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506期]草民恐怖主义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5月12日。两年前的今天,汶川大地震造成9万同胞罹难的人间惨剧;一年前的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防灾减灾日正式确立;今天,48岁的汉中南郑男子吴焕明制造了“5·12”屠童事件,目前已有9人死亡。

[1]从南平到南郑

时间向前推进50天(493期之1),南平男子郑民生挥刀砍杀了8名幼童,此后,中国大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一个个和“郑民生”极其类似的男人站了出来:广西合浦、广东雷州、江苏泰兴、山东潍坊…一时间,举国上下震惊,舆论一片哗然,政府相关部门也采取了相关的补救行动(499期之1498期之5)!但是——

5月12日清晨8时,死去的郑民生身上的那股“戾气”附体到了一个名叫吴焕明的男子身上…请您注意,这又是一个血淋淋的清晨,一个孩子们刚刚走进校门,打开书本,开始上课的清晨!

吴焕明案现场
在医院等待的家长

[2]砍完陕北砍陕南

5月10日,陕北榆林人宋利荣(505期之7)已经开始用砍刀向社会安全警戒线发起了挑战,在被捕之后,宋利荣先生说了一句非常经典也到位的话:“砍了他们的小孩,他们的大人心里就会痛苦!”

宋利荣案现场
宋利荣将人砍杀在家门口

而在5月6日,长安区一名患有精神病的中年男子,病情突然发作,在校门口追逐学生并欲强行闯进校园,幸亏发现及时,全校教工一起赶来阻拦,将其驱逐出校外。民警们后来将这个“最近一个月来”经常发病的男子送到了精神病院。

请您注意:为什么这个有精神病前科的男子早不发病,晚不发病,偏偏最近一个月来频频发病呢?

武疯子案现场
长安区“武疯子”当场被抓

就在南郑吴焕明作案的之前那天,南郑官方发布了消息说:“县各级各单位多方联动,迅速组织召开学校、幼儿园安全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开展校园大排查,整治周边秩序,积极为广大师生创建和谐稳定的治安环境。”效果呢?结果呢?

[3]一成不变的媒体策略

在南郑案发生之后,陕西某个打死也不能说的部门迅速地组织网络媒体,编发了通稿,可谓是非常及时和迅速,在灾难预警和新闻响应能力上,远远超过了福建、广东、广西、江西和泰兴,也走在了新华社(以及新华网)的前面。

谁料,该部门随后却要求全部删除和南郑案有关的各类信息,要求全省媒体统一以新华社(以及新华网)为准,而新华社在刊发了一条快讯之后,随即也做了删除,连带国内的新浪、搜狐、网易等门户也全部被删除…直到晚间,来自新华社(以及新华网)的、官方的、正式的新闻稿才出现了…

可笑的是,新华网却自始至终没有删除南郑案的英文版新闻,并在第一时间将死亡人数从7人更新到了9人!一贯以评论取胜的大秦网却关闭了这条新闻的评论功能

[4]一成不变的公关思路

在这个经过相关部门层层审核、把关的新闻稿里,有一半以上的篇幅献给了我们的政府自己,他们在有限的新闻空间里念念不忘地将自己摆在了首位,他们把自己对此事发生后的种种行为交代的一清二楚,独独不见对死者、对凶手、对案件做任何有价值、有意义的信息披露!

吴焕明案现场
孩子们被送往医院

这条消息将“陕西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放到了显要位置,以“赵省委书记乐际、袁省长纯清的“批示”为重要宣传内容,要求大家“举一反三,防止类似恶性案件再次发生”…

从行文到走笔,从思路到立意,我们从这短短的一个政府新闻稿里可以看到:他们好像已经僵化了,他们好像已经没有任何别的招数来对待这种校园惨案了,他们能做到的好像就是将之前的新闻稿拿出来,改吧改吧再做一次宣示了!

