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588期]鄂府工会陕府维权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8月2日。1815年的今天,普鲁士、奥地利、英国和俄国一致同意由英国作出关于囚禁拿破仑一世的决定,于是拿破仑被放逐到圣赫勒拿岛。此时距离拿破仑最后一次折腾夺回政权仅一百来天的时间,距著名的滑铁卢之战仅1个半月时间,1821年5月拿破仑就在岛上逝世了,他的死为“传说”贡献了太多。

[1]2岁半女童死在校车内

7月31日一早,两岁半的小姑娘涵涵坐上了幼儿园的校车,然后直到她死前,她也没能下了那辆校车。她被遗忘在幼儿园校车内长达7个多小时,那天西安最高温度37.9℃,当她被发现时已然死去。涵涵祖籍商南县,随在西安打工的父母住在西安东郊。8月2日下午,西安警方召开发布会,宣布涵涵是窒息死亡,幼儿园是黑幼儿园,兼任校车司机的园长已经被拘留。

尽管园长下跪忏悔,仍得到了大部分网友的痛斥。那么涵涵的死只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吗?园长当然有责任,但最大的责任人不是他。我们可以简单分析一下:

  • 到2010年1月,全西安市一共有22所公办幼儿园、905所民办幼儿园,而西安每年有4.9万新生儿,还不包括像涵涵这样的外来学龄前儿童。
  • 公办幼儿园有政策、拨款的支持,设施完备,民办幼儿园没有任何财政支持,出事幼儿园的园长就兼任校车司机。
  • 公办幼儿园以户籍为门槛,还有高额学费,涵涵的父母只是普通打工者。

出事幼儿园前身是“西安市水泥制管厂幼儿园”,被拘的园长对记者说,他在2006年将幼儿园承包下来之后,曾经多次向教育部门报审,但都没有批下来。新城区教育局发言人说:“从教育局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该幼儿园一直以‘水泥制管厂幼儿园’的身份在教育局备案和年检。”我不知道谁在说谎。

[2]湖北省工会维权西安市

湖北118名农民工在临潼讨薪被300多人围殴(585期之5)这件事被曝光之后,首先受到湖北总工会的重视,调查确实后,湖北省工会建立了一个维权专班,在8月1日亲赴西安交涉,在和临潼区区政府、司法局、劳动部门及公安部门会谈后,达成了和解协议。拖欠工程款的包西项目部交付了20万的医药费,还将根据临潼政府对工程款的审计情况结款。打人者也被要求严惩。湖北维权专班现在仍留守西安,监督协议执行情况。

看上去真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只是农民工受了些皮肉之苦。如果这事没有被曝光,又会是什么结局呢?我们都心知肚明。如果这些农民工在湖北省内被打,湖北省工会也会如此高效高调地处理吗?表示怀疑的请举手。如果陕西民工在外省被打,陕西省政府也会有这么积极的态度吗?各位inxianer根据陕西政府一贯的行为模式,来猜猜吧。

[3]陕西省政府施压最高法

陕西政府恐怕会当作没看见,因为不利于维稳。2003年榆林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签署了合作开发一处煤矿的合同,并报陕西国土厅备案。2005年底,西勘院单方面中止合作,在2006年初与香港益业公司签署同一处煤矿的合同,报陕西国土厅备案通过。凯奇莱公司将西勘院告上法庭,西勘院败诉后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

在最高法院还在审理过程中,收到了一份来自“陕西省政府办公厅”的函件,称“如果维持原判决,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据知情人的小道消息称,这份函件实际上陕西国土资源厅起草的。

现在我们都晓得,陕西国土厅敢用行政决议否定法院判决(574期之1)是跟谁学的了。法学家说这是把经济事件上升为政治事件,向最高法施压,是利用国家公器为私人利益服务。网友说国家公器不知道为私人利益服务多少次了,只是这次没有遮羞布而已。

那个香港益业公司是个什么来头呢?媒体们发挥你们帕帕垃圾的精神吧。各位,让我们坐好等待后面的闹剧。

[4]突发事件要及时上报

闹剧可能不多了。陕西最近下发紧急通知了,重大突发事件向省政府报告最迟不得超过3小时。理由是近来多起事故均存在迟报漏报的现象,比如安康洪水(574期之3)、韩城矿难(574期之2)、横山械斗(574期之1)。潜台词是要是及时报上来,就会得到及时处理;你要是不及时上报,没能及时处理的话,责任就不再俺们了!

站在政府的角度来看,这个要求是负责任的。那么为什么大部分网友们选的心情是愤怒呢?安康洪水要是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早早修好排水设施,治好汉江;衡山械斗要是行政力量不被私人利益利用;韩城矿难虽是全国性问题,但若能事前审查能严格些,也许那28名矿工不会死。

所以说政府,您完全不知道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您让我们如何相信您的及时处理不是为了维稳而隐瞒事实?

