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本文作者“以阅众甫”,原标题《生存乃是正当需求:如何看待死刑的削减》,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投递《富士康还会有几跳》】

最近twitter、围脖上许多人在讨论对贪官是不是该取消死刑,8月30日下午7点陕西电视台2套的节目正好也在讨论此事,采访了一些人,似乎有法律专业背景,皆从人性的角度出发倾向于废除死刑,令人觉得西安市民的思想先进、开放了许多。期间倒是有个观众打进电话,说希望能“腰斩”。令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女主持人认为取消死刑不符合国情。

如果真的让民众选择是否取消死刑,特别是针对贪官的死刑,恐怕持取消态度并不会占优势。从网络对贪官的“同仇敌忾”看来,民众并没有把贪官犯罪看作一般犯罪。但是这似乎不是国情,而是民愤。新浪做了一个民调,绝对多数网友赞成“反对,(死刑)备而不用是一种威慑”、“反对,这是纵容贪官”。这个调查选项其实相当温和,如果问是否保留执行死刑,估计也不会有多大的出入,但如果转而调查普通公民犯的非侵犯人身权利的犯罪,估计网民会宽容些。

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新浪民调截图

我以前读贝卡里亚的《论犯罪与刑罚》,贝卡里亚在几百年前就提出废除死刑,如今全球仅剩下几十个国家还保留着死刑的罪名,多数国家已很多年不执行,剩下极少几个国家每年执行了的死刑也不多,其中一些仅仅只是死刑的缓期执行。削减死刑、直至废除乃是国际大趋势,国内亦有许多学者或激进者从人性和生命权、生存权的角度,都强烈要求废止死刑。

但是,我不赞成参照国际先进做法,那只是目标,不宜作为短期完成的考核指标。从法律和社会治理的持续稳定性角度而言,一旦废除死刑,刑法体系必然会面临重大变革,整个刑法典的大部分内容要改变重订,不仅是取消死刑、死缓,而且还涉及到次级刑罚的重新厘定。刑法典的前后改动会造成对同一罪名刑事处罚的天壤之别,刑罚威慑力会降低,犯罪成本突减,恶性犯罪极有可能迅速反弹,社会安全、稳定、民众生命财产将遭受巨大冲击。法律的巨变造成原先法律预期性的消失,而新的法律预期无法快速建立,因此死刑的存废或者说削减,必然是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

所以,这次刑法修正案八(草案)的修改,主要涉及的还是经济犯罪和非人身侵害的犯罪。从社会危害性而言,经济类犯罪对人身侵害轻微,对公共、私人财产利益侵害较大。相对于人身侵害类案件,适用刑罚应当有所减轻。所以对经济犯罪主体不做具体甄别是否贪官的情况下,统一削减死刑是较为合理的。

在贪官的问题上,如何理性看待民愤和法律进步之间的关系?至少需要明确,贪官也是犯罪人,必须在死刑削减上和其他经济犯罪人同等对待,削减死刑后,在量刑上也应平等对待。贪官会引起民愤主要有两点:

  • 贪官的行为触犯众怒;
  • 贪官定罪量刑上缺乏平等对待,会因人和行政级别而异,少数判罚甚至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差异过大。

因此,司法机关需要关注的是在对贪官和其他经济犯罪人及贪官之间的量刑上如何做到平等对待。立法者应当明确,削减死刑的目的是保障更多的较轻罪名的犯罪人的生命权,而不是仅仅针对贪官。立法者应当用一种慎独、理性的态度去考量,而非把民众的接受态度从其与法律稳定性的交叉问题中单独拎出来探讨,更不能因此忽略保障公民生命权的终极目的。

回到取消贪官死刑这个具体问题上,民众之所以愤怒在于不能从体制上制衡权力、遏制腐败,只好在死刑上计较,所以才会出现杀人平民愤的现象。而贪官迫于死刑卷钱后照样外逃,那些取消死刑并以“死刑犯不引渡”为原则的国家最终成为潜逃避难地,司法追诉无法实现。从客观上,死刑对贪官基本没多大威慑作用,反倒成了贪官逃避追究的保护伞。

无论是从保护犯罪人生命权的角度还是真正惩罚贪官的角度,推进死刑削减都是利大于弊的。

作者电子邮箱:atlantiswu@gmail.com

相关阅读:
实现正义的成本太高了
赖昌星从偷渡走私犯变成了加拿大良民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治国经验
[西安e报:206期]一张西安贪官分布图
[西安e报:429期]中共廉政52条

