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意义的事

本文节选自《刘云散文》,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全文请点击此处阅读。】

活在寂静而又生生不息的乡下,长长的岁月中,一定要活出一番好名声。有三种人,配得上好名声:

  • 一是庄稼把式,像我祖父那般,一生把庄稼种得熟稔,好似再生板的泥土,只要粘了他的手,只需一个春天的侍弄,那泥土一律地都变成金黄的粮食的颗粒了,我祖父的一生,长长地生活在他的庄稼地里,他挺直了身子,弯曲了身子,拿起了身子,匐下了身子,满眼里只有泥巴,只有庄稼,乡下人形容他种庄稼,不是在种庄稼的,是在用自己的法术咒语,把脚下的、身下的、手中的泥巴干脆生变成了粮食了,颗粒饱满,充满清香。
  • 一是算命先生,他们一身干净,穿着乡下惯常的用了米汤水浆洗的衣衫,或短褂,或长衫,脚上着一双乡下踢死牛的布鞋,手工精心制作的,腋下夹一把长柄的黑布的雨伞,直要是风雨中、下雪天、细雨里,步态从容地走在乡下的土路上,有人见了,远远地给他让路,叫着他一声先生的,那多半就是乡下的算命先生;他们是乡下的智者,暗通阴阳,独晓人的来龙去脉。
  • 一是乡下儿女成群的老祖母,她年轻时,一定风风火火,在乡下女人堆里说一不二,有领袖风范,即或在男人伙里,也是敢挑百斤担子,敢喝大碗酒水,敢说糙话的佘太君;老年后,她一定腰板依然硬朗,头发银白了,脚步碎小了,说话瓮声瓮气,看着一群乡下的泥孩子,一定是慈眉善目,她更多地活动在灶火间,出入人家与人接生,闲了在山根前扯一把草药,晒干了,备着个头疼脑热。

儿女成群的祖母
资料配图:儿女成群的老祖母

他们知道,把庄稼种好,是一个乡下人不负天不负地的本份;给人说清人生的苦愁快乐,叫人有活下去的信心,是一个通晓阴阳的乡村智人的本份;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做大门户,叫一门烟脉生生不息,是一个乡下好婆娘的本份;乡下最有名声的三种人,他们坚守如此的本份,无一日放弃,他们到老了也会叨唠着告诫后生,这样做着是有意义的。

我出生在一个川陕边界的一个小县城里,在这个县城长大,识字,结交儿时的朋友,认清出生地坐落方位,生僻的地名街巷,而教我打下做人根基的,则是我老家的山乡间一处小小的村落。它古老、陈旧,镇日无声无息,它人丁续延,有时兴旺,有时落没,它的土地宽广,林子深厚,有时风调雨顺,有时饿断房梁。

在那里,差不多一村的人,老人、小娃、男人、女人、中年汉子、小媳妇子、半拉桩子、碎女子,差不多都是我的亲戚,我在他们中间饱受呵护,有时也与他们争嘴致气,我看到他们和蔼可亲,有时也为一点小事动嘴动起老拳,他们生有序列,有时也有冒犯族规的苟且之事发生。

我看到他们在春里种下庄稼、瓜菜,喂下接槽猪,秋里收获着果实,用新鲜的粮食、菜蔬堆满自家园子、仓房;在冬天,他们计划着明年的生产,家里的添置,用疙瘩火烤红一个漫长的农闲时节,直到又一个春天来临。我因此知道了,一个人的一生,其实就如乡下的种地,人哄地一时,地哄人一季,人总要在下一个种地的季节来到之前,备好你的种子,种下,种好,上足底肥,待它出苗,精心呵护,为它锄草,为它除虫,天旱了,为它浇灌,雨涝了,为它排水,永远心中有一个期望,期望风调雨顺,旱涝保收,直到你亲手把种下的庄稼收进屋子,像养育了自己的女儿。

人一辈子其实都应当有着这样朴素的想法,种下去,收回来,这样的一生,其实是很有意义的。

相关阅读
母亲长寿的秘密
说说俺们乡下的豆子
野韭菜

Published by

8 Replies to “做有意义的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