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安全感的中产阶级

原文首发于《沙漠里的鱼》,感谢作者“刘斌”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山西乙脑事件让我们成了陌路人》】

如果放在两千多年前去讨论这个话题,那么大师们一定觉得很可笑,因为这是一个只有在工业社会才会存在的命题。在历朝历代的更替传统中,中产阶级也从未正式登上过历史舞台,即使富有的商人们,他们也一样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自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我们似乎从后来被誉为“第三等级”的中坚群体身上看到了中产阶级的影子。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在回忆起这段历史时表述说:“最有钱的商人、最富足的银行家、最干练的工业家、作家、学者同小农场主、城市小店主以及耕种土地的农民一样,均称为第三等级的一部分。”

在这场空前的启蒙运动中,第三等级未必都是中产阶级,但中产阶级却一定属于第三等级,他们参与了政治。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概念与马克思所提出的一元化资产论并不相同,它是以职业来界定中产阶级的,而并非是以他们有多少资产。

200812510431884377805

中国的“中产阶级”

但以职业来划分阶级概念的作法,并没有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时至今日,欧美等国依然采用了根据月收入界定的办法,中产阶级也成为一个赤裸裸地政治概念——一个社会中产阶级人数越多,那么代表了这个社会越稳定。于是在中国,社科院和统计部门也打起了中产阶级的主意,它们企图用数据证明,中国的中产阶级正以每年千万计的数字在增长,GDP再也不只是个数字,而是民众的生活、收入水平确实提高了。

但这样的数字,显然并没有得到“中产阶级”们的认可,他们站出来反对说:我们其实是“被中产”了。一个年薪20万的人,他否认自己是中产;一个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有房有车年薪超过12万的人,他们依然在否认自己是中产;在网络上,很多人晒完自己的收入,却不明白自己到底属于哪个阶层?

于是,我们陷入了一个有趣的怪圈:自以为自己是中产的人,你往往不是中产,而在社会普遍价值观的审视下,你以为他是中产的人,他却在否认自己是中产。

当然,每个社会肯定有中产,它不可能是由绝对的富人阶层和社会底层构成的。但是,在否认中产阶级的背后,他们在顾虑什么,或者这个不安全感来自哪里?这是概念之后隐藏着的深层次原因,它并不是那么有趣。

所以这个讨论还有一个部分,是民众对中产的心理认可,并不是简单的划分了年薪8万或者20万、或者职业是什么,就可以认定是中产。而如果年薪都20万了,你还将自己划分为非中产阶层,那么是否透露出一个信息:我们福利、财产、安全保障是不是太缺失了?以至于富人们更加的如履薄冰。又如果财富都不能确定你是不是中产,那么这个界定是什么?我想财富不能界定的职业也不可以吧。

这本身是一个用金钱和社会地位没办法去诠释的命题。

或许是“权力”?在我们这个权利不断遭受侵蚀的社会,宪法成为最无效的一纸空文,很多人迷恋特权,你或许已经接触到,一点平常的、秩序化的小事,如果丧失了“特权”的庇护,那么它会变得异常复杂。或许真正的中产,他们并没有多少与自己财富相对称的尊严。

有一个概念必须明确,即中产阶级和中产阶层的区别。前者意味着有共同的价值观、有共同的理想和需求,一旦阶级概念成熟,那么必然成为社会政治力量。而后者只是一个单纯的人的聚合体,概念意义大于其本身。所以中国不可能存在中产阶级,在任何一个单一政体的国家,阶级的概念都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而它没有我们认为的那样令人恐惧。

何兵在评论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时,有这样的疑惑:“何以繁荣反而加剧了大革命的到来?”如果我们仔细阅读,会发现整个法国大革命,其实就是一个中产阶级的成长史。

晦涩了些,因为我们谈的只是一个纯粹地学术化的概念。

相关阅读
一个妓女要卖多少次能换套房
穷人就不要存什么钱了
房价上涨的三个原因
政府是不是没钱花了?

Published by

19 Replies to “没有安全感的中产阶级

  1. 人就喜欢给自己画圈,什么中产阶级,这阶级那阶级,什么70后,80后,纯粹就是无聊闲的蛋疼。

  2. 贱民!本朝只有贵族和贱民两个阶级了。这个无耻的政府不会让任何一个社会阶层产生的。

  3. 这话很有道理,虽然我们的宪法规定了私产不可侵犯,可现实中,例子太多了。不用举了。所以,很多人选择了移民。

  4. 沒有安全感的不知是中產,白領、農民和市民等等全都沒有。只是中產人群的收入、生活和后续的壓力大一些。

    核心其实就在于,制度的缺陷帶來社會結構、平等和自由的缺失,讓所有人為追求安全而不擇手段和心機,結果處處不安全

  5. 个人以为,近年来“以房地产为首的利益集团”对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积累的社会财富进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掠夺”,而后以“国”字号开头的“其他垄断企业利益集团”如通讯、石油等不甘落后,加入了这个队伍。他们利用“垄断权力”或者“通过与权力相姌和”,通过掌控资源,哄抬物价,洗劫社会财富。整个社会财富也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发生了大转移。因物价高涨,“普通贱民”与“其他行业的经营者”因生存、生活、生产经营成本上涨,而普遍感觉生存压力加大。
    何谓中产?在这个大环境下原本渴望或者可能成为中产的“竞争力比较强的贱民”同样生存压力加大!

  6. 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经营日用百货的公司,按照传统的算法,公司算是一个利润不是很透明的行业或者直白点说还是一个利润比较高的行业,但是因为经营费用比较大,渠道费用,销售成本,管理成本,运输成本导致公司利润大多被费用给吃掉了,原本公司业务平均3000-4000的基本收入加奖金,不算高在西安也不算低了吧,因公出差等一切费用全部报销。但是还是留不住人,团队里的兄弟很多都选择了离开公司或打算离开公司自谋出路。不是老板分配不公,再多公司给不出来了,费用太大,我们的业务也理解。因为公司的帐很透明,什么原因呢?生活成本太高,兄弟伙压力太大,长此以往混不下去啊。今天还有一兄弟跟我这样说,说打算十月份离职,让我提前有个准备,他的基本工资是4000,是我这边一个片区的主管,因公一切费用报销,另有季度奖,年终奖,我们根据奖金跟任务走。

  7. 不会让我们永远没有安全感吧?为了社会的稳定,为了政局的稳定,政治家们行动起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