Published by

26 Replies to “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1. 原文地址:http://weepie.bullock.cn,后面附有有补充。
    杀人就跟性欲一样,一次的快感不会就此结束。至于以后再做爱多少次都不一定是最初的感觉和需要,

  2. 原文地址:http://weepie.bullock.cn,后面附有有补充。
    杀人就跟性欲一样,一次的快感不会就此结束。至于以后再做爱多少次都不一定是最初的感觉和目的。

  3. 薄熙来是不忠不孝的文革余孽——告东海一枭
    余樟法先生:
      对于重庆的“打黑”,我一直本着少说为佳的原则,因为我不知真相。因为,没有新闻自由,难有真相。比如:黎强是不是黑社会,证据似乎不足。李庄律师是否有罪,证据也不足。重庆在“打黑”的过程中是否有刑讯逼供,重庆方面也没有拿出足够的证据来否认这一点。
      黎强以暴力抢夺市场,这固原有罪,但政府的立法对他公平吗?黎强经营的是正当行业,因此他不是黑社会。只有非法经营赌博、嫖娼、高利贷、贩毒等不正当行业的人,才是黑社会。黎强等草根在官僚资本的野兽丛林中讨饭吃,他以暴力抢夺市场虽然在法律上有罪,但在情理上令人同情,因为他是不得已。薄熙来并没有打击瓜分国有资产的黑官僚。而官僚资本垄断几乎所有的正当行业,因此,那些涉黑的人也令人同情。因为他们要吃饭而不得已涉黑。当然,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因此,涉黑的罪犯应该打击,但官僚资本垄断正当行业的市场规则也必须改变。当然,贩毒的人不能同情,但薄熙来似乎并没有打击贩毒的黑社会。
      薄熙来在“打黑”中有没有轻罪重判?你要知道轻罪重判也是冤假错案。薄熙来在“打黑”过程中搞公检法三家联合办案,这是违法的。公民违法虽然有罪,但不一定是黑社会性质。把不是黑社会性质的罪硬判为黑社会性质的罪,这也是冤假错案。政府的公检法在办案的过程中如果违法,那就是黑。因为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有舆论认为薄熙来搞黑打,这是有道理的。现在,没有律师敢为被薄熙来严打的人辩护,如果舆论不从道德上对薄熙来监督,薄熙来就会无法无天。
      你的岁数也不小了,应该知道文革的事情。在刚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的时候,全国一片欢腾,一片叫好。后来为刘少奇、邓小平翻案,也是全国一片欢腾,一片叫好。薄熙来的“打黑”,在薄熙来的舆论攻势之下,不明真相的民众也是一片欢腾,一片叫好。没有人敢对薄熙来有异议。但随着李庄律师的被抓,异议之声就越来越强,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吸取了文革的教训,不再接受“说你黑,你就黑,不黑也黑”的强权。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进步,而你跟着毛左派的民众瞎起哄,真是丢人!
      薄熙来为什么抓捕要李庄律师,就是为了掩盖“打黑”中的刑讯逼供。难道刑讯逼供不是黑打!在法庭审判定罪之前,被薄熙来严打的人只是疑犯,疑犯的人权也需要保护。殴打、虐待疑犯的行为也是违法犯罪!
      薄熙来的“打黑”是否是为官僚垄断资本服务,这还需要认真考察的。你在不了解事情的真相的时候高呼“薄熙来是人民英雄”,你要当心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做了官僚垄断资本的走狗。
      有一篇题为《对现状的分析——挤不进去,你永远是穷人》的文章,你应该读读。这就说明黎强等辈讨生活的艰难,真正的仁者应该同情、怜悯那些被薄熙来严打的人们。当然,在法律上打击黎强等人,我赞成,因为他们毕竟犯了罪。但政府不检讨,这不是仁!
      人之初,性本善。你不是信奉人性本善吗?那些被薄熙来打击的罪犯有没有人之初的善良本性?没有人天生就是坏人。这是儒教的基本信条。黎强等人走上犯罪的道路,政府有没有责任?马列毛主义和***理论就是叫人犯罪作恶,政府至今信奉这种歪理邪说,难道就没有罪责吗?
      《论语》有言:“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百姓有过,在予一人。”百姓犯罪,政府也有责任。这是儒教的当然之理。薄熙来的“打黑”,没有对政府的政策作丝毫的检讨,这是仁吗?这是爱民吗?
      怜悯罪犯,才是文明;仇恨罪犯,那是野蛮。仁爱也包括对罪犯的怜悯。仁者爱人,罪犯就不是人吗?儒教主张爱民如子。儿子犯错,父母责打。痛在儿子的身上,疼在父母的心上。薄熙来在“打黑”时,他心疼吗?不许律师为他的犯人辩护,这是爱民吗?
      至于薄熙来是不是仁者,我的答案是:薄熙来绝对不是仁者。像子路等先贤,孔子都没有承认他是仁者。薄熙来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能是仁者吗?