[5]1.3亿投资临时加油设施

6月26号,黄陵高速服务区建成投入运营,占地300亩,是省内建筑面积最大的高速公路服务区,投资了1.3亿。尽管餐厅、停车位、厕所、客房等无比豪华,但它的加油站却是临时设施。建成初期,司机们发现加油点是空架子,至7月下旬,在过路司机的强烈要求下,才临时设置一个93号汽油、一个0号柴油加油点。

黄陵高速服务区
空架子

高速公路服务区最大的服务功能是为车辆加油,1.3亿元的临时加油站,这是酒店呢还是加油站呢?

[6]打捞队要价8000元

28岁的汉中小伙小侯在灞河游泳时溺水身亡,他远在汉中的姐姐在得知噩耗后,电话里拜托老乡一定要把弟弟的尸体捞上来。派出所的民警称公安和消防没有打捞工具,便叫来了一个民间打捞队,这个打捞队开价8000元,小侯的姐姐被这价钱吓到了,最终放弃了打捞。

西安的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法律对收费捞尸并不禁止,价钱双方可以协商。那是指民间打捞队。可是正如网友所说,公安和消防都有内部的打捞队,这个打捞本来应该是免费的。

天热,请大家注意安全,否则出事了连个尸体都留不下。

[7]高温害死4个人

7月31号和8月1号,西安的天气潮湿闷热,很多人中暑,更有至少4个人因为中暑死亡。其中两个是灞桥区的两位老人,中暑时在地里干活。医生发现中暑的人大部分是农民工和环卫工。

高温下的公交车司机
据说发动机旁的温度接近60℃

关于高温补贴这种不靠谱的事,我们就不讨论了。但是对于农民工和环卫工这些因生计或工作需要的人来说,采取一些降温的民生措施对他们更有用,也能稍微对得起最关爱民生城市(578期之1)的称号。

[8]也谈公租房

公租房就很民生。西安今年将开建公租房(585期之4)的消息传出后,官方又再接再励,放出了更详细的细节:2010年年内动工2500套,面积都是不超过50平米的小公寓,房租是同地段租价的60%。

这么利国利民的政策听起来真是美好,美好到让人不禁生疑:1、公租房投入大产出小,投资回报期往往长达数十年,领导们能难得下性子不搞政绩工程吗?2、上海的公租房限制户籍了,西安现在是不限户籍,那么建好后呢?经适房也说为民服务,却限制了户籍。3、租户能租几年?上海市民在接受调查时七成希望能租5到10年。若是租户在租房期间又自己买了房,如何发现?

等等等等,公租房就是一个相当麻烦的工程,西安政府能耐下性子一一定好政策发挥执行力解决这些问题吗?我突然没有信心。

[9]齐秦又开演唱会

老男人齐秦12年后再次回到西安开了场演唱会,这次他请了不少嘉宾,汪峰、彭佳慧现声,钟丽缇现身送花。

齐秦演唱会
每一代偶像都会在市场上遇到这样的尴尬局面,过期了还是隐居吧

据《华商报》说有万名粉丝捧场,可小道消息说他的门票滞销到卖不出去,很多单位都在免费送。70后虽然是社会主流,虽然是听齐秦的歌长大的,但每日为生活奔波的心恐怕已经不能在柔情了,齐秦又不是罗大佑那种那一代的领头人物。主办单位恐怕赔了。

[10]妥协是种病

估计黑撒演唱会都会比齐秦的好。黑撒主唱曹石在7月31日的演出结束后揭秘了他们两年没唱《练死小日本》这首歌的原因。他说:“这首歌,我们有2年没有演过了,不是不想演,是不让演。2年来,你们一定和我一样,有过太多的妥协…请相信,不管我们参加了多少狗屁商演,不管我们上了多少TMD垃圾电视节目,黑撒从来没有变过!”妥协是种病,你的严重不严重?

