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607期]K165次列车上的罗生门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8月21日。1935年的今天,红军征服了雪山以后,在毛儿盖、波罗子一带集结休整待命。经过几天的草地行军,粮食吃光,战士们找野菜充饥,有时甚至嚼草根,吃牛皮。忍饥挨饿,以坚强的革命意志,换来了胜利。假如他们还活着,会爱这个世界吗?为此付出的青春与理想,是否值得?历史就是一群人站队伍,有时站错,有时站对了,有时在操蛋的时代做着一件不合时宜的事情。

本周公共事件之【真假《挟尸要价》】

现在《华商报》和《南方周末》为了图片的真假掐上了(605期之6)。在生存面前腐烂的理想,尚存的人性都跟泡在水里的死尸一样。不想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说话,因为在如今的时代生存几乎每个人都有原罪。这原罪来源于财富与成功在于侵害别人的利益上。

我关心的是假如我处于这样的生物链中,我会怎么样?

  • 如果我是白衣老头王守海想变得有良知就对不起老板就要准备下岗,年纪大了还未必能再就业;
  • 如果我是老板,不收钱就交不上保护费可能就破产尽管我人格高尚,但是依然在亲戚朋友们受人鄙夷;
  • 如果我是记者张轶不发出照片就得不了金奖就他妈的以为追求了新闻理想,结果也只是供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说一声“太惨了”;
  • 如果我是长江大学宣传部长就要说这样的话因为干的就是引导舆论的活,就是不断的宣传宣传以至于时间长了你就真的信了,不信的人一个反三俗也能让你噤声。

梁漱溟晚年问:这个世界会好么?往上看,那些黑暗的枝蔓已经遍布天空,也唯有柔软的人,才能感觉人性的温度。

本周话题之【“陕O”】

“陕O”车劣迹斑斑,但是车并没有劣迹,有劣迹的是人。取消陕O车无用(605期之5),不如取消权利。但权利是人民赋予的,在若干年前人们选择了这么一个热爱的组织为自己当家作主,在打家劫舍、三反五反中兴高采烈看着某些达官贵人被打倒,乡绅成了蛀虫,宁愿受饿也不愿意让邻居瞧不起,在列强来临时恨不得冲上去把它撕个稀巴烂,为了建设国家付出青春和理想发觉回头是一场幻梦,一首“从头再来”让大多数人坚信励志学却发现回头张望只剩下仍未缴够的养老金,你们都爱戴它,把它抬高到没有约束的位置上。现在想把它放下来,又谈何容易?无数的谩骂与讽刺到最后只剩下黄粱一梦。

哦,抱歉,我的话题扯得有些远了…

本周人物之【刘斌】

这是一个小人物。他唯一出现在公众面前可能就是这一次,他把父亲骗入传销组织,导致老爹被殴致死,母亲在法庭上不予相见。

刘斌

这是一个悲剧人物。他后来悔恨已晚,如果他是一个经验主义者就会知道成功从来不是靠打鸡血的口号得到的,如果他熟谙常识就知道亲情永远来的比组织重要。如果他是一个自由派就应该怀疑论,所有的洗脑教育换个角度想,持怀疑态度来对待。但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所有这样的杯具不是偶然,传销的团队不会消失,因为站出来看,外围生活空间也只不过是一个大点的传销而已。

本周民生之【拉链路】

“拉链路”破坏城市形象这篇新闻结尾用了一个很乡愁句子。有位诗人有一句话,“人一生中有两样东西不能忘却的,这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貌”。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西安人以不愿多说西安的路况,因为每个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都有感知。只是有时候,拉链路就像是一条巨大的蜈蚣或者是人皮肤上的一道伤疤,蜈蚣趴在那里不动,或者或两天从左边移到了右边。皮肤上伤疤久不痊愈,有时候结了痂又化脓。

本周焦点·人物·传奇人生·话题·民间历史之…【王巧芬】

这是一次堪称好莱坞大片式的传奇事件——8月19日这趟从西安开出的K165次列车上,发生了15分钟的紧急状况,围绕着这15分钟,足以拍摄一个长达3个小时的大片了。

K165列车长王巧芬

在这个大片中,有人间传奇、有巧合、有惊险、有女列车长几十年的成长过程和技术沉淀、有奋不顾身恰好路过的警员、有满满两车厢的男人、女人、老婆、丈夫、儿子、女儿…

事发之后,陕西、四川、云南三地的媒体分别从三个角度对此事进行了描述:陕西突出的是女列车长王巧芬、四川的重点是民警刘文等7人云南的核心是车厢内紧张自救的乘客。从这三个角度,正好完美的诠释出了那15分钟的惊险状况的全貌,而事后三地媒体“过于有倾向性”的报道,又体现出了人性中的那种自私和霸道。