      薄熙来掀起唱“红歌”的运动,罪恶极大。即使“打黑”是功,他也是功不抵罪。何况“打黑”是不是功,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薄熙来掀起恶毒的红色浪潮,破坏社会的和谐,与极左派叛乱分子张宏良、黎阳等内外呼应,与*主席分庭抗礼,大唱对台戏,这是不忠。
      薄熙来是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的黑官僚,唱红歌的目的就是欺骗中国人民,维护那些披着马列主义外衣的黑官僚们永远垄断中国的市场、官场、和文化市场。逼得平民精英毫无出路,陷入永远的贫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样的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很难的。“君子固穷”是很难很难的。
      你东海一枭也是很贫寒,你想捧薄熙来的大腿挤进去吗?虽然“君子固穷”很难很难,我还是劝你要安贫乐道。不要鼠目寸光掉入陷阱。薄熙来的“好运”不会长久,因为不孝之人必受天谴。
      当孝敬父母。这是上帝耶和华的诫命。遵守这条诫命的人必蒙福,违犯这条诫命的人必将遭祸。
      孝悌是儒教的核心价值。你连这一点也不明白,你根本就不懂儒学。
      孝为为仁之本。不孝的人能是仁者吗?你东海一枭根本就不是儒教的信徒,你只不过利用儒学的大名欺世盗名而已。
      中国历史上长命的王朝,都以孝道治天下。因此,孝道不是私德。而是最根本的道德。“百善孝为先”。
      你说管仲“贪财怕死”,这是因为他家中贫寒,而且家中有老母亲要孝养。他的朋友鲍叔牙对管仲是完全了解的,但鲍叔牙仍然敬重管仲。何况管仲并没有贪不义之财。管仲与鲍叔牙合伙做生意,所赚的钱管仲得大头,这是鲍叔牙愿意的。政府根本就不该征管仲当兵。因此,管仲为了孝养老母亲而临阵脱逃在道德上是可以的。但军法上是不能容的。但管仲似乎没有按军法被处治,这是将军的错误。你不应该把道德与军法混为一谈。
      不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孝敬父母。文革的特殊历史时期也不能成为不孝敬父母的理由。薄熙来为了自保而与自己的父亲划清界线,这也是罪。这个罪可以因为文革的残酷而原谅,但殴打自己的父亲是大罪,这是不可赦免的。有此等罪恶的人,应该终生忏悔。国家也不该任用为官。
      在文革为自保而与自己的父亲划清界线,这固原因为文革的残酷而可以谅解,但这样的人也不宜当官。当官要行公义,行公义需要勇敢。在文革时与自己的父亲划清界线,这是无勇的表现。无勇的人不宜当官。从薄熙来的表现来看,薄熙来不是无勇的人。薄熙来与他的父亲划清界线,是为了他的政治前途。一个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对自己父亲忘恩负义的人是没有人性的人。这样的人不可信任。
      你说薄熙来已经忏悔了,这是你无端的猜测。薄熙来现在还在唱“红歌”,这是忏悔吗?红歌所表现的文化,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文化。至今还相信并推崇这种文化,这是忏悔吗?正是这种文化逼迫他当年对他父亲忘恩负义。薄熙来仍然崇拜逼迫他不认父亲的人,这是忏悔吗?
      马列毛主义就是教导人们无父无君的文化,就是煽动人们不忠不孝的文化,就是煽动人们犯上作乱的文化,就是以仇恨为基调的假、恶、暴的叛乱文化。***理论的实质,就是教导人们不择手段地追求财富。信奉***理论的人,哪个不贪?贪财、贪色、贪权、贪名都是贪。不信天堂地狱的人,没有人不贪。
      如果薄熙来打断自己父亲的肋骨,那就表明他是一个生性暴虐的人,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人。这样的罪恶是不可能靠自己洗刷干净的。只有信耶稣基督,才可以洗净这种罪恶。
      薄熙来是否真的打断他父亲的肋骨,这需要历史学家们去考证。你承认薄熙来曾经打断他父亲的事实,而又认为这是私德,这是极其错误的。
      中国陷入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是全体中国人民的罪恶。没有人是没有罪的。中国人民信耶稣基督,在人间赦免、饶恕以前的所有罪人,相信人死后必有审判,相信上帝耶和华必严惩所有罪人。这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像薄熙来之类的伪装正义的人“唱红打黑”运动,只能导致中国更加的黑暗,更加的邪恶。刘*晓*波的《零*八*宪*章》中的“转型正义”的提法,也是错误的。刘*晓*波一方面大谈“转型正义”,一方面又声称自己“我没有敌人”。那些要被刘晓波清算的人难道不是他刘晓波的敌人?既然不想树敌就不要讲什么“转型正义”。所有在政治上惩恶制恶的说法,都是没有根据的谬论。只有信耶稣基督,才能消除罪恶。
      此致
    张国堂
    2010年1月25日

