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一个月前,宝贝在附属二院做了扁桃体和腺样体的双切手术,让一个仅有四岁的孩子做这个手术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宝贝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每晚都要和堵得严严实实的鼻咽道做斗争,每晚都会有数次的呼吸暂停,我和宝贝的妈妈每晚都在宝贝的呼噜声中揪心。

经过检查,宝贝的扁桃体肿大3度,非常严重,腺样体肿大已经鼻咽道堵塞三分之一,但最让我和宝贝妈妈担心的的是,宝贝的耳朵已经因为腺样体的肿大压迫导致耳腔内有负压,鼓膜下陷。

大夫建议尽快手术,我们也决定立即住院手术。手术安排在住院后的第六天,那一天我和宝贝妈妈想尽各种办法消除宝贝对手术的恐惧,我们做的很成功,宝贝甚至在已护士将她往手术室抱的时候还高高兴兴得向我和宝贝妈说了声“再见”,宝贝妈当时回头就哭了,我强忍着眼泪安慰着宝贝妈,“懂事的宝宝,爸爸妈妈很爱你!”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女儿

经过5个小时漫长的等待,宝贝终于做完了手术,在推出手术室看到爸爸妈妈的那一刻,宝贝哭了,后来我问宝贝当时见到宝宝妈妈为什么哭,她说:“我醒了以后,没看见你们,我心里好害怕,后来又见到你们,我可高兴了,所以哭了!”乖宝贝,爸爸妈妈因为不能时时刻刻陪伴着你而自责,在你今后童年的岁月里绝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单,绝不会!

术后的恢复很好,宝贝也很坚强,吃药打针从来不哭不闹。在住院后的第十一天,宝贝出院了。出院后的宝贝每天晚上就和一个可爱的小狗狗一样安静的睡着,我和宝贝的妈妈静静的看着甜蜜梦乡里的宝贝,心里有着无限的满足!

相关
给我的女儿逗逗
一个女儿写给父亲的话
不爱拍照的女儿

[IN推]想和我们一起记录西安的时时刻刻吗?如果你有坚持不懈的毅力、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那就来吧~

Published by

4 Replies to “宝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