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人的高考梦

@ 六月 13, 2010

原文首发于《我不是博客》,感谢作者“甘云剑”的原创分享。曾著文:《我的西安梦想》】

高考结束了,夏天也来了,4年一次的世界杯又将如火如荼地上演,已经考完的学子们现在应该是开始放纵的时候吧,正如同已经经历过这些的我们一样。原本以为高考完了是完全解放,实际上,却仅仅是人生当中真正有压力和痛苦的开始,当我们在陌生的他乡,在都市里整天为了生计奔波的时候,偶然停下来想想校园里阳春白雪的时候,却成为了永久的美好回忆。

每年的高考我几乎是不怎么关注的,因为已经跟自己没太大关系了。

由于最近家里电路出了点问题,所以找电工来修理,来的师傅是亲兄弟两,姓杨,大概都是40多岁的样子。两位师傅都是熟手,家里的电路问题很快就解决了,在休息的间隙,我和他们聊了起来。

大杨师傅说自己来西安做工已经十多年了,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读高一,一个儿子今年参加高考,在做工的中间,大杨师傅还接到了大儿子的电话,大杨师傅对着手机一个劲地叮嘱大儿子考试的时候不要紧张,不要有心理负担,要正常发挥,拳拳之心,溢于言表。大杨师傅说现在在西安混的时间长了,几乎每天都有人给介绍活,不像刚来西安的时候那么好混,现在儿子该上大学了,更加卖力地干活,就是想为大儿子挣下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他说,儿子能考上是好事,考不上也没办法,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将来大学毕业怎么样就要靠他自己了。

大杨师傅现在一年在西安能挣4、5万,老婆在陕西商南的一家超市当营业员,他们的大部分开销都给了孩子,自己只留下一些生活费,可想而知,当他们的两个儿子一起都上大学的时候,这个家庭的经济压力就开始沉重了。

小杨师傅的情况也差不多,有两个孩子,一个在上初中,一个才上小学,但是老婆没有工作,在家看着孩子,比起他哥来,压力一点也不小。

他们的这些话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当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也对我说了类似的话,我上大学那几年,也成了家里经济最困难的几年。

高考
学生们高考结束后的狂欢

其实,有些话我没和大、小杨师傅讲,如今的高考再也不是贫寒学子实现自己梦想的途径了,这个社会的各个利益阶层已然成型,一个没有任何背景任何关系的人,是很难再往上爬的。而为了跳出农门,寻求更好的生存环境,这些孩子又不得不选择考大学这条路,却没想到,这是一条不归路,所以,才有了“穷二代”、“凤凰男”、“蚁族”之说。谁不想生存的更好呢,但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光有努力是不够的,还有更多的潜规则存在着。我也曾经以为自己的努力能换来回报,但是,现实是残酷的。这个社会并不是一个公平的社会,公平只存在于那些红头文件和领导的嘴里而已。

高考的录取率已经很高了,可以说,任何一个用点心去学这些教科书的孩子,考上大学已经不是问题,大学已经不再是精英教育,而成了平民教育,名校的光环也逐渐暗淡,毕竟,不管是什么样的学校毕业,都要面对找工作这同一个问题。

农村的娃想出来的更多了,农村的生存环境已经不适应年轻人的发展需求,所以都往城市里跑,但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要想从大众化的教育当中脱颖而出,在这个社会立足,在他乡拥有自己的归属,已经是非常难了。

我不知道大、小杨师傅以后看到自己孩子漂泊他乡,毕业找工作,结婚买房子时的彷徨会如何感想,当我离家11年,从一个城市漂往另外一个城市时,却始终寻求不到自己梦想的时候,心中的疲惫只是越来越多,而故乡,却早已抛到脑后,只成了每年回一次的“旅店”,或许也将成为未来我的孩子嘴里的一个“代名词”而已。大、小杨师傅和我一样是在西安的外地人,为了自己孩子和家庭更美好的将来,都奋斗在这个城市里,大杨师傅说他的梦想就是等他两个儿子都从大学里毕业的时候,就回老家享清福去,大杨师傅能回去,我呢,还能回去么?成了新西安人而已。

或许时光倒退11年,我会选择其他的路,我的月光宝盒在哪里?

相关阅读:
我的保送名额被人顶替了
高考结束,生活开始
谁是新西安人?
一场简单质朴的婚礼


7个 群众围观在“农村人的高考梦”旁边

  1. 匿名 说:

    高考成就未来?

  2. 无耻的360 说:

    高考就是给孩子的脑子灌屎,很多不读书的人反而比读书的人更正常。

  3. 曹鹏 说:

    城市的诱惑让人们都不愿意呆农村,更乐意去城市。

  4. 不同意三楼 说:

    作为一个城里人,我很想回农村,但是我们在农村没地了。

  5. 曹鹏 说:

    呵呵,这的确是个问题。可是,城里就有你的地?

  6. 风衣男 说:

    新中国的奴才们,你们何曾有过一分属于自己的地?

  7. 三月 说:

    一场自以为美好的梦……但是梦终究是会醒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