  4. 原谅我 众甫 我不是故意歪楼的
    一个国家如果必须用严法来维稳的话 那这个国家也就差不多了

  5. 首先,废除死刑也不能从贪官开始废;
    其次,你看那些大贪官,有几个最终是执行死刑了?

  6. 大学上刑法时,老师也穿插讲了些国际上减少和废除死刑的话题。就记得这么一个结论了:减少和废除死刑从长远来看,是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但我现在不这么想了。

  7. 我想说作者就是一个大傻逼,学了点西方法学就把自己学傻了。。

  8. 判为终生乞丐,让他们遭受一下没有物质资料的生活,并不断受到众人的鄙视的眼光吧。这样对他们自己有教育意义,对其他人也有教育意义呢。

  9. 判为终生乞丐,让他们遭受一下没有物质资料的生活,并不断受到众人的鄙视的眼光吧。这样对他们自己有教育意义,对其他人也有教育意义呢。——————————–为了与真的乞丐有所区别,必须将其相貌不断公布于众,让大家容易辨认。或者发一套乞丐服给他,让他自生自灭去吧。呵呵

  10. 你个傻逼也不想想,你废除了贪官的死刑,让贪官一家减少了痛苦和不幸,那么这会让整个国家陷入了不公和不义!
    贪官破坏了社会的分配机制和平衡,造成的痛苦岂不更深?
    你个傻逼真是学傻了!!

  11. 让贪官一家减少了痛苦和不幸,但是贪官对钱财的贪婪,造成了多少个家庭的痛苦和不幸??
    庸儒误国啊!!!

  12. 看看文革就知道是腐儒误国还是愤青误国。至少腐儒从未致使国民自相戕害,反倒是愤青们搞的好人遭殃,鸡飞狗跳吧。说话是要有理智和逻辑的,可不是肚子里有气就满是屁的那种。

