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汉美术馆当志愿者

原文首发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感谢作者“回眸”的原创分享。】

第一次当志愿者,在武汉美术馆

事实上,我不知道一个志愿者该怎么当。然后,我站在关山月画展的展厅外面,对着进来观展的人,报以一个热情的露出8颗牙齿的标准微笑,跟他们讲,如果需要志愿者做导览讲解,可以叫我。

前期做了很多功课,查阅了什么是岭南派,岭南派的特点是什么。但是到了讲解的时候,还是深深地体会到“书到用时方恨少”。有参观者是藏家,收藏有好些名家的真迹,国画知识比我多得多。我学过一年国画,有2个国画老师,本以为自己的国画知识在玩票里面算是相当多了,却原来只是业余玩家的水平。面对那种国画知识多到几乎可以当老师的人,我这个导览员,就只能扮演洗耳恭听的学生角色了。

下午,我再次把关山月的生平介绍、艺术特点,好好钻研琢磨了一番,就讲解得好多了。离场之前,为两个老太太做讲解,她们一边听,一边做笔记,一再赞扬我讲得太好了,并且留下我的联系方式,让我觉得很受鼓励!

第二次讲解,渐入佳境

接着就能很轻松地讲解了,并且对关山月的画,也有了更深的领悟。

关山月

比如,30、40年代,关山月刚学画岭南风格不多久,颜色艳丽的小品比较多;40、50年代国内旅居,速写、写生特别多,反映风土人情的也多;欧美东南亚旅居时,画风就非常西化。60、70年代,小尺幅风景、传统的颜色和技法就是主流,到了70年代末期,有两幅文人画,用笔、构图都非常老练,风格十分清新、孤傲脱俗,80年代时,关山月大约70来岁,已到了知天命、不逾矩的阶段,构图、技法相当成熟,风格鲜明,颜色鲜亮大胆,近景写实性强,光与影的处理都很到位,向光面与背光面的处理技法高超,远景又是传统国画的意境高远,动感飘逸,颇有仙气。近看,人物是动感的,呼之欲出,流水也是动感的;远看,云水一色,也是动感的,云雾在山间游走,极妙。

观画展的人当中,老年人占大多数,很多是在老年大学学国画。以我对国画的知识,跟他们讲解关山月的画展,已经绰绰有余。偶尔遇到更专业的藏家时,我会扮演一个学生,谦虚地洗耳恭听。有时候,遇到那些有一定国画知识、重技法轻派别的人,我会跟他们探讨,比如远景飘渺的云雾是用什么样的技法画出来的啊,比如宣纸干到几成的时候再用颜色渲染勾勒,比如关山月90年代作的红棉图,我觉得构图上半部分太密,显得有点头重脚轻,下半部分就可以画个月亮,题字落款也在下方,从而平衡一下构图之类的。对于一般的游览者,我就只围绕关山月“笔墨当随时代”主题,从他的技法以及题材的时代特色来介绍就好了。

在参观路德维西展览时,讲解员一般都能召集一批人,上午讲一趟,下午讲一趟。但我每次讲的时候,都不能召集一批人集中讲。有一次,我终于鼓起勇气,在三号馆召集了一批人,但讲完三号馆到二号馆,人就散得差不多了,再到一号馆时只剩一个。大概因为关山月晚年的精品都集中在三号馆吧。

下次作导览讲解的时候,我一定要脸皮再厚一点,召集游客,上午讲两趟、下午讲两趟就很理想了。

培训新志愿者,从心所欲不逾矩

第二次和第三次,我都有培训新志愿者了。

导览的时候,发现知识面广真是一件好事,给游客做介绍的时候,很多东西能够根据自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积累而信手拈来。

在画展中,同一时期的画摆放在不同的馆、不同的地方,我根据画风就能分辨出哪些是同一时期的,他的画同一时期的风格很统一。即使摆放在不同地方的图,我也会结合他同一时期的画给游客们介绍,并讲出各个阶段的画风和特点。

有几张黄山图,一看就知道是黄山的天都峰和鲫鱼背。黄山我去过,还在那里做过诗“啊!左边是雾,右边还是雾!”(恶搞的),介绍黄山图的时候,我会根据去黄山的经验,跟他们讲“这是黄山的天都峰,这是鲫鱼背。俗话说,不去天都峰,黄山一场空,而鲫鱼背又是黄山最险要的风景。黄山一系列的画用色偏传统国画,黄山有著名的迎客松、送客松、陪客松,这幅图就是典型的黄山的松树……”

介绍到文人画时,就很自然的给游客介绍文人画的特点,取材多以国画四君子梅兰竹菊,通常以诗书画印结合的形式来表现,而水仙也同样是花中君子,因此以文人画的形式表现,淡墨的技法很高明。再有墨牡丹,您认为为何画成墨牡丹,而不是红牡丹呢?这里我会跟游客们互动一下,然后讲是有两层意思,一是红色通常太俗艳,这幅画又是文人画,要表现文人的清高、不流于俗,所以画墨牡丹,另外一层意思就是,画配诗描述的是晚上,晚上看红色也是黑色,所以是墨牡丹。

偶尔也会讲讲白文印章和朱文印章的相映成趣,以及印章大小与题字大小的相互呼应,印章盖的方位会作为构图的补充之类等等。

有时候,新志愿者们在讲解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叫我过去解答,我解答时,也会聚集几个人过来,就是客串讲解的时候也能吸引一拨人。个人觉得,作为志愿者,做到这个程度,算可以了。

总之,现在讲解关山月的画展,已经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阶段。

通过展示志愿者的综合素质提高美术馆的形象

导览做的久了,太多人问我是否国画专业的,被人当作国画专业,真是我的荣幸。

关于作调查问卷,其实跟导览一样,有了开头,跨出第一步,后面就不难了。我一般都会说,为了提高我们的工作,看看我们针对哪个人群做的不足,我们需要做个调查,基本上没有人拒绝,都挺乐意填写问卷的。我每次会调查问卷和导览配合进行,一共完成17份问卷。

有时候,做调查问卷,跟对方多沟通一点,对方会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和表现,会跟我讲,从她小时候就开始常常来这栋建筑,那时候这里还是图书馆,她经常列了同学需要的图书目录过来借书;还有人会告诉我哪里还有类似的、一定不要错过的展出;还有人跟我讲,自己也画画,也弹钢琴什么的;还有人看我脸上冒痘痘,推荐我去市中医院做针灸;有太多的人听我回答不是国画专业,又很好奇的问我是学哪个专业的……真是太有意思了!

其实很多人都很乐意有导览为他们作讲解的,可能有的人以为导览是要收费的,所以不太主动去找导览讲解。总之,我感觉,做志愿者,是通过展示自己综合素质的同时,来提高美术馆形象的过程。

相关阅读:
给震区志愿者的22条“忠告”
[城市笔记]美术馆
[城市笔记]秦腔博物馆
[城市笔记]关中一堵墙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我在武汉美术馆当志愿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