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亲历记

@ 六月 24, 2010

原文首发于《陕西日报》,作者“韩岩、任虎鹏”,经作者授权,INXIAN独家发布】

距古城西安钟楼不远处,百年老街盐店街近来改头换面,长约三四百米的街道东西两头路口处,赫然竖起了一座大牌楼,蓝底白字的“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的大型标牌与整修一新的路面,给这座百年老街赋予新的时代印迹。

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自5月13日(【西安e报】501期之4508期之4)揭牌启动,被寄予了厚望,更被期待由“中转站”模式向“一站式接待、一条龙办理、一揽子解决”的终点站模式转变,该中心22个市级部门、近30名局级领导的每日接访,无疑让这里成为信访群众新的选择和希望…

蓝田农民:急得跺脚

连日阴雨后,清晨多云的天空看不出放晴的迹象。早晨7时许,在大门的入口处,已有20多位信访群众排起了长队,他们中多为白发苍苍者,或三两攀谈,或静默等待。

8时整,天空突然放晴,排队等候的群众越来越多,足有100多人。8时30分,是信访接待中心开始接待的时间,只见工作人员在门口拉出一根绳子隔离进出口通道,要求排队等候的群众按照排队次序进入安全检查门。当一道小门刚一打开,心情急切的上访群众忽然涌动起来。

来自蓝田县的农民牛忠秋身着一身蓝色中山装,脚上的布鞋上还带着泥土,手里的塑料袋里装满反映自己的砖厂被伪造的文件骗取的问题。他前一天下午来到信访中心时已经下班,为了能尽早进去,早上天刚亮就坐上班车,倒了几次公交车终于早早地来到了盐店街,排到了队伍前列。看着一些人已经挤了进去,他急得直跺脚。

蓝田县的农民牛忠秋

不到5分钟,由于人群拥挤,门被保安暂时关闭,先进去的人通过安检门检测后,按照诉求的事项进行登记分类按部门抽号等待。当门再次打开后,等候的人群忽然蜂拥而至,争抢着拥挤进门内向大厅冲去,使设置在大厅内的安检门一度被人群挤得偏离了原来的位置,失去了安检的作用。信访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在门口劝导群众,但急切的上访者却听不进劝告。一些群众抱怨:“警察怎么不出来维持一下秩序”。此时,紧邻的信访中心警务室内,有四五位民警正围坐在桌前闲聊着。

77岁老人:脸上堆笑

在排队等候的人群中,衣着朴素、77岁的刘汉荣老人排在了最前面,他家住在西安市东关南街古迹岭,早上6时就来排队了。

东关南街的七十七岁老人刘汉荣

刘汉荣老人随着拥挤的人群,较早地进入了信访大厅,通过安检门和身份证登记抽号后,被推荐到了西安市中院的接待室。当他坐在工作人员的面前时,顾不上品尝桌子上果盘里为来访者提供的水果糖,却急切地从自己提着的袋子里拿出了上访材料,很认真地向工作人员介绍自己对拆迁补偿的面积仍有异议。法院工作人员在耐心听完老人讲述后,告诉他由于已经补偿过了,对于补偿面积的异议可以直接去法院起诉。

从接待室里出来,经历了进门拥挤的刘汉荣略显疲惫,坐在二楼等候区的椅子上休息。他脸上堆着笑,说:“以前也去过一些部门上访,今天来这里感觉不一般,少跑了路,心情也舒畅,这里的工作人员服务态度好。”

蒲城村妇:痛哭不堪

来自蒲城农村的妇女张淑兰面容憔悴,粉色的旧西装外套下显露出的黑色夹袄衣领看上去很不协调。两年来,她已经跑遍了西安市的公检法部门,她始终认为大学刚毕业、工作没几天的儿子,被以抢劫罪拘留是错抓了。

拿着西安市政法委接待室的登记单子,她仔细地询问其他上访人如何填写,在“情况说明”一栏里,她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诉求理由,甚至连登记表的背面也被写满一大半。上午10时许,她终于等到了接待,政法委接待室工作人员询问情况时,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你具体要反映哪个部门?”工作人员问,“公检法我都要反映,他们是一条线的…”张淑兰说。由于她嗓门较大,被一名工作人员多次提醒,劝告她声音小一些,不要影响其他信访群众。

