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509期]新《狂人日记》

关注这个城市,我们一起阅读西安,本期e报截稿于5月15。公元1918年5月15日鲁迅在《新青年》杂志四卷五号上发表小说《狂人日记》,这是鲁迅的第一篇白话短篇小说,后收入《呐喊》中。小说揭露和抨击了封建家族制度和封建礼教,塑造了一个“狂人”形象,号召人们起来推翻人吃人的旧制度。

92年后,那个旧制度早已被推翻,新制度不需要鲁迅,不需狂人,也不需要呐喊,可我们每天扒在网络上对着韩寒这样一个27岁青年在博客上说的两句真话而争相叫好又是为了是什么?

另外一个历史事件是,1989年的这一天戈尔巴乔夫访华,因为某种原因中国政府原定于在天安门广场搞的欢迎仪式未能举行,外电评述,这让当时的老头子感觉极没面子,于是20天之后发生了那件事。

我是老王,很久不坐台了,从良的感觉真好。借《狂人日记》的光,这一周西安和陕西的新闻,亦属于狂人。

本周事件一【狂人·一个董事长】

强奸这个事如果没有第三个人在场,是很难说清楚的一件事。尤其是一个当一个公司的董事长说要带着一个年轻女下属,就两个人,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打扫卫生的时候,就更不好说清楚了。还有,就是当一个迷信到面试下属都要看手相的人,在强奸女下属的时候发现了她大姨妈正在做客,会不会觉的很晦气呢?

宋山木(38期之7)原名宋炳华,之所以要更名,据了解宋山木的人透露,宋山木看到英语太阳SUN的读音和山相似,而月亮MOON的读音则和木相似,所以才更名为“山木”。不了解宋山木的人在一开始大概都会误以为山木培训是日本人开办的,而宋山木一脸蓬勃的大胡子也让人误以为他就是日本人。

年年都上春晚的宋山木

我对山木公司以及其本人知之甚少,如果不是因为这起强奸案,恐怕永远也不会在意路边的广告牌(507期之5)。但是对山木这样把公司当成自己后宫的老板却是深度接触过,熟悉到我甚至在看完媒体上报道的山木的作案过程后,居然能够会心一笑。所以我说,这事现实当中多了去了,不过山木走了背字,或者说条件谈崩了。这和最近闫凤娇的裸照流出是一样一样的道理,拍的时候谈好了条件,结果没兑现。

下面是网传的宋山木的启示录,送给各位立志于创业的男人们:

  1. 要成为有影响力的男人,就留络腮胡子;
  2. 要成为著名的络腮胡子,就上春晚;
  3. 要证明自己够风流,就打女下属的主意;
  4. 要打女下属的主意,就不要让人家扫地;
  5. 要扫地,就不要跑到自己房间里;
  6. 跑到自己房子里,就管不住自己的胡子。

如果有一天我辞职不干了,那么我也是去当董事长了,欢迎各位女士在适当的时候积极应聘。

本周事件二【狂人·两个老百姓】

5月10日,吴堡县辛家沟镇宋家坡村村民宋利荣(505期之7),手持斧头和菜刀连续向6户邻居行凶,致9名妇女和儿童受害。5月12日上午,汉中南郑县一私办幼儿园发生的恶性案件犯罪嫌疑人吴焕明(506期,男48岁,林场村4组人)持菜刀闯入该村幼儿园,致7名儿童、2名成人死亡,11名儿童受伤。

宋利荣登在报纸上的作案动机看起来像是一份心理医生的咨询报告(508期之3):家庭琐事致心理成疾,产生杀人报复行为;吴焕明登在报纸上的作案动机看起来也像是一份医生的医学报告,盖的是男性生殖科的章:包皮手术一直没好,以为是幼儿园老板打死了屋里的蛇…

这看起来就像是玄幻小说,任何一件事都可以拍成一部悬疑电影,但是结果怎么拍都不会让人满意。走出电影院我们不停的讨论:这结果也太二了吧,和老婆炒个架也能杀人?做个包皮手术也能杀人?

可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社会。两个屠杀狂人,居然是两个病人。我们无法体会那些自己之外的人心里在想什么,也无法体会政府在想什么,所以看政府的新闻通稿,基本上就像是在看天书。

我想政府应该解释的不是他们为什么因病杀人,而是他们为什么生病。请用给学校加派警力的财力和给村子里装监控录像的财力,给他们治病。

本周事件三【狂人·三个当官的】

5月12日,淳化县人事、工业、发展局的三位局长,乘坐一辆“陕O”车途经收费站时,为逃5元费用闯关不成,竟群殴收费站工作人员,致使3人被打伤。3名局长乘坐的“陕O”车系淳化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所有,长期被淳化县人事局使用。在随后几天的调查中,这三位官老爷因为拒绝出面而是调查进展缓慢。

5块钱,能干什么,能称一斤蒜吗,能买几根芙蓉王和软中华呢,够去娱乐城里包个姑娘吗,恐怕连个好一点的避孕套都买不起。

冲冠一怒为面子。5块钱算个屁,面子事大,堂堂局长居然也要交费,你瞎了狗眼了?借用华商报的评论:应该有的“公仆意识”一点没有,不该有的“特权意识”却又浓又强悍。或许,我们倒应该感谢这五块钱,它就像一块试金石,验证了一些基层官员“天高皇帝远”的威风程度;验证了“陕O”车被使用的混乱程度;验证了几个人大代表“代表性”的剩余度。

三个当官的

不过我觉得还有个点是十分值得追究的:人事、工业、发展局三位局长,应该都有座驾,为什么要挤在一辆车上,是去集体办公吗?为什么不分开坐各自的车?这个架势是不是看起来更像是去集体打麻将或者去洗浴城?

