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给妈妈打一个电话

原文首发于《贺拉斯在这里仰望》,感谢“山水妹子”的原创分享。作者在INXIAN设有专栏《阳仔手工作坊》】

下午心血来潮,写了一篇日记。

事实上,我是爱写日记的。小学时候,我爸坐我旁边,他跟我复述我今天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我记录。于是我就学会写日记了。小学一二年级的日记大抵是流水账的,谁吃了我苹果,我让我妈给我买裤子之类的。98年看第一节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知道一个词儿,双语书写系统。大概就是说,现在的孩子写作文都有两个话语系统,一个是写应试作文,假大空的厉害,一个是写点自己的小故事,泛滥着纯情、矫情的小心思。

我一直都坚持写日记,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断断续续,但是有这个姿态,一直到现在,一段时间每天都写,一段时间一两年写一篇。日记还是最隐秘的,说心里的小秘密,这跟写博客或者有可能公开的东西不一样,至少开始这项活动的心理准备就不同,你压根不用想着法儿遮遮掩掩,再真诚也得和谐一些不能说的内容,日记就不一样了,我反正一直把日记当成另一个自己,她最懂你。

这几天跟小可玩,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想生个孩子。在姐姐教育小可的过程中切身体会了一个被说烂了的教育话题:孩子的成长不能重来!ta的每一步进步和成长都给父母带来无可言说的喜悦。

我发现说起孩子,再强势的人都透出点温柔,再流氓的人都透出点严肃。除了我爸手把手给我的日记启蒙,我和我爸也有过侦察和反侦察的藏日记行动。(via:女儿的日记)事实上,和我爸之间的斗争远远比不上跟我妈之间的。爸爸好歹还伪装一点家长的威严,妈妈在这时候就八卦多了,往往战斗在第一线。

我一直以为我爸从不偷看我日记,后来我明白了,他总是指使我妈偷看,向他汇报内容,在我数落我妈的时候装好人跟我站在一起。虽然知道了,但是我还是不躲着我爸,女儿都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我就愿意跟我爸亲!

父亲和女儿

我爸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写了三十多本,摘抄、时评、日记,反正每天都要写一写,定时定量。我爸从来不藏着掖着他的日记,他还总是在我每次回家的时候屁颠屁颠跟在后面要我好好看看,然后跟他提提意见,我应付惯了,一直都不好好看。后来我爸走了,我也一直没看,后来不看是因为不原意看了,真的是不敢看。

有一次看了一篇,眼泪就控制不住往下流,他写到——

孩子去上学了,没人说话,我就把一天说话的任务转嫁到写读书笔记上去。

我知道,那时候我爸一天是多么孤独!那时我不懂他,远远地躲着他的“烦人”。如果说还能回去,我想我肯定还是那样做,我还是觉得这就是父母和自己一起成长中的必然的经历,可是,如果知道我现在多么忏悔,我一定坚持每天跟我爸打一个电话!

INXIAN曾经做过一个系列的《对话》,叫做“如果可以穿越”,如果可以穿越到过去,我愿意每天给我爸爸打一个电话。如果需要我花钱才能穿越,我真的原意倾其所有。

如今,在很多时候,我也经历跟我爸当初相似的孤独。现在,我坚持每天跟我妈打一个电话。

相关:
女儿的日记
这就是我的母亲
我爸从哪找的这种老妈啊
老妈的第一块生日蛋糕
写给我不曾出生的孩子

Published by

10 Replies to “每天给妈妈打一个电话

  1. 感动感动啊阳崽!
    哥的日记本以后只能交给我北方的情人了。 累积下来以后得有一小车。

  2. 泪流满面地读完了后半部分!
    我今年清明节忙得都没去给爸爸烧点纸钱,我很抱歉。

  3. 爸爸对女儿的爱,是天地下最深沉的爱。曾经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女子许多年都不和父亲说话,因为她觉得父亲是一个不可理喻的老头,和自己有很深的代沟。可是当有一天她躺在床上失眠的时候,她发现父亲悄悄的进到了她的卧室,借着窗外的月光父亲静静的看着她,看了很长很长时间,最后压了压她的被子,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悄悄的走了。那位女子给我说,她当时的眼泪就如决堤的江水一样喷涌而出,那一刻她内疚无比。我在手术室外等待女儿,老婆哭红了眼,我悄悄的背过身去擦干自己的眼泪,心里再为女儿打气,女儿你是最棒的,爸爸永远支持你,爱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