蒲城农妇张淑兰

说到作案时儿子不在西安现场,一位正在操作电脑的工作人员说,也可能作案后逃亡外地呢?这时,情绪有些激动的张淑兰嗓门更高了。刚刚劝导她的那位工作人员冲着张淑兰大声说道:“我们处长在这里跟你说话,这么大声干什么?”“处长怎么了…”张淑兰禁不住失声痛哭。坐在办公桌后的那位处长自始至终耐心地倾听着。张淑兰哭诉后,却久久不愿离去,待她走出接待室时竟然连本该留下的登记表都带了出来。她的案子最终结果被转到了实施抓捕的雁塔派出所。“希望有作用吧…”泪痕未干的张淑兰带着希望走出了信访中心。

导演上访:表情平和

在信访大厅内,一位衣着时尚、带着黑色遮阳小帽、肩跨公文皮包的中年男子和大多数信访者相比,看上去全然不同。在他的脸上看不出焦急,而是一种从容和平静,聊天之间,脸上不时露出笑容。

上午10时许,西安香港广播影视学院导演冀秦拿着一份“大学校园被长安区黑势力强行抢占”的反映材料,按照抽号安排首先来到一楼综合办公室接访,经咨询后又被推介到二楼西安市法制办的接待室,大约等待了半个小时后,终于轮到他反映自己的问题。他代表在长安区杜曲镇招商引资投资建设的西安香港广播影视学院,就该校园用地被抢占和学校被扰乱等问题上访。等他说完情况后,工作人员告诉他情况复杂,不好处理,建议去其他部门处理。冀秦的助手只好又一次到一楼抽号,然后到土地部门接待室反映,仍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中午11时许,离信访中心下班还有半个小时,他们只好再次抽号走进西安市政法委的接待室,待工作人员看完反映材料后,仍然被告知情况复杂。

长安区农民李维安
儿子被电致残,没有得到应有赔偿,长安区农民李维安说起来就痛哭不已

从上午8时30分到11时30分,他们共走了四个信访部门接待室,冀导演所反映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但他依然面带笑容,表情平和地说,我们来这里不抱多大希望,只是走完规定程序。由于投资方是香港的,我们已经向香港媒体发送了相关的反映材料。

上访妇女:一脸失望

下午3时许,西安市信访中心一楼大厅内已经没有上午那么多的上访群众,二楼的过道内也不见早上人来人往的场景。尽管上班已经一个小时了,但是位于一楼的西安市公安局接待室内的门仍然关闭着。此时,其他接待室的工作在正常进行。

“公安局的人下午还来不来?”信访群众赵蕙芳焦躁不安地说。“就是吗,如果不来就贴个告示,不要让我们在这里白等啊!”站在一旁的孟小华,一口榆林口音。此时,已经到下午4时,离下班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虽然大厅接待人员告知公安局有会议,下午可能不接待了,但许多群众还是不愿离开。

下岗后从事个体经营的赵蕙芳要反映丈夫被打的问题,由于太华北路拆迁,她拍照做赔偿证据,却被拆迁人员发现说是拍他们,丈夫上前刚说一句话就被不由分说地打倒在地,现在仍在休养,几步路之遥的派出所事发后一小时才到,也没有及时调解问题。她希望来这里信访,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

“人咬人是刑事案子,我们可以拘留;狗咬人是民事案子,应该去法院…”不想通过诉讼解决问题的孟小华被辖区民警如此告知。她的母亲在看孩子时被小区的狗咬伤,此事虽被媒体报道过,仍没有得到解决。不想通过诉讼解决问题的她,抱着一线希望来到了这里,却不见公安局的接访人员。

16时30分,等了一下午的赵蕙芳和孟小华,一脸失望,怏怏不乐地离开了信访中心。还有一些信访群众,直到下班时间还坐在公安局接待室门口守望着…

[采访手记]

西安市信访中心成立以来,“一站式接待、一条龙办理、一揽子解决”的终点站模式成为一个亮点。信访问题毫无疑问是社会的热点问题和敏感问题,有效化解这一问题在社会矛盾多发期无疑至关重要。对于当政者来说,能在信访问题上有所建树,平步青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对于一项新生事物,一味地听到好的的声音,不断地恭维吹嘘,难免有掩人耳目之嫌。

信访工作的核心是解决问题。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成立以来,概念性的数据和做法宣传很多,实效如何呢?截至6月2日,共接待来访群众3946批10922人次,其中,接待个访3735批5399人次、集体访211批5523人次,结案率达到73.3%。

高达73.3%的结案率让人叹服,但同时也说明,不是所有问题都能解决,那么“终点站”又何在呢?”信访中心”解决群众问题,化解社会矛盾的初衷无疑是值得肯定的,但“终点站”的提法是值得商榷的。

相关:
讨薪的农民工
市政府门前的上访行为艺术家
车娅婷之死
孙东东得了什么病
8亿农民是一座沉默的活火山


18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亲历记”旁边

  1. 我是机器人 说:

    终点站?还是中转站?政府自己说了算!

