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消逝的西安“闲人阶层”

原文首发于《thedaytheyear》,作者“局外人的眼”,感谢“正宗萝莉她娘”的推荐】

闲人大概不只是西安特产,每个城市都有闲人这个部落,西安尤甚些而已。西安闲人类似于北京城早期的没落八旗子弟,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玩物丧志是他们共同的特点,只是这没落的八旗子弟的祖先都曾经阔过,西安闲人的成员组成却相当复杂,他们来自于社会的各个角落,聚之如众,散之如鸟兽,很难界定他们到底属于社会的哪个阶层。

西安闲人的最大特点是爱扎堆,谝闲传,北京话叫侃大山,四川叫摆龙门,大抵一个意思。这谝闲传和纯粹的聊天不一样,说着一般没有一个固定的话题,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听者一般也随着说者云里雾里转着,并不在意这叨叨半天到底有何意义。说白了,双方都不需要经过大脑过滤,所以让旁观者看来,谝闲传的关系真的非同一般,而且特坚刚。说到高兴处,不是拍桌子,就是骂娘,一边还特诚恳的劝着不要激动,到最后,几人就凑一起掐码子说明天就去练谁,和黑社会的感觉有点像。

这是早期西安闲人的特点,兴盛之地以西安东郊纺织城和北郊的道北一带为最。时常会在这些地看见三三俩俩留着长发、脚穿板鞋的年轻人大不咧咧的从街道中央穿过。一般都会手拎半瓶啤酒,嘴叼香烟,你要多看几眼,就有人骂道,看啥呢!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吓得路人赶紧侧目。

谝闲传
谝闲传如今都谝到了电视节目上

西安闲人里的闲字读“han”,二声,就有人把这闲人叫做han啦啦人,不用上班,不用工作挣钱,他们一般是白天睡觉,晚上出动,和老鼠和小姐的作息时间有些像。但这闲人却一点都不闲,相反整日里感觉都还忙忙碌碌的,哪儿有打架的场子,哪儿有黑唬人的事,闲人一般都会在场处理。尤其一些小型的交通事故,闲人有时比交警都起作用,几个闲人上去,分别找当事人谈话,然后闲人聚到一起,商量一个双方都接受的赔偿数目。当事双方其实是不敢多说话的,是多少就多少,权当倒霉。最主要是给闲人上供,一般是几拾到几百不等。围观群众更不敢言传(吭声的意思)。闲人处理这类事情经验丰富,一般也就几分钟,等自己该得的钱拿到手,马上散开,警察赶到的时候,连闲人的影子都寻不见。

等BP机出现后,这闲人的业务就更忙活了,不知道有事没事,闲人BP机响的频率最高,只要这机子一响,就满大街火急火燎的寻电话。好不容易找见一个公用电话,还有人占着说个不停。这时闲人身份的优势就凸现,只听这闲人大吼一声,伙计,你再这样谝下去,我去你家找你媳妇去!吓得这打电话的话没说完,撂下电话就蹿了。手机出现后不久,一大批闲人就早于普通人用了起来,享受了现代通讯的便利。但由于早期话费贵,闲人都是腰别BP机,手拿手机,那感觉是相当成功者的模样。腰里BP机一响,看了看,却不用自己手机回,又开始寻公用电话厅。所以那感觉特滑稽,你只要看见公用电话厅里有人手拿手机且大嗓门的喊叫说话的,八成是闲人。

这批闲人兴起与上世纪80年代初,消亡于90年代末,他们的极盛时期,正是中国人思维大变革的年代。那时人们刚摆脱了缩手缩脚的年代,从唯唯诺诺向着大踏步前进转变着。由于闲人胆子正、敢胡整,加之当时政策又较宽松,有相当一部分闲人抓住了这难得的历史机遇,到最后成了干大事的代表人物,坊间就流传纺织城某闲人在那个时期抓住了成功的机会,向银行大量贷款,到最后套住了国家,成了目前陕西最大的民营企业家。

但大部分西安闲人的下场还是比较凄惨的,那些砍人的、贩白面的、蹲号子的自不说其下场的窘迫,就是那些没犯事的闲人,由于长期无所事事的混日子,无一技旁身,加之文化层次都较低,在历史的大变革中,被时代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有时偶尔在大街上看见那些曾经的闲人,他们依旧在穿着和气质上和若干年没多大变化,满口的河南腔、皮鞋光亮、看人的眼神依旧恶狠狠放着冷气,只是等他们掏钱时,那动作就显得迟缓般如老人,慢腾腾排出几个大洋来,依依不舍递给别人,让人唏嘘不已。你如果有什么事找这闲人帮个忙,他就兴奋的异常,觉得你特看的起他,满口应称着你。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永不停息。那个时代的闲人终究在历史的浪潮中洗刷殆尽,成为那个时代年轮的一部分,我们总在有意无意中想到他们、提到他们,不为别的,这时光匆匆的流失着,若干年后,我们这一代某些人会不会如他们一样被后面的人称做“闲人”呢?青春的花,朝开夕谢,匆匆如流水。

相关阅读
那时长安
我的西安,我的城!
迷失西安(上):毫无历史观的城市规划
迷失西安(下):熟悉而陌生的大学南路

Published by

11 Replies to “已经消逝的西安“闲人阶层”

  1. 作者是个瓜披,一看就知道是生装,你到是懂个球滴闲人!想学贾平凹你还嫩点,想扎势你又偏偏笨狗扎个狼狗势。爷就是纺织城的,你娃不服找我来。。。

  2. 据说这文章就是贾平凹写的。。。。。。。。。。。。。。。。。。。。

  3. 三楼有点激动了,这本来就是篇杂文,无所谓对错的。作者写出来,对与不对,总是有一定道理的。

  4. 1。感觉作者所描写的 闲人 太具体了反而不够饱满,而贾平凹在《闲人》一篇中刻画的西安人形象不单调,甚至有些可爱。
    2。贾平凹在《老西安》中还曾提到“闲人”的来历,顺便翻出来分享一下:

    “闲人”的起源却是一种职业,即当年穿着白底皂面深帮鞋,光着头,披着件白布褂,肩头上扛了一把铁锨,专门作收埋死婴的勾当。

    恐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