[5]丧失了纠错能力的机制

有很多网友在INXIAN的官方微博和【西安e报】的跟评中质问:“政府有关部门敢不敢真正重视起来?”其实,质问他们是徒劳的。在此时此刻,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担心陕西省委省政府、汉中市委市政府、南郑县委县政府、圣水镇党委镇政府对此事的重视程度,他们之中肯定会有人因此被记过,因此丧失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的机会。

在50天地时间内,发生在全国的这6次大屠杀,已经清晰地告诉我们:这是一个丧失了纠错能力的国度。如你所知,和僵化的一成不变的新闻稿同样僵化的,是我们这个国家对自己体制和治理能力的“固守和僵化”;如你所知,我们是不可能对某些社会问题进行根本的变革——

就在5月11日,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胡联合、胡鞍钢两人,在《人民日报》上发文:中国绝不能搞“三权分立”,而是要“进行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如此看来,不管有多少个国家在“桥”上走了,我们还是要继续摸着石头过河。

他们不仅拒绝变革,还继续愚弄人民——在“5·12”汶川地震两周年之际,《人民日报》代表人民发布了一篇文章,叫做《人民满意的壮丽答卷》,一场百年不遇、惨绝人寰的大地震,就此成了一张“壮丽答卷”。

[6]连搬动一张桌子都是要流血的

林语堂说:“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这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现在,在中国又出现了更有趣的一群怂人:“本身就是最低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他们不去思考原因,不去推动变革,只会屠杀别人家的小孩。”这些人,和中东的那些人肉炸弹在形式上没多少区别,在实质上也没多少区别——在残杀了别人之后,用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获得了肉体和灵魂的解脱——这看似是解脱,其实更是一种无奈。

搬动一张桌子都要流血的国家里,他们放弃了搬桌子,选择了砍刀,在无奈之下,用绝望结束自己的生命,也用血淋淋的痛苦,告诉那些活着的人:你们都是有罪的。

[7]草民恐怖主义

没有证据证明吴焕明的行为是受到了郑民生的诱导,也没有证据证明郑民生是受到了美国校园杀手的诱导,更没证据证明美国的校园杀手是受到了本拉登的诱导,同样,也没有证据证明中东那些制造人肉炸弹的恐怖组织和郑民生、吴焕明们之间有没有关联。

乌有之乡的网友们,喜欢把美国称为是“国家恐怖主义”,以此来证明这种“恐怖形式”比中东的“地区恐怖主义”更为“恐怖”。那么郑民生、吴焕明们的行为又算什么?不也是赤裸裸的恐怖主义(via:维基百科)吗?

按照我们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求实》杂志的逻辑,中东“恐怖主义”是由于美国“霸权主义”而生产的副产品,那么,请问《人民日报》们一个小小的问题:郑民生、吴焕明的草民恐怖主义,又是谁的霸权主义的副产品?

[8]让我们再次还原现场

据一位打死都不能透露姓名的对南郑案有现场接触的信源披露:吴焕明的凶器是一把板斧,他冲进去左右挥舞,逢人必砍,砍到半途,却心灰意冷了,遂仰天长叹:“狗日的社会!”后自戕而死,血溅五步。

在目前的9个死亡名单中,有两个是老师——于是有网友分析:这很可能是这所小小的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冲上去阻拦,不幸被当场砍杀。

吴焕明案现场
吴焕明案现场

这个位于南郑(via:陕西信息网)的民办幼儿园没有公立学校的条件,不能安上摄像头,没有保安,没有门卫,从图片上看,这就是一个小小的、在陕西地区再平常不过的私立幼儿园…

这样的幼儿园,在陕西、在全国,不知道有多少个,谁能预估、谁能判断下一个灾难将会发生在哪个幼儿园呢!

[9]让我们再次回到现实

13天前,当江苏泰兴惨案发生时,正好是我轮值e报,13天后,汉中南郑吴焕明案,又是我。我曾经很难过地想:“泰兴的徐玉元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郑民生’…”,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漫延到了陕西。

这一股针对未成年人的杀戮,此起彼伏地在全国出现,它说明了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区域性事件了,也绝不仅仅以各地方政府的“亡羊补牢”为补救措施了。它足以说明我们这个国家的整体出了很大的问题。

孩子,是每个家庭的希望和未来,是一个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如今,当绝望的杀手将屠刀一再砍在了孩子们身上,他们也断绝了无数个家庭的希望和未来。这不是恐怖主义,能是什么?

