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请向逝去的学生道歉

@ 六月 4, 2010

原文首发于《华商评论的BLOG》,作者马九器,原标题为《今天,让所有的成人向孩子集体道歉》,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编辑注:由于本文发布于今天,因此略改题目,并非标题党,因为每一个逝去的学生,都是这个民族的孩子。】

又是一个儿童节来临,我们该说点什么?每年六一,无数的成人用一场场或浪漫或温馨或热闹或饕餮的仪式,打造一幅幅欢乐的画卷,希冀用普天下最感天动地最含辛茹苦的付出,为孩子趟出一条成龙成凤之路。最美妙的语言最真挚的祝福都说得索然寡味了,我们还能说点什么?

我们是不是需要纪念?

你一定还记得南平、雷州、泰兴、南郑那些校园里的悲剧(【西安e报:493期】谁是下一个郑民生),一定还记得孩子惊恐的眼神、满身的创伤和殷红的鲜血。童话大王郑渊洁《我要活着回家》的歌词看得人肝肠寸断:“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上学去啦,希望这不是永别,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老师校长,我来上学啦,您不能让坏人碰我,我要活着回家;亲爱的叔叔阿姨,我在上学啊,您有不满去上访,我要活着回家。”

“活着回家”成为一种痛心的隐喻,更成为走向天堂的孩子们永远的奢望。他们中的一些孩子或许不曾体会儿童节的欢乐真谛,还不曾体味生命的多彩,就猝然倒在了血泊中。在我们创造快乐的时候,不应该忘却那些在天堂孤独徘徊的孩子们,在这个属于所有孩子的节日里,死神夺走的是生命,但夺不走上苍赋予孩子们享受快乐的权利,我们愿以纪念的方式,传达所有善良生者送给天堂的快乐和祝福。

纪念那些逝去的学生

我们是不是更需要一场忏悔?以一种神圣庄严的方式自陈己过、悔罪祈福,这应当是所有成人对孩子的集体道歉。

几千年来,中国的成人与孩子仿佛是平行而不相交的两条轨道:成人一方面是世界上含辛茹苦的父母,一方面又总以成人世界规则来营造孩子的生长环境。我们一面用“司马光砸缸”、“孔融让梨”、“狼来了”的故事教给孩子真善美,我们一面又习惯地送礼走后门、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我们一面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希望孩子的未来充满阳光彩虹花朵雨露,我们一面却又明哲保身、圆滑世故,纵容虚伪、容忍不公、躲避丑陋;我们一面教育孩子要勇于负责、道德高尚,我们一面却又疏于公共责任、淡漠于社会责任,金钱至上、道德滑落。

因为我们,克拉玛依大火中孩子被烧、沙兰镇洪水里孩子被淹、三鹿奶粉化学毒物下孩子被毒、校园惨剧的屠刀下孩子们被砍…成人世界的我们,在孩子面前从来高高在上,孩子的仰视和成人的俯视成为几千年不变的铁律,乃至固化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习惯。

到今天,由于我们的失职、懦弱、分裂、懈怠,造成孩子一次次成为无辜的牺牲品,可我们怨天怨地怨社会,却从来没有怨我们整个成人世界,从来没有为孩子们集体低一次头、道一声歉,为我们成人没有保护好孩子说一声“对不起”。

我们的确该低下高昂的头颅,躬身向孩子集体道歉,用成人的庄严仪式表达我们真挚的忏悔。愿意忏悔的成人,无权代表所有成人,却足以代表良知和道义。

有作家说:“忏悔不是逃避而是担当,忏悔不是死亡而是再生,忏悔不是绝望而是希望。”儿童节,就把成人的“忏悔”作为一份特别的礼物,送给所有有幸与不幸的儿童吧。

相关阅读:
愿所有死去的人入土为安
用一种谦卑的方式尊重生命
孩子哭了,我却倍感骄傲


11个 群众围观在“今天,请向逝去的学生道歉”旁边

  1. 摩登时代 说:

    换个马甲就不认识了

  2. 匿名 说:

    一语双关。标题写得好。

  3. 匿名 说:

    马九器,你小心被请去喝茶啊!!

  4. 二毛 说:

    四楼~~

  5. 匿名 说:

    前排圍觀~

  6. 幽灵日落 说:

    前排圍觀~

  7. 匿名 说:

    网易观光团前来

  8. 匿名 说:

    看见题目吓一跳,这个双关的好~

  9. 扑哧 说:

    还以为讲的是段祺瑞政府,吓了一跳

  10. hoho 说:

    首先做中国人难,做中国孩子更难!

  11. 板儿砖 说:

    聪明,好题目。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