送上这首《练死小日本》,现场无字幕版,歌词请自行找谷哥或度娘讨要。

Published by

44 Replies to “[西安e报:588期]鄂府工会陕府维权

  1. 陕西省府的错误在于将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进行了“政治化”处理。
    他们按照自己的那套官场逻辑,很容易将一个简单的法律事件提升到政治稳定大局的层次上。
    这样的做法,反而让简单的问题变复杂了,变得不可控制和无法调节了。

    这不是一个知法、守法、尊重法的政府应该表现出来的素质。
    急于将法律问题,提升到政治高度,用“维稳”来给陕西省高院扣大帽子,这之中肯定是有猫腻的。
    这之中的利益纠葛,估计陕西的媒体是不敢去触及的。

  2. 法律问题政治化,在这片土地上比比皆是,不新鲜。以前是阶级斗争为纲,现在是社会稳定为纲,其本质一脉相承,还不就是为了屁股坐的稳当。

  3. 该标题速度很快啊,原标题会很敏感的。都是按照江湖思路思考,行政权不顾司法独立也是难以避免的。我原本还寄一点于ZF能够出来主动协调国土资源厅以为7.17械斗做个了结,没想到又以此案展开行政权与司法权的高峰对决。精彩。
    不过09年好像最高院已经将该案以“事实认定不清”发回省高院重申了,而那份建议函又是在重申裁定之前,法院如何面对行政干涉就不再多说了,你懂得。。。

  4. 全市城镇居民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1078元,首次突破了万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462元,同比增长15.2%。从总量看,有8个区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了万元,其中碑林、长安、莲湖、新城、未央和灞桥6个区县首次突破万元,排在区县前三位的依然是雁塔、阎良和碑林。从增速看,碑林、长安、雁塔、未央、灞桥、新城和莲湖7个区县的增速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上半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4046元,比上年同期增加570元,同比增长16.4%。从总量看,雁塔、未央和阎良依然排在全市10个涉农区县前3位,其中雁塔首次超过6000元,未央首次超过5000元。从增速看,未央、户县、灞桥、雁塔和阎良5个区县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

    我操你麻痹的,我咋又给西安人民拉后腿了?

  5. 我给长安县的大王村抹黑了
    我真不知道我们村这么厉害,人均上万了?

  6. 湖北工会到陕西维权
    陕西政府到北京维权
    北京政府去美国维权
    我们的政府也学会维权了
    这是多么巨大的进步呀!

  7. 1.3亿元能有0.3亿用在正经八百的事上就不错了。大款早就被洗掉了!

  8. 黑撒的代表做是起得比鸡还早。练死小日本并不能算是黑撒的代表作品,不能演也无所谓。比较恶心的是官方往往以社会稳定大局为由,拒绝演出。

    中国最暴力的最不稳定的摇滚歌曲就是国歌: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哈哈!!

  9. 帕帕垃圾系虾米哟?!

    所谓“帕帕垃圾”是指那些专门追逐明星,拍摄名人私生活的记者。这一称呼来自意大利影片《滴露牡丹开》中一个专门偷拍明星照片的摄影师的名字“Paparazzo”,意大利语中其复数形式“Paparazzi”后被作为这一类人的统称。“帕帕垃圾”是其音义结合的中文译法,在港台地区也被人们俗称为“狗仔队”。(via:百度百科

    我个人认为,撇开道德,从专业的角度来讲,这是记者非常好的一种职业精神,为了得到第一手的新闻不惜利用各种手段,不管对方是谁,只追求真相。当然我的理解可能有些理想化。
    我在写的时候,忘记有些同学可能不了解这些,说的有些太新闻专业,是我考虑不周,真抱歉。希望我的解释你能满意。——阿九

  10. 商洛女孩涵涵那7个小时里是如何过来的呀!!!
    我操他妈妈的!

  11. 涵涵致死这不是个案,,,,不是个案,,,,,

  12. 大家不要别着急骂幼儿园园长!你看清楚,和园长关系不大,核心还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平等,少数特权阶层垄断了教育资源!

  13. 跟园长关系大了去了!这个人不仅是园长而且是把孩子忘在车里的那个司机!

  14. 又一起悲剧!几乎所有声音都在指责出事幼儿园和负责人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和媒体会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挖掘?哪怕像INXIAN提到的几个问题?我的孩子刚刚上幼儿园,我只能说这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家长来说很难,很无奈,很辛酸。ZF的资源做了什么?出了事才给戴顶“黑”帽子了事,投入和监管呢?

    我相信那个负责人绝对是真心的忏悔,如同涵涵亲人的悲痛,可是这起意外悲剧之后会不会引起ZF的重视呢?记得前段时间频发幼儿园惨案,我的孩子所在的幼儿园的解决办法是放假避避风头,放假了幼儿园没有孩子了,当然就不会出现问题了,可是这样解决了什么?

  15. 有私家车和孩子的父母得注意,据说在私家车上发生这种窒息死亡事件的不少。

  16. 刚才在新闻里看到,老师你是做什么吃的呀!小朋友在上车和下车的时候都应该要点人数啊!起码会在最后上车巡视一遍的吧!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啊~~~

  17. 你应该加上劳保所的基层工作人员,我们在大热天还得出去跑,没车。

  18. 刚才还看了个早产儿出生被当死婴扔进垃圾桶。麻痹啊,真是太麻痹了!!!!!