[10]我要活着回家

不是结局的结尾,惨案还可能会继续发生,但是反思应该更深入地进行,补救也应该更彻底地进行,触及社会各阶层利益分配的深度改革已是刻不容缓。利益集团在此时此刻应该清醒地看到,如果草民的家庭和国家都没了希望,你们也不会有多大的希望,如果不让草民的孩子们活着回家,你们也就别想着能够活着回国。


郑渊洁作词,川子作曲并演唱的《我要活着回家》

特别鸣谢:
顾左:别做中国人的孩子
老王:愿所有死去的人入土为安

[IN推]想和我们一起记录西安的时时刻刻吗?如果你有坚持不懈的毅力、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那就来吧~

Published by

39 Replies to “[西安e报:506期]草民恐怖主义

  1.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孙子们在瞪眼中长大了,又向别的孩子们瞪眼,并且想:他们一生都过在愤怒中。”——鲁迅《杂感》,一九二五年。
    杀手不满当前的社会,在与政府“及其”公检法打交道的过程中始终处于劣势(比如法律无法保障他解决自己所面临的问题),受尽了思想以及生活的折磨,但又无法得到他人的帮助,感觉跟自己处于同一地位的人们抛弃了他,于是把自己从百姓群体中分离出来,试图报复自己被抛弃。于是他选择同一阶层的软肋刺下去。
    已经堵死了所有申诉渠道,又没有法律制度来解决的任何方法,惨剧或将继续下去。

  2. 吴焕民行凶是何动机?据说是吴焕民很迷信,自己长期患糖尿病没治愈,而且近期做了包皮手术也不成功,他认为是幼儿园老师给他施了巫术,一直怀恨在心。因此,在一月前,他就买刀扬言要杀人。

  3. 反正人都自杀了,你就是说他因为爱党爱得太深,难以自制而进行了一场残忍的行为艺术,也没人反驳你吖的。

  4. 手刃幼儿,倒不是多么的感觉受不了,因为连续的6起让人已经见怪不怪,有些麻木。

    只是汉中这次,却是进入了民办的幼儿院中,当推想至进入此这般平常的平民幼儿园,因此而又造成多少平民,如你我般的平头老百姓的却要首次劫难之时。

    妈的,突然觉得歹徒的残忍与良心的泯灭~

  5. 国家霸权主义,必然导致草民恐怖主义。
    根子,还是在共匪自己。

  6. 明报对这一事件的详细报道:http://news.mingpao.com/20100513/caa1.htm 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方可看到

  7. 最后那歌我听到湿润了~~~~
    朗朗晴天,天地悲恸!!!
    草泥马的和谐社会!

  8. 当整个社会组织都不再维护弱者权利的时候,社会重返弱肉强食,如此与动物世界何异?

  9. 谁料,该部门随后却要求全部删除和南郑案有关的各类信息,要求全省媒体统一以新华社(以及新华网)为准,而新华社在刊发了一条快讯之后,随机也做了删除,连带国内的新浪、搜狐、网易等门户也全部被删除…直到晚间,来自新华社(以及新华网)的、官方的、正式的新闻稿才出现了…

    随即,不是随机

    谢谢提醒,已修稿!——拉什泰多

  10.   5月12日,发生凶杀桉的南郑县圣水镇林场村一私人幼儿园院门外,警方设置了封锁线。当日8时左右,陕西省南郑县圣水镇林场村一私人幼儿园发生一起凶杀桉。犯罪嫌疑人吴焕明持菜刀闯入该村幼儿园,致使7名儿童(5男2女)和2名成人(幼儿园教师吴宏英及其母亲)死亡,另有11名儿童受伤,其中2名儿童伤势严重。目前桉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有关善后工作正在妥善处置中。