  13. 庸儒误国!文革就是一帮庸儒在被毛贼分化、瓦解之后,自作自受的恶果,当年你们这些庸儒不该背叛蒋总统。

  14. 感谢这么多人来骂我,说明贪官确实让人咬牙切齿,该死。
    ————————————————–
    免死不是发给贪官的福利

    INXIAN已经发了关于贪官该不该免死的文章,本质上说我的目的在于为更多的死刑犯呼吁免除死罪,贪官只是其中一部分,因为我个人是主张法律人道主义的,希望法律能够尊重生命和人权,从人性角度给予法律所约束的人们人文主义关怀。这听起来似乎有点理想主义了,但是我们这个社会那个人不曾怀揣理想,希望保有安全、生命、健康和幸福?而也正是这种理想主义,我想作为一个希望在未来逐渐取消死刑、酷刑者,我能够接受民众对于取消死刑的不理解。
    然而,这次的刑罚修正案真的谈到了取消死刑,我少有的欣慰,但我不确定是否能够持续,至少在许多人看来这是在为贪官免死做文章。比如,最近主办厦门远华案的海关总署前署长牟新生先生谈到了取消贪官死刑,有助于实际上惩罚犯罪,其次削减死刑已是国际趋势或惯例。比较同意他的说法,但是我希望读者不要被他和更多类似的谈话报道误导和引偏。
    为什么呢?
    第一,反对在削减死刑问题上持双重标准。对于削减和废除死刑讨论不是一两天了,多年来学者们主张废止或者逐渐削减直到废除,只有极少数还主张保留和加重,当然后面那票人基本都是酷刑主义者,就当他们很极端吧。从主流而言,知识界和社会开明人士是认为废除死刑和酷刑、尊重生命是国际惯例和必然趋势,可是我们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呢?首先,官方抛出来的“国情论”,中国不适合废除死刑是国情所限制。我想许多稍稍关注司法的人都会感到莫名惊诧,凭什么这就是国情,难道中国人和外国人生理有区别,适合挨千刀?还是比起那些不如中国已经取消死刑(至少减少死刑罪名或者死刑适用)的国家,中国人更加野蛮不堪、不服管教?那中国人真是白看了几千年的四书五经、儒家经典了,也不要在电视媒体上吹嘘中国人善良仁爱、知书达理、有着优秀的人文传统和礼仪了。因为国情论首先是在打自己的嘴巴子,哪有既肯定自己文明善良的民族还说自己是野蛮人或者刁民的?
    可是,现在取消贪官死刑上又不再国情论了,而是指向国际惯例或是国际趋势。终于有官员敢于通过正式媒体坦诚这一事实了,可是仅仅得出的依据是取消贪官死刑。看到没有,在当下经济犯罪或者其他犯罪多了去了,可是既然知道削减死刑有助体现刑罚的仁慈、保障生命权,为什么不一发说的明明白白,所有死刑罪名都需要逐渐削减才是国际惯例做法?因此,我们要旗帜鲜明的反对死刑问题上的采用双重标准。
    第二,坚决反对借用共识,忽略普遍问题,仅仅关注贪官死刑。现有的讨论看似只谈贪官死刑的存废,可是大家有没有发现,削减死刑这样的问题是被肢解的。只谈贪官,不谈死刑、酷刑的削减。其结果是这次讨论不能达到宣传削减死刑和刑罚人道主义精神的目的,反倒为取消贪官死刑做了“嫁衣裳”。从法律角度讲,可以接受支持削减对贪官的死刑,但是我们更希望司法改革一视同仁,继续推进,其他死刑也应当削减,应当作为一个统一的命题,即死刑该不该逐渐削减来向民众征集讨论,去改善民众对死刑的观念。讨论的目的是在于让民众更加知道什么是生命,什么是人性,什么是刑罚的人道主义,而不是他们最痛恨的贪官因此可以免死。我们应当通过统一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目的去进行死刑削减的讨论,消解每个人心中对于所有犯罪人的愤怒和惩罚态度上偏执,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讨论用人道的精神去为犯罪人留得生命和享有回头是岸的机会,而不是愤怒犹在,唯独贪官高兴。削减死刑不应只有这么一次,反而借着削减死刑的名义成为“贪官的福利”。
    这次刑法修正案还有一个重大内容就是75岁免死。这个新增加的规定使得免死从孕妇、未成年人扩展到了高龄老人,而这样的规定,其实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可以理解和接受。但是,请注意到,这和取消贪官死刑一个道理,在那个年龄段除了官员还有多少老人能成为法律上的高危人群呢?我们一直主张宽严相济的司法改革精神,过失的交通肇事罪名愈加严厉,可是民众意见很大的贪官故意犯罪问题愈加宽松。交通肇事属于过失犯罪,过失严重的需要以命相抵,而故意的贪污腐化、玩忽职守、损公肥私乃至于致使重大伤亡的,却逍遥法外,就不得不说,宽严相济不应只做关爱老人的道德文章。
    交通犯罪不是依靠死刑可以解决的,交通管理本来就有问题,再者在交通案件的司法处理上像“70码”哪样的先例至今还有很多网民没有遗忘。可是立法者似乎还是打算加重刑罚,就不得不令人对宽严相济的“宽”缺乏共识。就现有的交通肇事犯罪,刑法就已经具有威慑力,而交通事故仍然高发。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真正的原因之一是司法判决缺乏平等、严肃,不能给出一个令民众信服的判决,反倒使得官、富之人逍遥法外或者轻微处罚。而普通民众没有几个能开豪车、喝好酒还酩酊大醉上路的,普通民众也没有多少个能够飞扬跋扈的在大街上飙车的。所以交通事故还继续高发就在于,司法判决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使之震服,有了逃脱的先例和机会,能开车的上道还担心什么,至于那些开个小破车上路的可从来都是谨小慎微,再者即使嚣张也不相信司法机关会把他们怎么样。因此,即使把这种看似危害性大的罪名增加到千刀万剐,犯罪的还是那些群体,交通肇事依然会高发,希望司法机关和交通管理部门还是把现有的交通法规落实到位就好了。因此,这个“严”实际上毫无价值。还不如从司法审判体制上找问题,从城市的交通管理、驾驶证的管理上做文章。
    那么回到上面这个老人免死的问题就不需再深入了,只能说该宽的未宽,该严的未严。因此,从关爱老人的角度可以接受免死,但是不应当是75岁。首先犯罪时75岁和审判时75岁免死意义不一样。犯罪时75岁免死,基本都退休了,能有多大的公共危害性,大多数指向特定人,相对危害小,可是审判时75岁就不同了,可能还是60岁或者50多犯的重罪,危害性则可能较大,可能还存在职务犯罪。这个免死的年龄,按照我国刑法最长的20年刑事追诉期限倒回算起,最早犯重罪的时间可能还是55岁,想想看,这是人生事业最巅峰的时期,危害性和一个糟老头子比就不是一个可能等级了。因此,老人免死应当规定为犯罪时75岁以上的免死,75岁以前犯罪的,至审判时已满80岁的免死,刚好就把退休年龄算进去了,因为一般死罪的追诉期限无论如何都20年了,所以这样较为合理。否则跟为贪官发福利毫无差别。
    当然,最后要说明的是希望读者能把愤怒和应该怎么样区分开来,要有一颗善良仁爱之心,宽容别人也是关爱自己,谁也有过失犯错的时候,可是生命只有一次。撇开贪官们,多关心关心更多的普通死刑犯,他们也许已经忏悔、已经知道回头,他们也有老父老母无人孝敬,也有一双儿女无人关心。逐渐以宽容的心去削减死刑,为社会留点亲情留点人情味吧。

