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581期]献完青春献生命

@ 七月 26,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7月26日。1952年的今天,伊娃·贝隆逝世。她就是传说中的贝隆夫人,作为一个私生女,她后来成为阿根廷总统胡安·贝隆的第二任妻子,当年的阿根廷第一夫人,权倾一时,并受到阿根廷人的爱戴。她的一生后来被改编成电影,麦当娜主演并演唱了主题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1]贡献完青春贡献生命

2010年6月10日,一名有着31年工龄的国企工人在车间用机床刀自杀,他叫潘鸿强。他的遗物之一是一张工资存折,里面只剩下4毛6分钱,他还留下了900元的债务。他每月工资扣除“三金”只能拿到850元。他的父亲去世了14年,他一直想为父亲买一块墓地,但这个愿望从未实现。

潘鸿强全家福
儿子上大学后,潘鸿强和儿子、前妻的合影。

所有人都在追问:为什么?压垮潘鸿强的最后一根稻草到底是什么?他的亲友说,是房子。他曾经有一套付出了心血和梦想的房子,最终因为房贷及装修借债卖掉了。有网友认为,是生活压力。他的孩子上大学的钱是姥爷出的,妻子与他离婚是为了吃低保。

总之都是因为没钱,而且未来也没有改善的可能。当然潘鸿强自己也有问题,他不能随着大时代而改变,一直死守着那个岗位。但在他贡献完青春之后,就真的一定得贡献生命?最关爱民生的城市(578期之1),却吝于给他一点儿关爱。

GDP、幸福城市、最关爱民生城市、国际化大都市跟潘鸿强、跟我们都有个毛关系。

[2]房租没涨?

然后野草般活着的人们继续忍受弱智的文章,比如为了给8月份西安市房管局启动的房屋租赁登记造势,华商报今天登了篇文章说西安房租价没有大涨。之前说涨价都是谣言,只有南郊、高新涨了10%左右,西郊、城内是小幅上涨,东郊和北郊没涨,浐灞、曲江还小幅下滑。环比还下降了。

环比指的是跟上个月比。咋不同比呢?还煞有其事地认为是中介在幕后操作把房租炒高了。看看网友的留言就知道了,城中村被拆,大批外来务工人员和毕业学生不得不去单租或合租社区房,房子供不应求,房租怎么可能不上涨。

房租小调查
大家都产生了错觉

至于房屋租赁登记,有没有像网店登记一样嗅到阴谋的气味?监管也许有点儿用,也许没用,但征税却是极有可能,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转嫁到租客的身上。最关爱民生的万能政府最喜欢花这些小心思了。

[3]驻京办改头换面不治本

对中央,地方也喜欢花小心思。举例来说,中央要求撤销县级驻京办,大大削弱了各地对上访的处理。于是陕西开始探索“后驻京办”之路,推出了一个叫联席会议的制度

具体就是由省驻京办主任牵头,联合保留下来的12位地市级驻京办主任,统一管理和规范,以便于统一部署,及时应对一些重大问题。所以说不管如何改头换面,驻京办的实质是改变不了的(533期之1)。

《驻京资讯》报社社长李罡认为,“为民服务”是驻京办的最终出路,应该尽早筹建一个驻京机构行业协会、发布自律宣言则是治标之策。后半句话大家当笑话听听就算了。

不说别的,香港驻京办曾为了把义工黄福荣的遗体从青海运回香港大费周折。对比之下,内地各地驻京办没把活人丢给收容所就很仁至义尽了。这不是行业协会、自律宣言能解决的,这是制度问题。

[4]博的都是利益

博弈是无处不在的。西延公司是由铁道部和陕西省政府共同出资组建的国有合资铁路公司,主管西(安)延(安)、神(木)延(安)铁路运营线路中的669公里路段,负责西安到延安、榆林、神木的旅客运输和货物运输任务。5月初,代表铁道部出资方的西安铁路局强势进入西延公司实施托管,一场博弈就此开始

博弈的结果是由于陕西省政府反对、西延公司抵制、铁道部不支持,西安铁路局现在进退两难。为什么要博弈这个控制权呢?因为西延公司是目前为数不多的盈利状况良好的铁路公司。