      陕西汉中市一间私立幼儿园的业主昨晨持菜刀入课室乱砍,导致7名儿童、2名成人死亡,11名儿童受伤,其中2人情况严重,疑凶随后服毒自杀,动机怀疑与租务纠纷有关。

      这是内地50天内第6宗伤害学童案,死伤累计已近百人。虽然中央一再要求加强校园保安,但仍难防「内鬼」伤人。内地传媒昨日被要求按新华社通稿报道事件,不得擅自派人采访。

      事发于汉中市南郑县圣水镇林场村幼稚园,目击者邱先生称,昨晨8时许,忽然听到有人喊「幼儿园出事了」,他入班房,发现地上躺着多名小童,「好惨呀!教室里的血流得太多,以致我的布鞋都被血浸湿了」,有村民自发开车送孩子去医院,「每个娃娃头上都被刀砍了,刀伤部位有的在后脑勺,有的在侧面,还有在正面的。」

      官方新华社的报道称,园内当时共有20名幼童、50岁的园长吴红英及其母亲,48岁的疑凶吴焕明持菜刀见人就砍,吴红英和1名学童当场死亡,6名学童和吴红英的母亲送往附近的3201医院后不治,另有11名学童受伤,其中2人情严重。

      在3201医院,多名家属在急症室和ICU门外等候,泣不成声。有村民说,平时进入幼儿园,一般都不会受阻拦,2层高的幼稚园是吴红英租用疑凶吴焕明的房屋开办,已经办了3、4年,幼童年龄介乎2至6岁,主要由吴红英任教,其母打杂帮忙。法新社称,幼稚园租约到4月已经届满,怀疑吴焕明是不满吴红英过期仍未搬走而行凶。

      案发后,有人看到吴焕明从幼稚园出来,警方后来在距离幼稚园约50米的吴焕明家2楼,发现他已经服毒身亡。据村民说,吴焕民有两个儿子,长子是领养的,有些痴呆,幼子在外地读书,吴和妻子做了多年的树苗生意,现在经营食店,经济情不错,他平时不太爱说话,村民都觉得他比较老实。

      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昨日下午赶赴现场,要求妥善处理善后,并在全省校园加强查找安全隐患。其实在事发前一日,南郑县才刚刚开会,称要「取有效措施严厉打击侵害师生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但一日后就发生此案。

      公安部、教育部昨日下午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对于乡村、郊区等防范薄弱的地方,包括私立学校、幼儿园、各类课外班等青少年活动场所要实行「地毡式」调查,确保不留盲点、不留死角,要求令犯罪分子「不敢对孩子下手」、「无法对孩子下手」。

  11. 凶手们赴死而来,自杀的成功率相当高,根本不需要你动手嘛。如何主动出击????

    政府的新闻稿太搞笑了,动点脑子行不行?

  12. 谁愿意让一个匪帮掌舵,这连年惨祸,打那具被恭置在高台,腌渍过无数遍的僵尸腐肉的时代开始,何曾断绝过?只不过信息交流的不畅,交流渠道的匮乏让信息很容易被管控,少有人知罢了!而网络催生的自媒体时代,让很多人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并不小众,并不离经叛道,原来自己只是这个操蛋的时代中追求普世价值观中的一员,试图找回自己天赋权利之人的一份子。
    谁坚信换汤不换药的改革能救中国?我们的父辈咽了这份苦果,而我决定不能让我的儿孙在品尝同一份苦果,想必你你你你你你们都一样!
    在物质文明日新月异的进步中,那些朽烂的认知,那些妄图延续封建集权的余孽正在逐渐地丢失着生存地土壤,当那些蠹虫们想要聚集你们的力量来抵挡这日益趋近的大势时,请参照良心,做出自己的选择!
    公平正义的阳光真正挥洒到这片土地之时,那些积年的罪与业会被净化。社会规则会无比牢固,再也没有人能够逾越。生机勃勃地社会会不断产生美德,不断地完善自我,良性地进化。
    人总是要有憧憬的!

