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府门前的上访行为艺术家

原文首发于《麦子程的乐观虚无主义》,感谢作者“麦子程”的原创分享。曾分享《我在火车站被一个维族女贼威胁》】

西安市政府门口的格局,是与别处不同的。

当街一个丁字路口,面对着回民街,左边是北大街,右边是大皮院。来往着吃饭的人、送礼的人、办事的人,门口更堵塞着各种车辆。烤肉摊灰蒙蒙的烟气,回民们呼噜噜的吆喝,把空气都要搅热,嘈杂纷乱,熙熙攘攘。

就是这样一个世俗所在,却颇有些巴黎气象。我的意思是,它就像巴黎一样,三天两头有游行示威。每星期总会有几天,聚集一大群上访的老头老太太们。

我在附近上班,中午吃饭总要经过市政府的门口,经常看见各种上访的场面。

三年来,我一直是一个围观者,以标准的打酱油姿态,从附近飘过。

××××××××

我经常见到这样一个上访的人。男的,大概40岁年纪。瘦且高。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他的样子,与其说上访,更像是上班。他从不和别人一起行动。向来单枪匹马。

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总是带着一张折叠椅,稳稳的坐在市政府门口。旁边的地上放一个保温杯。手里有时候拿一张报纸,有时候是一本杂志。有时候什么也没有,背在后面,悠闲得像个退休干部。——假如没有他胸口挂着的标语,任何都会以为他是附近停车场的收费员。

那个标语牌是用喷绘布做的,已经破损得很严重,上面用“方正超粗黑简”的字体写着:“捍卫宪法 维护私房 文明上访 政府复核”

西安市政府门口的上访者
上访者的“行为艺术”(via:麦子程手机拍摄

这几句半通不通的打油诗似的标语,解释了他的身份和意图。

有时候下雨,我在雨幕中见到他,依然稳稳地坐在那把破破的折椅上,撑着一把断了一根伞骨的黑伞,那块喷绘布像理发馆的围布一样,严严实实的围在胸口,遮风避雨。

他直视着别人的目光,平静无比。我知道那些目光五彩斑斓,包含极其复杂的意思。他恍若不觉,淡定得令人蛋疼。

××××××××

有一天我恍然大悟,觉得这个人不是来上访的,而是在进行一场行为艺术。他像一个玩世不恭的艺术家一样,妄图用荒诞击碎荒诞。

这么一想之后,我突然想参与到这个行为艺术里。紧接着在一瞬间,我产生了一个伟大的计划。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 每天,我为他创造一个新造型,在市政府门口相同的地点,胸口挂着那张喷绘布,手里举着当天的报纸,拍摄一张照片。至于造型,是完全天马行空的:比如头上顶一碗面、与兵马俑“后庭式”做爱、骑着挖去所有皮肉的羊蝎子…
  • 还可以根据节气、政策、当前热点进行即兴的发挥;
  • 比如端午的时候,就把自己包成一个粽子;
  • 政府开大会的时候,把自己的脑袋装扮得成一个大喇叭;
  • ……

然后我为这项行为艺术开一个专题网站,每天更新一张照片,就这样搞上一年,我不信不火。

在这个想法产生后的一刹那,我浑身的血都快倒流了,登时冲动不已,想走到他前面,告诉他: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是一项伟大事业,是冲向无边荒诞的一次荒诞进军。我来是为告诉你,请让我加入,并且我已经想好了怎么帮你继续做下去。

我向他走了几步。他抬起头来看我一眼,又低下去看报纸。我觉得喉咙里热气翻涌,忍不住干咳了两声,从他两米处擦肩而过,我快步向大皮院走去。心中羞愧不已。我决定,尽快忘了这件事。

××××××××

今天午饭时间,照例去大皮院,照例的市政府门口又有老头老太太们聚集上访。不同的是,这次双方都开始了宣传。

大门左边,老人们在拉横幅、喊口号。一位老太太拿着扩音器喊:“维护宪法!反贪污!反腐败!反政府不作为!反政府乱作为!”每喊一声,周围的老人们就轰然跟着喊。

上访
上访,是一种行为艺术

大门右边,政府的宣传车上,高音喇叭正在用尖锐的文革腔女声播放一个文件,我粗略听了一下,大约是几年前西安市政府颁布的《群体性堵门堵路事件处置办法》。

我不禁觉得有些惊奇。但转瞬豁然——这不正是我党的传统手法吗?先扣大帽子,再抡大棒子。帽子扣得稳了,棒子也就抡得名正言顺。

  1. 那些发表不同政见的,被扣上“意图颠覆国家政权”;
  2. 那些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的,被扣上“资产阶级腐化生活”;
  3. 那些走上街头表达自己声音的,被扣上“非法集会”;
  4. 那些在网络写下自己想法的,被扣上“诽谤”;

没办法了,只好聚到政府门口,把意见塞到你耳朵里,于是,你成了“堵门堵路”份子。

××××××××

判断一个政府是否真正民主,我觉得有两个标准,一个是该政府是否民选;二个是当政府与民众冲突时,政府采取什么方式与群众对话。

从我昨天中午看到的这个场景,大概可以得出两个结论:1、该政府是不民主的;2、该政府是愚蠢的。

不知如何,一切都让我联想起21年前的天安门广场:21年前,聚集的是风华正茂的青年,今日所见,一片耄耋苍头。呜呼,不亦悲夫!

××××××××

我在市政府门口站了一小会儿,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门口站岗的卫兵立刻大喝道:“那边的,不许拍照!”

我瞪大眼睛看着大门里,一排排的高档车,整齐的停放在门道两边,路上空空荡荡,似乎要从中间驶出一排坦克来。

相关
孙东东得了什么病?
8亿农民是一座沉默的活火山
郝劲松:用行为艺术表现警民关系

Published by

21 Replies to “市政府门前的上访行为艺术家

  1. 21年前,聚集的是风华正茂的青年,今日所见,一片耄耋苍头。呜呼,不亦悲夫!

  2. 作者文章写得好!!
    文笔看似简练,却寥寥数笔,刻划生动!

    呼唤一声:草泥马隔壁!!

  3. 每当痛苦的时候,我们应该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如果伤痛依然继续,请务必大声吼《义勇军进行曲》。

  4. 政治是肮脏的,凭一个人的血肉之躯、凭个人的力量能改变多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