  19. 《三秦都市报》今天讯,从7月30号和8月2号早7点三天时间里,西安猝死人数达45人,而去年同期猝死人数仅为22人。

  20. 穷苦的人苦啊。。。什么时候机关办公室里有人中暑中死的?

  21. 想起昨天的一个微薄,务必教育孩子在危险时可以做坏事,一定要教会小朋友在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哭,可以闹,可以砸东西

  22. 关于涵涵之死,我想说几句。首先,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也参与了涵涵之死的一些事后处理工作。其次,我是INXIAN的忠实读者,每期必看。第三,对涵涵的死,我在听到消息(当时我在老家看望父母,没看周日报纸)时,感到极度震惊,对孩子感到痛心,对肇事人气愤至极。最后关于这期E报的有关内容:
    一、文内“到2010年1月,全西安市一共有22所公办幼儿园、905所民办幼儿园,而西安每年有4.9万新生儿,还不包括像涵涵这样的外来学龄前儿童。 ”据我掌握,此数据基本准确,但不完全正确。22所公办园,我想应该是指政府办园,其他的应该还有许多国企园、事业单位园等,理应也属于公办园。但不幸地是,这些园的数量也非常少。政府办园中,也不是所有园都非常好,好的也只是极个别的。另外,这些数字中应该是包括农村地区部分小学附设的学前班(严格地讲非幼儿园,只是因统计需要纳入其中),但不包括大量存在的黑幼儿园。
    二、“公办幼儿园有政策、拨款的支持,设施完备,民办幼儿园没有任何财政支持,出事幼儿园的园长就兼任校车司机。 ”公办幼儿园确有财政支持,但支持的力度是十分有限的。尤其是农村县上的幼儿园更是如此。民办园没有财政支持是对的,但也有许多民办园的设施和条件是一流的,当然,收费也是一流的。据我了解,全国只有极少数经济好的城市向民办幼儿园进行了财政拨款。最令我吃惊的是,我了解到贵阳市这样一个经济欠发达城市从去年起也向民办教育机构进行财政投入(但不知包括幼儿园否?),确实值得西安来学习借鉴。
    三、“公办幼儿园以户籍为门槛,还有高额学费,涵涵的父母只是普通打工者。”这句话问题较多。首先,公办园没有户籍限制,如果有谁限制户籍了,可以直接举报。高额学费一说比较复杂,绝大多数的幼儿园收费在500上下,至于上千元的学费只是部分贵族园的行为罢了。学费适中或较低是许多民办园特别是黑园赖以生存的根本所在,当然幼儿园绝对数量的不足也是重要原因。试想如果没有财政支持,请任何一个人开办一所幼儿园,除非达到300在园儿童以上的规模,否则不收高价是难以为继的。
    四、西安市幼儿园未来发展的思路。国家当前十分重视学前教育,西安也不例外。从明年起,学前教育将获得更多的财政支持,质优价廉的幼儿园也会不断涌现,从以公办园为主导到以公办园为主体是远期目标。当前主要是实现以公办园为主导。另外,黑园现象在短时间内也不会消失,必须采取整治-提升,或是整治-关停的办法逐步解决。
    下一步幼儿园的发展将围绕两个问题来解决,一是农村中心园建设。请城里的童鞋一定不要忘了农村的孩子们,西安将大量利用农村闲置校舍来开办更高质量的农村幼儿园;二是城市新区幼儿园配套问题。这点只想说一句,开发商财大气粗,不是教育部门能惹得起、挤得动的,因此近十年来要么小区没有幼儿园,要么就是规模太小,无法生存下去。
    五、关于家长的择园观。现实中大量家长都是盲目的,只是听说哪个园人多、教的多,感到哪个园就好。其实,学前教育的主要是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健康的身心发展、和谐的小伙伴关系为目标的,学什么知识、学多少知识都是不重要的。因此,以我为例,我的孩子就放在小区的一所民办幼儿园里,尽管这所园也有许多问题,收费也高,但是对我而言,老人送孩子入园只要三分钟就好了,这对老人和孩子都是十分重要的。
    以上只是我对本期E报的一些个人看法,并非针对编辑或其他什么人,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首先非常感谢你的热心参与。
    其次INXIAN的编辑不少,但只有一个有孩子,而且还是刚出生不久的,所以我们对于幼儿园学前班这些学前教育绝大部分的了解都只能来自于媒体的报道,没有亲身体验,因此必然会有差池。
    最后您能将自己所知道的业内事实告诉大家,并加以理性分析,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悲剧发生的原因和背景,关注西安幼儿园的发展,间接促进涵涵之死成为个案不再发生,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谢谢!
    ——阿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