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正义的成本太高了

@ 六月 25, 2010

这个文章,是从一条新浪微博引发的——

@小c太太说:单位有一领导女儿结婚,途中与一跑车相撞,后得知是煤老板的车。女儿及车上的其他亲戚被撞,女儿盆骨碎裂。与煤老板索要赔偿,煤老板放狠话:“我宁愿花几百万找关系打官司也不把钱给你”。听到这消息,真为他们家姑娘可惜,大喜事赶上车祸,孩子还没生呢,盆骨裂了。不过这煤老板的确不是人生的。

@在西安评论道:煤老板首先想到的不是“打官司”解决问题,而是“花钱找关系”,所以,这老板看似是一个“用法律来说话”的良民,其实是一个通晓“潜规则”刁民。请熟读法律的@以阅众甫同学关注!

下面就是以阅众甫的评论了——

这则消息确实令人寒心的,寒心的不仅仅是煤老板的冷血无情,更在于它将法律当作挡箭牌来对抗受害人的正当诉求,并且把他们继续拖入痛苦的深渊。

我们尤其需要关注的是煤老板的态度:宁愿花几百万去打官司也不把钱给你。

直接显见的问题是,如果仅仅是一个民事的纠纷,煤老板所说并无法律上的错误,因为只有经过正当程序的确认法律才可将一定的负担加诸某人,除非他自愿补偿。然而这个世界上有并非所有的问题需要法律来完成,一个看似属于法律问题的现象不一定来源于法律本身,也很可能是一个交叉性的社会问题。

煤老板既然如此清楚不主动赔偿减小损害的危险性,知道会面临法律上的诉讼,为何仍然执迷不悟大放厥词?显然他可能知悉以下两点:

1、诉讼程序的复杂漫长,我国法律采用两审终审制。

除简易程序的审结期限是明确的三个月外,其他的一审二审的时间是很难控制的。煤老板完全可以通过诉讼上各种异议来拖延开庭时间,增加原告方的诉讼成本,即使开庭也可以通过申请延期开庭来拖延。受害人则需要通过诉讼来获得补偿。对于交通肇事的伤残认定在法律上也是一个极端复杂的问题,煤老板完全可以通过认定过程中的瑕疵否认认定结果,或者试图重新认定,制造麻烦,反正他不缺钱。

诉讼程序和诉讼证据导致诉讼成本很高,打官司往往是中国人在无可奈何之下选择的最后一条路。进入诉讼就可能面对一审、二审乃至可能出现的再审程序。即使一审判决,也可以当即上诉,一审判决就不会发生执行,只有再审不会停止二审判决或者已经生效的一审判决的执行。

受害人也有其他获得赔偿的渠道,那就是医疗费用的先予执行,如果法院责令受害人要在诉讼前提供先予执行的担保,那么对于受害人来说又增加了诉讼成本。

也许在商务诉讼中提供先予执行的担保较为容易,但是,就算法院支持先予执行,也未必能执行,因为当下法院的执行率是相当低的。

如果拖上个两年三载的获得二审或者再审的胜诉,等到了那个时候,迟到的正义,还算是正义么?

中国人的要实现正义的成本太高了

2,司法系统的腐败。

法院系统出现法官受贿、办人情案也不是一两例了。个别法院还出现过腐败窝案,在此也不再赘述。司法系统存在权钱交易、权力寻租本市就是对司法正义和司法效率的损害。中国司法人员恶劣的工作态度也是人所共知的。

煤老板公然宣称宁愿花几百万来应诉,不排除选择权力寻租的渠道,因此,打官司就不仅仅是一个法律文本正义的实现过程,也存在各方利用潜规则博弈的过程。其实,世界各国也都有各自的潜规则,只不过监督和透明度越高的司法系统,其实现司法正义的预期更为确定。而在中国,司法正义是难以预期的。

以上只是从法律问题所作的几点可能的解释。不论现状如何,一个公民需要有个守法的态度,尊重每个人的合法权利,恪守自己的法律义务。中国司法的问题不是“立法不足、法律不完善”,而是不守法的现象太多,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党政法系统和官员们没有遵守法律,也没有以身作则。

相关:
你为自由做过什么
请像奥巴马那样和穆斯林对话
谌洪果老师的最后一课
法律是人类文明和尊严的生命之理
温相输了一步棋


20个 群众围观在“实现正义的成本太高了”旁边

  1. 我爱新华网 说:

    国际惯例,沙发自用,修改的比我好,我的语言已经很是僵硬、累赘了。

  2. 匿名 说:

    作者牛逼啊!
    说得太透彻了!!

