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度的夏天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吃素食长灵性》】

凌晨四点半,我被热醒了,耳边还伴随着一阵野猫凄厉的叫声。天空灰暗,无一点风,脊背粘在凉席上,换个地方还是一样。又有一阵蝉鸣,响了半天。当它寂静下来的时候,我觉得什么不对劲,是呀,夏天都到这个时候了,前面就没听到过蝉鸣,真是奇怪。是吃蝉蛹的人太多了,还是蝉怕热躲在什么地方了,怎么现在叫上了,没道理啊。等了半天,没有蝉鸣,蝉可能走了。

40多度的温度而且是桑拿天,持续了一个多星期了,网上说还要有一个星期。让我感觉这不是黄土高原上的西安,而是湘水之滨的长沙或是珠江边上的广州,西安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过去老话说“暑天无君子”,说是大热天就是君子也会衣冠不整,可以原谅。但真是遇上了,还是会觉得别扭。昨天中午,在家中,没穿上衣,房子就是外衣嘛。斜开着门,让房内空气对流。一边上网一边等修理工来修空调。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随即门被打开,以为是修理工,结果是一群不认识的人,三女一男,女的是老中青三代。而且进来自顾自的说着这个房子的结构怎样,装修得怎样。我一下被雷住了,赶紧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告诉我他们是楼下新搬来的,准备装修,想来看看同户型的装修,作为参考。我当时脑子里想的还不是他们凭什么进来的事,而是我没有穿上衣的事,就那样愣愣地站在那。三秒钟后,看他们跃跃欲试地要进屋,喊了一句,把鞋脱掉,就裸着上身看着他们参观,那个小女孩还很满意地对我说,你的房子书架真多,装修得很有特点。我表情木然。五分钟后,他们离去。我回身去抓椅背上的T恤,想想又放下了。真不知道是我有病还是他们脑子里可以养鱼。

天热
狗狗说,热屎了

有个朋友是公务员,很辛苦,大热天地要陪领导接待,50几度的白酒喝下去,从第二天开始打吊针,一周了。告诉我,医院里爆满,中暑的,拉肚子的,非常壮观,象他这样喝到发烧打针的还不多见。是呀,我也奇怪,此人身体一直很好,从我认识到现在基本没去过医院,想了半天,给他个答案:年龄不饶人啊。

天气热了,人的脾气也见长。楼下有个定点收破烂的,陕西某农村男人,个子矮小,长相特异。平时见人都挺客气,所以人缘较好,谁家里有个富余东西都送他,他也乐得屁颠屁颠的。这几天却见不着了,门卫也说不知道。家里堆了一些酒瓶想处理,下楼冒找,看见他蹲在树荫下,拿衣服擦着汗,拼命地喝着水,一脸的旧社会。嘴里不停地嘟囔,好象说天太热,不想干了。我说有一堆酒瓶,收吗?他极不情愿地跟我到家,看着一堆空瓶,他还是不停地说着天热、不想干、没带称、身上没带零钱之类的话。我急于清空,就催他赶紧估个价。他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说了一个比平时正常价格低很多的数字。我看着一地的空瓶子,怎么也不可能再般回屋里吧。看着他身上的油泥,看着40多度的天空。好吧,拿走吧。他一边拿,一边又重复着刚才说过的话,意思是本来不想干了,不稀罕你这个生意。气候变暖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脾气呀。

最叫人稀罕的是,我替儿子养的一只小乌龟死了,死因不祥,因为没有解剖,所以没有结论,草草埋于楼下的树根下。与朋友说起,他们都很顺理成章地认为是天热。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怎么到了居民楼里就短命了,于理不合呀。可是又没有别的原因,只能是天热惹的祸。可怜的小乌龟,还没等到2012年就先走一步了。

放假前对着地图谋划了半天,想找个凉快的地方住几天。可天有不测风云,山东下暴雨,陕南泥石流,汉中水灾,陇县降水量颇大,陇海铁路前几天也中断了十几个小时,广东有台风,四川有点小震。经历过一次火车站退票过程后,我对坐火车深感恐惧。候车室里,人与人之间没有距离,达到了亲密无间的程度。车站工作人员一双双警惕的眼睛盯得你无地自容,票贩子和小偷更是如鱼得水,畅游在火车站这个营养丰富的池塘里。还好有贵宾休息室,交十块钱可以远离普罗大众那弥漫的汗酸味。但,对火车站我没有好印象。2010年夏天的出行计划就此搁浅。

出门的想法虽然一直没有停止过,但想要成行却不易。只好在家里吹空调,码码字,评点一下西安的美食,看着南极的图片,听时光倒流七十年。

相关阅读
满眼沧桑的盛夏光年
夏天的十个瞬间(第一季)(第二季)(第三季)

Published by

7 Replies to “40度的夏天

  1. 街上卖的那些巴西龟,龟壳直径上不了8公分的都养不活,直径上了8公分夏天也很难过,每天都要换水消毒,麻烦着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