本周事件四【狂人·四个生意人】

王军、戴氏兄妹、徐明、科萨(相关:朱广沪留给科萨的足球遗产)。

说是生意人,其实不太恰当,因为王军是官员。西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浐灞区工委书记、西安足协主席(508期之9)。他面临着明年的浐灞世园会任务,要宣传出去,要做大做强浐灞生态区,把世园会办好,炒热浐灞地皮,然后把地卖出去就像曲江一样。同时,足球作为这个城市市民的一大爱好,做好了是一个民心工程,但也是一份政治资本,很有面子的。

戴氏兄妹的私人飞机在西安足球这件事上,赚足了眼球,但也花了很多钱。但他们的钱集资来的,空手套白狼。他们投资西安足球,意在发展西安的房产,买浐灞的土地。和王军搞好了关系,通过足球和西安人搞好了关系,都没有错。

科萨是个外国人,因为戴氏兄妹在南斯拉夫有生意,所以介绍认识,同时和徐明关系较好。他其实是别人相互转赠的礼物,但是戴氏开出的工资应该相当不菲。在朱广沪一塌糊涂的基础上干工作,稍微努力一下都是进步,奖金自然少不了。

徐明:传说中的某人的女婿,坐拥亿万资产,曾有在纽约时包机飞回中国的冲动,可见其财大气粗。中国足球界的真正的资本大亨。朱广沪是他介绍来的,科萨也是。结果谁都没得罪,还都办了好事。有钱人喜欢和有钱人打交道,这样钱才能省钱,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徐明要在这里面做什么买卖,但相信我,他绝对不是雷锋。

所以,足球的成绩好坏,其实很其次,所以,违背足球规律的西安皇马队的产生,就不那么奇怪了。上周他们0:3输给升班马南昌,这周他们还会输给河南的,我,将在现场见证科萨的落寞。

本周事件五【狂人·一咕嘟大蒜】

那天吃饭,胡铁花说他“偷”了餐厅的蒜。第二天我也去“偷”,发现没了。事情的真相要么是很多人都在“偷”,要么就是餐厅不供货了。

大蒜炒股

中国的事,说起来简单极了,有时候是一斤猪肉的事,有时候是一桶油的事,有时候又是一斤蒜的事。狂人们可以不杀人,不强奸,不折腾,但不可以不吃,尤其是陕西人,中午吃面嘴里没点蒜味,就跟做爱早泄了一样不舒服。

这周,继炒股、炒房热之后,新一轮“炒蒜”活动已经在全国各地大张旗鼓地展开。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自今年4月中旬大蒜价格开始上扬,7.5元、12元、15元、17元、20元…大蒜价格在一片惊诧声中越升越高。炒蒜者和外资定价商联手推高百姓的菜篮子,而真正的算农并没有赚多少钱,顶多“多收了三五斗”而已。

这就是中国的经济。老百姓买不起房也就罢了,但如果连蒜都买不起,那我们这些屁民活活饿死也是应该的了,只希望到时候不要说这些人都是因为做了包皮手术后思想压力大,想不开才死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不愿意做包皮手术的原因。

[IN推]想和我们一起记录西安的时时刻刻吗?如果你有坚持不懈的毅力、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那就来吧~

Published by

18 Replies to “[西安e报:509期]新《狂人日记》

  1. 草莓报道回来,沙发抢了,请明天,继续关注IN西安的推和IN西安草莓工作站的现场网络直播报道。

    鄙人就是嘿嘿,嘿嘿,那个童鞋!!!!

  2. 各位,今天INXIAN的以上各个官方帐户(除了腾讯微博不能同步之外),将全程为你带来闷骚又新鲜的草莓实况。

  3. 你拍一,我拍一,老板强奸被刑拘;
    你拍二,我拍二,两个男人杀小孩儿;
    你拍三,我拍三,三个局长硬闯关;
    你拍四,我拍四,浐霸足球成绩次;
    你拍五,我拍五,大蒜价格太离谱;

  4. 作为一个教了20多年书的高中政治教师,我可以说,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的所谓教育,那不过就是把一个聪明人教成傻瓜,把一个好人教成坏人。除了少数免疫力强一点的学生,鲜有例 外。说到最后,直接的现实的结果就是:民族素质非常低劣。

  5. 膜拜挂面。。。。。。。。。。

    老王重新接客后,状态不错啊,小曲唱的好,赏钱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