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死去的人入土为安

5月12日,汶川地震两周年祭日,西安阴雨绵绵,雨水落进脖子里,冰凉如死尸的手轻轻一摸。

说人死三年方能入土为安,两年,许多亡人还在断魂的路上,但依然阻挡不了“地震摇了两分钟都江堰前进20年”的大言不惭,全中国都摇两分钟,是不是提前进入共产主义了呢?

但实际上,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意识到这一天的酸凉背景,或者选择性遗忘。起码从媒体的表现上来看,除了一个在日前启动的全国网络媒体灾区行的活动之外(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红包),我们并没有看到去年全国各地的媒体、游客像蛆一样涌向四川的壮观景象,大概该感谢一下世博会。

我们像往常一样挤公交、吃早餐、上班然后在QQ里扯淡,在微博里看段子,媒体的头条是西安的房价在过去的16个月里涨了1280元,菜价一年飙升近3成;天津开往西安的一辆客车上一位17岁少女遭售票员猥亵五小时;广西一位姓金的副校长10万字香艳短信被曝光,贪污受贿玩弄多名女教师——这狗日的手机真好,能存这么多字的短信,我的手机只能保存120条短信;稍微出乎意料一点的新闻是地震局称江苏未来10年可能发生6级以上地震,只有一个题为“汶川完成重建 公务员率先入住安置房”的标题让大家激灵了一下,哦,今天是5.12。但即便是这样,很快,一组“灾后重建的中国式路径”、“中国灾后重建启示录”这样的稿件开始大面积的在各大网站重要位置展现出来,文章的配图里,灾区的老百姓站在新建的2层楼房前,门上的对联上写着“搞重建不忘共产党的好政策”。

入土为安

看起来,死去的人永远的死去了,而活着的人,则像只狗一样幸福的胡咧咧。

但是很快,另外一件事就迅速的让大家将汶川地震这个与5.12紧紧相连的事情完全遗忘。就像大家之前广泛传播的那个段子:疫苗让人们忘记旱灾,矿难让人们忘记疫苗,地震让人们忘记矿难。这一次,在秦岭大山的那一边,汉中南郑,一个叫吴焕明的48岁农民,用手里的菜刀和7名幼儿、2名成人的生命,让大家忘记了汶川地震2周年(506期:草民恐怖主义)。

我们都说网络是个好东西——前段时间一个相识的科员也曾这样对我说,他的理由是网络让他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成功的与18名已婚妇女发生一夜情,我除了狠狠的咽几口嫉妒的口水之外,没有表达任何观点。我是个媒体从业者,当然也觉得网络是个好东西,我要靠它来养家糊口。前面说的发生在今天早上的汉中南郑的幼儿园凶杀案最早就是在网络上曝出来的,来自南郑贴吧。

南郑官方的人在接电话的时候告诉我说,他们也是看贴吧的消息,领导一大早就被叫去了,手机关机。因此他们并不能确切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这样理解的: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惨案,因此他们善良的选择了否认。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的新闻稿在马上要结尾的时候不得不点击叉叉关闭,仍进垃圾箱,而新华网的稿子在一个小时后也纷纷下线。微博和论坛中与此相关的消息开始大面积集体消失,看起来就像是要和大家在这个早上玩一场捉迷藏。这里有一个细节需要告诉大家。在上午的新华网稿件刚出来的时候,某网站有几个编辑在QQ群里声嘶力竭的呼吁说:“希望大家不要转载,有人看见了会模仿杀人的”,对此我没有评论。我家楼下有个脑残整天一到半夜就唱国歌,我能跑下楼去对这样一个脑残骂“贼你妈”吗,不能。

作为一名新晋父亲,我多么希望今天的早上的惨案只是一个捉迷藏的游戏,新闻稿没了,惨案也就没了,世界还是那么和谐美好。可是下午3点的时候,新闻稿又出来了,这一次稿子里增加了关于领导的章节,说做了重要批示。

这一切我无比熟悉的流程在这个5.12的上午变的如此面目可憎,让人恶心不已。中午我爬在办公桌上假寐,想起自己曾在庭审现场采访过的邱兴华,想起邱兴华46年的生命在最后的那一刻,就只剩下了多疑、仇恨,以及凶恶。4年前的那个新年前夜,他被执行枪决,从此再无人肯花一点时间来思考这个安康男人的46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细小的、隐秘的关于一头牛、一把稻谷、50块钱房租的情感起伏和心路历程到底怎样改变了一个男人的一生,无处追问。这一些东西宜疏不宜堵,迟疏不如早疏,更不是删两篇新闻稿、屏蔽几个网络论坛就可以解决的。

直到今天中午我才突然明白,原来老邱并没有死,马加爵也没有死,杨佳没有死,郑民生没有死(【西安e报】493期之1),他们和徐玉元、杨国柱以及吴焕明一起活着,从未离去。在死无对证的现实里,他们的仇恨和憋屈无人在意,活着的人宁愿在QQ群里对这样的杀人恶魔落井下石、在幼儿园和学校里用纳税人的钱加派警力,也没有任何去追问一下的诚意和打算。

如此,下一个凶光毕露、鲜血淋漓的幼儿园必将出现。而我的孩子刚刚满月,3年之后我要不要送她去幼儿园?

5.12,这样一个黑暗的日子里,愿马加爵、邱兴华、杨佳、郑民生这些倒在仇恨里的人入土为安;愿那些2年前没有来得及跑出来的同胞们入土为安;愿那些永远沉睡在屠刀下的孩子们入土为安;也愿活着的我们,安。

推荐阅读:
谁是下一个郑民生
草民恐怖主义
用一种谦卑的方式尊重生命

Published by

7 Replies to “愿所有死去的人入土为安

  1. 汶川地震两周年祭日,西安阴雨绵绵,雨水落进脖子里,冰凉如死尸的手轻轻一摸。
    ———————
    切肤

  2. 5.12,这样一个黑暗的日子里,愿马加爵、邱兴华、杨佳、郑民生这些倒在仇恨里的人入土为安;愿那些2年前没有来得及跑出来的同胞们入土为安;愿那些永远沉睡在屠刀下的孩子们入土为安;也愿活着的我们,安。

  3. 汶川地震两年,政府开始渐渐遗忘,似乎回忆痛苦是颇让人难堪的事情,于是歌功颂德成为众望所归,而地震,谁还愿意提起呢?
    觉得很失望的是政府完全可以以此为契机提升很多东西,教育国民。可政府选择缄默,于是人民自然忘记,两年已是如此,何谈五年十年的时候政府会如何反思?似乎所有事情都成为历史,没人愿意再提。发生幼儿园惨案的时候,政府一直讲防范,可一个连过往惨剧都没有勇气面对的政府,你让我如何相信你能有效防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