在当时,如果没有女列车长王巧芬和车厢内的组织协调,那么两个车厢里的乘客很难完成有秩序的撤退,那一刻,王巧芬们堪称是泰坦尼克上那位视死如归的船长。但是,如果没有民警刘文等7人的碰巧路过,车厢玻璃就不可能在关键时候被砸开,让车厢内最后的乘客顺利逃生。同样,如果车厢内的乘客发生骚乱、拥堵、争执,那么最终也不会实现“零死亡”的大结局。

好莱坞大片最重要的是细节,好吧,请我们来欣赏以下的细节——

  • “8月19日下午3点,我和乘务员都在餐车准备交接班,就在这时,列出突然发生颠簸,我下意识的把手机拿出来确认时间,一看是15:16分。”这一瞬间,有着丰富经验的列车长王巧芬和乘务长赵祥云已经判断出列车可能脱轨。
  • 王巧芬将工作人员分为三个组,安排副车长张亮和检车员陈旭负责指挥1-10车厢的300多名旅客从车内向1-5车集中。她和检车长赵祥云、乘警翟强负责组织指挥11-15车厢的旅客向运行前方疏散,乘警长孙昭负责指挥16-18车厢的旅客向后疏散。
  • 王巧芬和检车长赵祥云跑向最危险的15号车厢,把这两个车厢的旅客分别往两边疏送。“还有人没有?还有人没有?…”在疏散完所有旅客,确认车上没有一个人之后,王巧芬才下车。
  • 在确认没有一个乘客走失,没有一个乘务人员走失之后,王巧芬才松了一口气。
  • 云南的张先生等人在西安打工,“车厢出轨后,一个车厢的人都往靠桥头的一方逃生。我们几个青壮年不好意思往前挤,相反往后退。直到大部分人都已成功逃离,才急匆匆地从车窗往外跳。”
  • “老公的电话接不通,又拨打西安一名朋友的电话…”打电话有什么用呢?车厢里的人越来越少,孙女士哀求一名男子将她10岁的儿子楠楠带出去…在14号车厢即将断裂那一刻,孙女士才风风火火地拽着儿子和行李,踩着车厢断裂开后裸露出来的一个大轮子,幸运地逃离车厢。
  • 列车脱轨那分钟,张琴和7岁大的女儿、3岁大的儿子摔倒在车厢里。江水一步步逼近,乘客们挤朝前忙着逃生。“可是我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根本就挤不过去。”一直游离在人群后面的张琴,看着桥面慢慢下沉,车窗离洪水越来越近,当场就绝望了:“幸亏有名男子看着不忍心,最后几分钟一把抓过我女儿,我才可以抱着儿子往外跑…”
  • 广汉小汉镇派出所所长刘文在距离河堤1公里远时,手机突然响起,来电号码显示是正在镇上河堤抢险现场的王副书记的号码。“铁路桥垮了!火车快掉下来了!赶紧去救人!”3分钟后,他们赶到了铁路桥下。
  • “14车厢里最后一个出来的是年约50岁的老太。”刘文搀扶着老太,催促着她赶紧往前跑,刚跑了两步,他就感觉到桥梁左右晃动得厉害。半分钟以后,刘文和老太跑到了第11节车厢处,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咚”一声响,他下意识地回过头瞟了一眼,看见14号车厢不见了…

以上这些,就是我们从各个媒体上拼凑出来的细节。你会发现有感人之处、也有矛盾之处——很多人都宣称自己是最后一个出来的,那么到底谁是最后一个?到底有没有没来得及出来的?

Published by

18 Replies to “[西安e报:607期]K165次列车上的罗生门

  1. 飞黄腾达志气高
    误入歧途搞传销
    无辜父母受牵连
    惨死魔爪天地嚎
    青年才俊多思考
    黄粱美梦不可靠
    脚踏实地多动脑
    勤劳致富是王道

  2. 华商报的就全是谎言吗?
    南周的就都是实话吗?
    华商报的名声搞这么臭,真该反省一下自己了。

  3. 梁漱溟晚年问:这个世界会好么?往上看,那些黑暗的枝蔓已经遍布天空,也唯有柔软的人,才能感觉人性的温度。

  4. 昨天看焦点访谈里,那个女列车长说她最后巡视了车厢没人了她才离开的…

  5. ccav新闻台搞了个乌龙,放了一段乘客拍的视频,当时车厢里连个乘务员的毛也没见,都第一时间没了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