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腚沟子漏得更多点吧

母亲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到西安之后有两个变化。第一个变化是喜欢看新闻了,尤其是陕西1套每天下午18点和晚上22点被西安警方包场的第一新闻;第二个变化就是不再抱怨我买的东西又贵了。之前在宁夏时我买回家的东西,通常都是按半价给老人家报告的,比如120个人民币的衬衣,就说是60块,20块钱的香蕉就说是10块,10块钱的烟就是5块,就这她还总嫌买贵了,她的物价标准来自于早年的预旺市场和银川南门广场上的地摊。

母亲的第二个变化源于买了几次10块钱一斤的大蒜之后,另外纸尿裤和奶粉100块钱往上的价格也是促使母亲改变的因素之一,以及其他等等。我最近买回家的东西母亲已经不再问价格了,我也不打算告诉她,但我能从她流露出的神情里看出无奈。

昨天我突然在想,如果母亲要是知道了西安城管的几件工作服都要花去4千多块,她会不会对这个社会彻底绝望?

我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6年,但户口却在老家,所以我从来没有关心过西安的经济适用房是个什么价格,都是什么人在住,是不是也和我买的2手房差不多,但总感觉那些东西就像从街边飞身而过的宝马奔驰以及坐在宝马奔驰上的黑丝女郎,离我是那么那么的遥远。只有偶尔在新闻里看到哪个经济适用房小区里又停满了高级轿车,才会和愤怒的网友们一起在后面跟帖表达一下中指,仅此而已。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并不比母亲多多少,我们都只是大概或许的以为有些东西很不靠谱,但没有明证。她只知道那东西很贵,但不想问价格,我只知道那东西肯定有猫腻,但缺乏证据。

城管制服
西安的城管制服有点贵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应该感谢一下西安市政府和眉县城建局,西安市政府网上公布的城管制服一套价格为4320.85元——这个精确到分的数字让我们明确的知道了价格是多少(【西安e报】516期之1);眉县政府网上公示的经济适用房申购名单中,一期610套经济适用房仅有22套分给普通居民(【西安e报】512期之2),其他均分给了政府的领导干部,当地官员回应称公务员也是低收入群体(【西安e报】513期之6)——这个有精确数字、有官员回应的新闻明确的向我们解释了什么叫做黑幕。

我是一个新闻工作者,每天都会看到许多无疾而终的新闻和无辜消失的线索。比如从黑砖窑里出来后并没有被找到的那些仍无音讯的孩子,比如四川地震灾区基层政府大院里突然多出来的那些价格未知的豪华轿车,比如王家岭矿难中那些已经不打算被公布的死亡矿工的名单,比如山西的疫苗到底安不安全,陕西蛋奶工程里的蒙牛和伊利究竟有没有过期,比如富士康里的员工接二连三的跳楼到底是因为中了邪还是黑工厂给逼的,比如在中国的看守所和监狱里还有多少个赵作海、佘祥林、聂树彬这样的无辜好人…等等等等。这一些,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们大家都知足吧。西安城管和制服和眉县经适房公然的无耻让我们看到了,但是更多的你所未知的中国我们看不到,除非他们主动露点,比如上述这样的货色。城管的衣服是4320.85元,那你知道公安、税务、工商、司法们的衣服一套是多少吗,他要是不公布,你去哪里了解?眉县的经适房名单公布了,西安的经适房名单你又看到了多少?除了一些早晚出入的豪华轿车你还知道什么?他们要是不公布,你是不是永远都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呢?

在宪法里,这种东西叫做知情权,纳税人的知情权。

因此,当看到这样两个新闻的时候,我并不是和大多数人一样表现的愤怒和不满,当然我这样说你可能得骂我是五毛。但事实就是这样的,当阳光法案、官员财产公示、政府预算公示都还仅停留在非典型性的四川白庙乡“全裸晒账单”时期,这样两个被精确公示的新闻显的是多么的可贵。

它不饶弯子、不遮遮掩掩,不吞吞吐吐,不无可奉告。在一个拿脸上的雀斑都要里三层外三层包裹起来的新闻时代,突然出来一个肯公然将屁股露给你看的尤物,我们是不是应该先为这种即便是脑子被驴踢了的勇气鼓一下掌,然后再回过头来对着它肮脏的屁股一顿猛踹呢?

因此,让我们欢迎这样的屁股露的再多一些吧。

相关阅读:
互联网帮中国社会实现良性互动
舆论能“引导”吗
谣言的合理性解释

Published by

8 Replies to “让腚沟子漏得更多点吧

  1. 即便这个已经社会病入膏肓,作为个体依然值得摆出一副积极向上的POSE

  2. 骂得好!起立鼓掌!然后再回过头来对着它肮脏的屁股一顿猛踹呢?我们因该掏出鸡鸡对着肮脏的屁股狂抽一棒,口中高喊我感谢你祖宗!

  3. 我们因该掏出鸡鸡对着肮脏的屁股狂抽一棒,口中高喊我感谢你祖宗!
    让那些强奸民意的屁股们也知道被强奸的痛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