  3. 匿名 说:

    把网站和miniblog深度整合的思路也挺好的,看似小网站,其实很大气。

  4. 小c太太 说:

    法律是阐述事实的有力武器,但是在金钱和物质面前,法律的裁判者将法制的力量完全沦丧。蔑视法律的人们简直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畏”。

  5. 匿名 说:

    我喜欢这个文章的最后一句:
    中国司法的问题不是“立法不足、法律不完善”,而是不守法的现象太多,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党政法系统和官员们没有遵守法律,也没有以身作则。

  6. 为正义而奸笑 说:

    啊哈哈哈哈!这个煤老板太无耻了!!!

  7. 为正义而流泪 说:

    可怜的女孩,可怜的新娘!可恨的煤老板,无耻的官商勾结!!!

  8. 二毛 说:

    某种悲哀,某种现实,某种……

  9. 二毛 说:

    来自糗事百科:《维护正义感觉真好》
    我们单位在市郊,只有一路公交车能到,所以在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坐车总能遇到好多同事。一天早上上班,我们几个经常一起玩的在公交车上说笑着,而其他几个同事都一直没说话,这时万恶的小偷出现了,因为其他几个同事一直没说话,所以小偷以为他们之间都不认识。
    小偷把手伸向了同事A(女)的包,刚刚把手伸进去,上车最晚的同事B(也一直没说话)马上大喝一声:“干什么呢,偷东西啊。”
    小偷一看败露了,气急败坏,冲着B就骂:“MLGBD,管的真多,CNM,下车,打死你,司机停车!停车!”
    司机不敢管就停车了,小偷先下了车,一共三个人,下车接着骂:“MLGB,下来,爬下来!”,B跟着就下车了,小偷们肯定以为B是单枪匹马,但是他们错了,我们下来了8个,这一仗干的真是酣畅淋漓啊!!!
    当我们八个打车走的时候,那三个混蛋还头破血流地躺在地上起不来呢~~~

  10. 我是机器人 说:

    机器人准备对这个煤老板发动攻击,让他断子绝孙,生女儿没屁眼,生儿子全是屁眼

  11. 抽旱烟吃挂面 说:

    怪不得他说公平和正义比日还要有光辉

  12. evilz 说:

    世界上最大的假货就是中国的宪法!

  13. Evita 说:

    天朝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 司法公正
    更不会明白法律的神圣性 天之骄子们只把它当做一种工具

  14. 曹鹏 说:

    法律是世俗的。
    本来就是工具(手段)嘛,难道还是目的?

  15. Evita 说:

    曹老师 此工具非彼工具

  16. 我爱新华网 说:

    @曹鹏 法从文明社会的历史传统的解读来看确实沦为了世俗政权的工具,但是要想使得法律能够被遵守下来就应当认识到法在最初的自然法意义上是秩序和最基本复仇正义体现。
    当下法律权威的贬损其实很大程度上在于一直是沿袭法乃公器的理解,所谓公一国之朝廷,一国之王权。

  17. 顾左 说:

    在天朝,学习法律你们他妈的就别说司法监督。
    在天朝,学习新闻你们也他妈的别跟我讨论言论自由。

    其中包括鄙人还有你我他。

  18. 老虎3721 说:

    嗯,对,对,关于法律有说太落伍跟不上法治进程。加快立法普法,有说丢掉本来的社会调节手段,一位诉诸法律造成世态冷漠,社会割裂。我不想多说,这个不能多说,你懂得,呵呵

  19. 老虎3721 说:

    谈到成本补充一句,打架成本也满高,说素质低,不懂法为了小小的事情动刀子,结果,嘿嘿。这事往前500年是咋处理的?或往前50年?那时的素质比现在高,人活在各个人际网络中,名声信誉构成了个人约束,道德宗祠社会补充,文化大儒的社会导引,人人免于争讼,如今都没了,单位单位不管,社会社会推脱,一味借助四面漏风的法律,呵呵不说了,这不能多说,你懂得,呵呵。

  20. 老虎3721 说:

    和7楼商榷,我倒觉得里边最可怜的是煤老板,女孩伤可以复原,对他而言心理上倒也承受得起的。而煤老板嚣张显出愚昧与价值观的混乱,不知道该怎么说,呵呵想来为他鼓与呼的不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