  2. evilz 说:

    信访本身就是法治疲软的表现,有什么好得意的,竟然还大肆鼓吹。
    法治国家谁会设立信访办?靠!

  3. 支持2楼 说:

    一个非法政党违法统治着一个国家,还成立了一个违法的信访组织,解决该政党造下的孽!!
    这是多么地滑稽可笑呵!
    我草泥马的!!TG无耻!!

  4. 小张 说:

    有幸路过,人很多,很热闹。

    大概,每天如斯吧。

  5. 抽旱烟吃挂面 说:

    我想知道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存在是否合法?是否另加在法律之上了?

  6. 匿名 说:

    这些可怜的草民屁民

  7. 匿名 说:

    这个文章很有政治智慧,揭露了西安信访中心的虚伪。

  8. 胡铁花 说:

    我同意7楼的观点,此文能发在陕西日报,也算是不一般了。

    目前陕西媒体自我阉割的能力很强,上面未下禁令自我先行阉割,所谓每一个人心目中,都设有一道gfw。华商报就是这样,才从本世纪初的有点看头,变成没有一丝看头的。

  9. Gokker 说:

    我是翻墙来看的!
    作为一个西安人,我要看西安人自己的网站,需要翻墙到美国,然后再翻到中国。
    草泥马,我容易吗?
    中国人,你咋就这么贱!!

  10. 匿名 说:

    可怜的shitzen

  11. 先锋 说:

    信访本身就是一种傻逼制度

  12. 死菜 说:

    不错,不错。
    楼上基本都是抨击制度的,各位看的好深刻。
    如果要是顺便能拿到后续的采访就更nb了,
    我突然想:要是谁能选编一份《信访》杂志就老nb了!

    —————————
    另:部分图片镶嵌于文章符合不够,不知道是不是省略了部分内容?

  13. oldcpu 说:

    建议“淫”西安出一本书。

    书名:

    《信访办主任》

  14. 西安商机总厂职工 说:

    西安商机总厂职工举报违法遭打击报复,三年多无生活经济来源,信访中心却与被举报人研究解决办法,可笑?可悲?可气?!

  15. 李卜花 说:

    长安区太乙宫镇五台乡,五台村周万平的儿子周红星,15岁娃,被同村同龄人四个娃活活打死已10年之久,犯罪人外逃,曾偷偷回家几次,家人包辟,至今未归案。公安部门也不太重视,一托托了十几年了。家属很贫寒,请两会重视,给个说法。

  16. 李卜花 说:

    长安区太乙宫镇五台乡,五台村周万平的儿子周红星,15岁娃,被同村同龄人四个娃活活打死已10年之久,犯罪人外逃,曾偷偷回家几次,家人包辟,至今未归案。公安部门也不太重视,一托托了十几年了。家属很贫寒,请两会重视,给个说法,遇害者的父亲被刺激现有心脏病,母亲气的也有几种病,以务农为生,现都已年老,由于是晚婚,因此遇害者的双亲都已年老,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在临终前请政府给个正确的说法。现已奄奄一息的双亲,为了希望坚持那一口气继续生存下去。

  17. 韩亚毅 说:

    信访我看没有用,就拿我这件事前来说吧,我叫韩亚毅,家住周至县富仁乡渭丰村,今年元月1日在我家商店门前倒土堵门打人纵火事件已经将近三个月啦,我通过不同的方式上访网上投诉其中到省公安厅2次、市公安局3次、市信访中心3次、县信访中心8次、县公安局6次等等,直到现在没有结果,省厅让找市局,市局让找县局,县局让找派出所,派出所说已经答复,县政府让找乡政府,乡政府让找派出所总之这件事情到底归谁管谁也不知道!现在县政府让找司法机关,直到现在谁倒土、谁打人、谁纵火派出所还没调查出来,我找司法机关告谁去?现在看来只能自认倒霉啦!上访简直就是各级领导糊弄群众的一个手段,别信的太真!

  18. 郭杜农民 说:

    我感觉叫政府拉托中心更确切。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