:495期]遍地都是妖娆男

  1. 接二连三的“校园惨案”,反映了中国小屁民的变态心理。河蟹社会是罪魁祸首,或许这样的变态能给社会带来一点变化。可我不愿如此变化。我认为中国人该有血性,但不应是对比自己更弱势群体的血性!

  2. 同意ls的说法呀,搞不懂现在的人咋的了
    作为一个傻逼,我又写上了空调二字!

  3. 快乐男“生”,以快乐为主,以“生”为辅,至于男,谁关心哪,再说在春哥曾哥的光辉之下,哪个男的敢去?

  4. 这个叫张斌的是我儿子的同学,
    他们班里的人都讨厌这个假娘们。

  5. 变态的选秀,比如出现变态的选手,这些贱货们,是不是男人啊?
    都是被操爆了菊花的贱货!

  6. 官方成功地将不明真相的群众们的视线转移了。
    张昂被撞的根源是特权车!
    现在特权车的事情没人再问了,媒体也懒得继续呼吁了。
    张昂从一个受伤的女性,成了警界的标本,其实更是可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