  13. 吴焕明,一个记者笔下富裕的农村商人,手持切肉刀砍死了七名村童、一名教师及教师的母亲,然后自杀身亡。他和这些被他残杀的人有何深仇大恨?据报道,吴焕明行凶杀人似乎源于一场失去控制的房屋纠纷。吴焕明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了被杀幼童所在的那家私人幼儿园,合同到期后,他试图收回房子,并在此过程中与幼儿园的园主发生了争执。难道仅仅一场房屋纠纷就足以让一个人干出如此丧失理智、泯灭人性的恶行吗?

    人们自然觉得难以置信,于是首先想到,他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但据吴焕明同村的人说,他没有任何精神不正常的迹象。如果精神方面的杀人理由不成立,那么吴焕明是不是因为对生活完全绝望才走上毁灭他人后再自我毁灭的道路?但从记者的报道看,吴焕明的生活尚属富裕,这从他能把一所还算体面的房子租给别人办幼儿园上也可以看得出来;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亲生儿子,一个不久就能享子孙福的人,怎么会对人生绝望到不仅要毁灭自己还要毁灭子孙幸福的程度?

    既然从吴焕明身上难以找到他为何会如此狠绝的可信理由,人们只好放眼他的社会处境,这时吴焕明48岁的年龄自然成了最“扎眼”的东西。中国社科院政治学者刘山鹰说,中国这些袭击事件的作案人都是四十多岁的男子,他们感觉自己享受不到经济发展的成果,并且已经过了可以自行提高生活水平的黄金年龄。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但自感享受不到经济发展成果、又对凭自身努力提高生活水平不抱希望的人哪个年龄段都不乏其人,为何中国近来一系列校园血案的行凶者偏偏都是一批60后,而不是50后、70后和80后呢?

    我认为,如果要从四十多岁年龄段人群的特点入手分析吴焕明滥杀的原因,这些人的教育和信仰背景也不应忽视。据我多年的观察,中国社会最无宗教感的人群就是40、50和60年代出生的人,这些人懂事、接受基本教育的年龄恰好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文革结束这二十多年,这段时间正是中国社会对宗教信仰“斩尽杀绝”的时期,而且这段时间成长起来的青少年接受正统教育也最深,因此无神论思想在40、50和60后人群中最有市场。但40和50后人员的青少年基本是在文革前17年渡过的,这时社会总的道德教育比较正规,因此给这批人打下了比较好的道德底子,因此他们即使不信神佛,不相信因果报应,但大多数人尚能用道德约束自己的行为,不至于跌破道德底线。

    可60年代生人最重要的成长年代恰恰在文革动乱岁月,那时候正规渠道的道德教育基本是负数,整个社会都以粗鲁、野蛮、破坏为荣。可以想见,一些60后在他们最需要教育的年龄既得不到知识的教育,也没受到道德的教育,成人后既没有宗教信仰,也没留下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因此一些人最终成了无知识、无道德、无信仰的“三无”人员。当一个人既不懂得爱惜生命,又不惧怕死后下地狱,也没有足够的知识使自己具备起码的理性思考时,是有可能被一时的激愤情绪所左右,干出危害社会的勾当的。

    (本文作者刘罡是《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编辑兼专栏撰稿人。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14. 28楼的分析让我震惊之余又多了一些镇静。
    我党内部对文革的反思和检讨太不够了。

  15. 幼儿园和吴焕明是房客房东关系,由于吴焕明认为幼儿园太吵,从而引发了矛盾导致血案发生。最可怜的就是那些祖国花朵啊。

  16. 所谓的最终结果和善后事宜就是——
    事件发生后,南郑法院领导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并随即派员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取证。鉴于凶手已经自杀身亡,该院抽调8名工作经验丰富的法官进驻该村,积极配合县上相关部门全力做好死者家属的安抚疏导工作,防止情绪失控而发生过激行为和意外事件,同时对协商赔偿提出意见和建议。截止目前,部分死者家属已同意尸体火化并协商赔偿事宜。与此同时,该院各法庭也派出法官到辖区小学、幼儿园,开展安全隐患排查,进入校园开展安全教育和普法教育。
    这就是他们说的赔偿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