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台上的菜心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推荐阅读:《我在上海坐出租》】

厨房的窗台上总是摆着个小碟子,豆青色椭圆形,盘底几笔水墨写意,是我用来种菜的——一碟清水,养着一寸来长的娃娃菜心。

这习惯已经有好多年了。冰箱中总习惯储备些保质期长的蔬菜以备不时之需,娃娃菜就是常备蔬菜中对我非常重要的一种,三棵一包那种,放冰箱吃两个星期都没问题。凉拌可以配粥,想要清淡口味泡几朵木耳清炒,换红椒丝和培根炒出来又香辣下饭。而且用量灵活,扯几片叶子下个鸡汤面,剩下的保鲜膜一包放回冰箱,下回拿出来照样水灵脆生。

菜心

等一棵菜剥到只剩寸许长的菜心时,把每一片菜叶轻轻向外拨开,略微整理形状,多余的菜梗削掉底部切平,搁小碟里加点水,就可以摆在厨房窗台上当盆景了。

只消一天工夫,菜叶就会从象牙黄变成浅绿,随着时间推移,绿色愈来愈深,要不了几天,碟子中央立着的,就变成一棵微缩版的青菜,深绿的叶子、白色带点浅绿的菜梗,连叶脉都历历可见,玲珑趣致。

通常随着厨房中的日日劳作,等一棵菜心变绿,另一棵菜也就用得只剩菜心了。于是小碟里除旧迎新,让贤的菜心还可以再站最后一班岗,绿叶剁碎洒在汤上,效果仿佛美人完妆时最后扫的那层亮粉,一碗汤内涵之外,又添三分姿色。

春天到来时,还更有一层期待。这个季节把菜心拨开,可以看到密密一簇小米粒大的花苞,随着叶子变绿,花梗也一点点从菜心中抽出来,花苞一点点变大,终于开出一盆黄色的小花,颇有油菜花的风韵,不小心拂过,会有黄色的花粉落在窗台上。

前几天忽起兴致复习好久没读过的《浮生六记》,意外地发现,种白菜心这项厨房余兴节目,竟是亦有故典的。“黄芽菜心其白如玉,取大小五七枝,用沙土植长方盘内,以炭代石,黑白分明,颇有意思。以此类推,幽趣无穷,难以枚举。”《浮生六记》是自学生时代就爱上的书,印象最深的却是“莲花茶”一类雅事,对白菜这一段竟毫无印象。怕是少年的眼睛就算看见了白菜,也自动忽略过去。而现在,窗台上那点绿色和小黄花,正是日子里星星点点却绵长不绝的喜悦。

和“蔬菜”相关的文章还有:
姐带你去挖野菜
母亲记忆中的我
来个白菜泡菜如何
一碗炒饭一碗汤
说说俺们乡下的豆子

[IN告]周五(6月4日)中午12点,请收听由INXIAN主创人员参加的“YOYO在线”电台直播。

Published by

7 Replies to “窗台上的菜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