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罂粟花

【感谢作者“虚竹”的分享!】

开春临家的婶婶给我送来一株草,压底声音神秘地告诉我说是大烟花,我很是惊喜。惊的是长这么大罂粟毒草的恶名早已根植在自己的脑海,听老年人说,旧社会有人种过这玩意,解放后在老毛的手里彻底的把这毒草从大陆铲除了。现在只听说在缅甸一带大量种植,据说她开的花后散发着迷人的馨香,花也特别好看。喜的是自己竟然可以近距离的观赏她,日后可以一睹她美丽的花朵。

在自己的记忆中大烟距离自己不远应该是九零年一前吧,那个时候临县的潼关金矿开发正如日中天,很多敢折腾的人开金矿在很短的时间内暴富。当地的人也随着金矿的遍地开采而富裕,人在突然降临的财富面前迷失了自己,很多人开始吸食大烟。五十元就可以买一包大烟,而且并不用提心吊胆。

虽然国家的法律规定贩卖五十克纯度高的可以判死刑,可是实际上能判死刑的都是手里没有钱可以孝敬公检法的倒霉蛋,真正能拿出钱来的只要经常孝敬警察,并且被抓住后可以交上一大笔数额巨大的所谓罚款就可消灾。

在以罚代法的利益驱动下,这么多年来吸食大烟的人越来越多。

年前有事到陕北的神木县,当地因为煤炭资源丰足的缘由,近些年也发的流油,更让我诧异的是,当地吸食大烟人的手段令内地的烟民看到一定发疯。我们这里现在一包大烟也就有火柴头那么一点点,就卖价一百元。那些隐君子对那火柴头大点的大烟如获至宝,很是珍惜地反复吸食,而神木那些吸食大烟的烟民吸食时手里拿的都是偌大的一块。更让我惊异的是那些村书记,村长吸食大烟的豪放令人咂舌。

这株烟苗在我精心呵护下茁壮地成长着,每天注视着她在我眼皮底下滋润地摇曳着纤细的身段,心下暗想,若不是临家婶婶告诉我这就是大烟的话,我还真把她看做一株不知名的杂草。因为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对她的关注是格外地细致和别样。

美丽的罂粟花

几天没在家,回家后她竟然开花了,大红的花在太阳的照耀下格外地妖艳。花分为内外两层,每层只有两个花瓣,中午时分完全开放,临近傍晚内层的花就会慢慢地合拢,晨曦时分随着太阳冉冉升起则缓缓张开,格外灵性。更为神奇的是花瓣底部都有黑色的十字,那自然天成的黑色十字嵌在红的妖娆的花瓣低部,给这美丽的花增添了几许神秘的诡异。

若没有人们对她衍生品的吸食,若她没有迷人心性的魔力,我怎敢把她和妖魔联系起来?反过来想,她无法决定她的出身,更无法决定她血液的组成因子。是人性本身的贪婪和恶利用了她,让她平白替那些瘾君子背负上恶的罪名。

相关:那些花儿

Published by

4 Replies to “美丽的罂粟花

  1. 越美丽的花儿,毒性越强。
    越美丽的女人,心肠越毒。
    这是张无忌妈妈告诉张无忌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