陕西省政府反对完全是因为西延公司一旦被托管,线路就会被纳入国铁统一核算,利润完全由西铁局说了算,地方政府作为股东挣不到钱。西延公司内部抵制则是因为已经有被托管后由盈利变成亏损的前车之鉴。铁道部之所以不支持西铁局那是因为铁道部正在全国建铁路,需要地方政府支持。

原来国有也分了好几种情况。正如网友所言,这不是权力之争而是利益之争。对咱们这些围观的人来说,其实谁管都一样,只要价廉物美。

[5]沃尔玛发力了

自从家乐福退出西安市场(557期之3)之后,西安的超市又起波澜。本月底,好又多西门店暂停营业,8月1日起重新营业。好又多称是公司内部系统升级,届时会采用沃尔玛标准,但店名、门头都不会变。

早在2007年,沃尔玛便已拥有了好又多65%的股权,并定在今年全面收购好又多。然而今年3月初,又宣布延期收购,但现在这个举动已经被很多人视为提速收购的信号了。家乐福退出西安,确实是个机会。但是就算加上好又多,沃尔玛在西安也就6家店,华润万家有20多家店呢。不过,就算不能抗衡,对西安市民来说,多一种选择总是好事。

1996年沃尔玛进入中国,至今在中国开了100多家店,仍然保持全球最大零售企业的头衔。这让人很看好它在西安的发力。

[6]为汽车开光

大家都知道开光的意思吧。这种宗教仪式一般用于神像、佛像、吉祥物等物品,现在还可以给汽车开光。网友“没爱的夏天”就在博客里与我们分享了法门寺的大师们为汽车开光的全过程。

为汽车开光

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此事不做任何评价。有人提问是否开光了就不怕撞了。这大概是所有人的疑问吧。

[7]志愿者爸爸

28岁的唐女士4年前丈夫因车祸去世,她毅然生下了遗腹子。4年来,每当孩子问起爸爸,她都选择欺骗孩子。现在为了让孩子能体会到久违的父爱,她希望给孩子找一个“志愿者爸爸”

这事挺傻的,再志愿那也是临时的,过阵子换个人,孩子不会起疑么?又不是木头。还不如改嫁,既不用自己独立抚养孩子那么累,孩子也有个永久的爸爸。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那就听网友的建议对孩子说实话吧,反正人总是要长大的,总是会遇到苦难的,从小就能学会承受不幸,总没有坏处。面对现实,无论何时都是最好的办法。

[8]谁该觉醒了

面对现实,还要心存希望。咸阳人马鹏江1998年通过招聘来到共青团陕西某省级机关后勤中心工作,开始是水工,后来兼任电工。他在那里工作了12年,没有书面合同,没有基本社保,2010年4月21日,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他被解聘了。马鹏江多次找上门协商,均被拒绝。一怒之下,他向陕西仲裁委提出了劳动仲裁申请

对于这条新闻,西安各大媒体均处于失语状态,还有和谐的倾向。唯一报道了这件事的《陕西工人报》(A3版)还隐去了这个机关的名字,突出了它的共青团背景。这事恐怕没后续了,马鹏江的抗争大半应该是无效的。

如果非要说积极意义,那么以前类似马鹏江这样的人被解聘也不过打落牙齿和血吞,现在他们知道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利益了,尽管法律可能保护不了他们。人们在觉醒,政府机关呢?

[9]文学之城的排名

陕西人一向喜欢以文学大省自居,然而在20日由盛大文学发起的“寻找中国100座文学之城”的活动上,根据盛大对其旗下作者ip的统计,陕西仅有西安一座城市上榜,名列第13位

也许有人会说网络写手不足以显示陕西文学的力量,以往陕西出过李寻欢、俞白眉这些著名写手,更不用提贾平凹、陈忠实这些人。但是一两个知名作家作者并不能代表整个城市的文学氛围,更何况仅有西安一座城,要不为什么西安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文学之城”呢?当然,全中国也没有一座。

网络文学也许很快餐,但是高度自由化、收入不菲。那么为什么南方的网络文学作者比北方多呢?这跟观念有关,也与城市的发展有关。城市迅猛发展会提供素材,也能引来人才,人们物质生活得到满足后开始渴望精神充实。而就算在西安,很多人都不能解决温饱,比如第一条中的潘鸿强,又何论文学需求。

[10]先挣钱花吧

这条就献给所有和潘鸿强一样苦苦挣扎的人们吧。也许在世俗的社会规则里,他们是失败者,但即使是失败者也有好好生活的权利。如果潘鸿强能像这歌想的这么明白,也许他不会走上绝路。


24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581期]献完青春献生命”旁边

  1. 我是机器人 说:

    不管是婚生子,还是私生子,贝隆夫人都是机器人世界的优秀代表。

  2. 先锋 说:

    我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我们的国家一定会向困难的人伸出援手,自杀,就是和唐福珍一样不信任党,不信任政府,死了也罢,反正不假他人之手,谁也不能说是被逼死的

  3. @dadachong 说:

  4. @dadachong 说:

    大到单位,小到个人,利益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

  5. 今日立冬 说:

    什么时候亡啊?

  6. 小灰侠 说:

    亡你妹~

  7. 关爱你妹啊 说:

    我们不是全中国最关爱民生的城市吗?
    咋没人去关爱一下老潘呢?

  8. 煜子 说:

    最关爱民生的城市也不知道是谁评出来的。不使劲的压迫咱们已经不错了,就不要再奢望了。

  9. 看这社会不顺眼 说:

    我们总算沦落底层!

  10. 甘泽谣 说:

    看完好冷啊

  11. 蓝天白云 说:

    这是国企的阵痛,他是河南逃荒的难民,有社会的原因,更主要在自己。他和老婆离婚,把从工厂买的经济适用房卖掉,自己租房住,不去适应社会,自甘孤独,不能怨别人。

  12. 石川野渡 说:

    劳动者的尊严全无,我们不禁要问,中国革命的意义何在?只是一种轮回吗?那么当年和珅的银子至少还留在华夏.潘鸿强们….你们别怨自己的母国,谁叫你们不努力或不走运呢.成功人士会乜斜着双眼抄着双手如是说的.

  13. 说:

    法门寺搞的太商业化了!

  14. 布农铃.XXX 说:

    to 11L:你狗日的显然是个被养大的胎盘

    最近这么多傻逼来这儿混了,可见inxian影响力确实越来越大了

  15. 匿名 说:

    就以新闻报道说的数据为准,我们来算算他最后两年的收入,90平新房倒腾到旧房挣了1万,70平旧房贱卖卖了16万,两年的工资算2万,两年一共收入19万,除去6万的装修还有13万,这期间他没还债也没还银行房贷,也没有给他父亲买墓地,也不管老婆孩子,死后没有留下钱。也就是说,他两年的生活费花了13万。华山厂的老职工这么多,怎么其他人都活的好好的。根本原因是他吸毒,自己的收入无法供奢贵的毒物,这个厂里人都知道。

  16. 匿名 说:

    15:
    如果他吸毒,那么华商报为何不把这个细节报道出来呢?
    为何所有的媒体都不说他吸毒的事呢?

  17. 匿名 说:

    法门寺本来是一个佛门清净之地,给汽车开光这种事在被曲江收编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18. 匿名 说:

    16L

    如果是个瘾君子自杀,还能引起这么大的社会反响吗?老潘是好人,只是误入歧途,他不想害他人,选择这种方式让人感到悲哀

  19. 匿名 说:

    请注意:五毛党在扰乱视听了!

    华商报负责报到这个自杀案件的是江雪,我相信江雪老师的职业道德!

    如果老潘吸毒,媒体何必隐瞒这个事实呢?

  20. 胡铁花粉丝 说:

    我的站衫还没到呢~~~~

    俺不相信五毛,但是也请大家不必过分相信华商报的记者

  21. 老虎3721 说:

    哎——

  22. 老虎3721 说:

    J8玩意,什么临时工概念,人类最大的不平等

  23. 魏先生 说:

    从来不觉得陕西是什么文化大省。但西安确实算得上国内比较发达的文化城市,在文学和音乐方面都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即便是有这么多的影响,西安市民的整体素质还是令人堪忧。希望市政府能多多投入在市民精神生活上的投资,别那么忙着搞钢筋水泥了。文化能留人,钢筋水泥就不好说了。

  24. 匿名 说:

    据了解,记者在发稿前曾对厂方传言的“潘鸿强吸毒”采访当地派出所及民警,派出所表示没有这回事情。潘在生前也没有受到任何与之有关的治安方面的处理。对死者的评价应该负责任,我想派出所作为无利益相关的第三方,所说的话应该是可信的。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