  15. 多关心关心更多的普通死刑犯,他们也许已经忏悔、已经知道回头,他们也有老父老母无人孝敬,也有一双儿女无人关心。
    ————
    这句话还算是人话。

  16. 查一下,有哪些高级领导年龄超过75岁了?我们就知道哪些人要获益了。

  17. 我认为对那些贪官的犯罪行为应该重判,向我们以前的毛主席、朱总理的那种对贪官的处理决心,该判的判、该杀的就要杀,如果没有这个决心,那我们国家在杜绝腐败的道路将是任重而道远,那样后果是很严重的,等到有一天老百姓忍受不了的那一天有可能就是社会动乱的日子到了!

  18. 该死的贪官罪怎能免呢?罪不可赦,他死有余辜,中国政府就这些地方做得不够。

  19. 大清朝北洋水师炮弹里装沙子的一幕正在从演!!
    一些贪官贪污受贿!已经达到疯狂的程度!
    绝对让13亿中国人触目惊心!祸国殃民 !毁我长城 !史上最敢贪的贪官,竟敢贪国家生产歼8歼11歼击机的钱!!
    我们的空军领导包括飞行员还不知那是有着重大隐患的战机,中航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八厂厂长杨勇英在现任厂长期间,肆无忌惮的贪污受贿.在生产国家重点型号飞机零部件军品其间.大肆进行贪污受贿.
    沈飞工人生产重点型号飞机零部件,需要资质认证,上岗培训.在考取了上岗证之后.才能上岗工作,生产重点型号飞机的零部件.而杨勇英确将党的方针政策当作耳边风,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贪婪无度,欲壑难填,见利忘义,权力寻租,与不法商人组成利益集团,失职渎职、营私舞弊,出卖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拿国家的国防建设当儿戏.更为严重的是杨勇英所招进的个体工厂工人.在一没有资质认证.二没有培训.三没有上岗证的情况下,大批量生产国家重点型号战机的零部件.看到这些一没有资质认证.二没有培训.三没有上岗证的个体工厂工人,盲目生产出国家重点型号飞机的零部件,组装的战机,正在祖国的各地.为保卫我国的领空而在执行任务.我们的空军领导包括飞行员还不知那是有着重大隐患的战机,杨勇英以牟取个人的更大利益,与国家的国防利益与不顾,严重地破坏了国家的国防建设.损害了领导的公信力,破坏了领导在民众中的公仆形象。严重触犯了国家的相应法律法规,其手段令人发指。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像这样明目张胆、不计后果无可挽回的犯罪,法律不能饶恕,人民无法原谅,空军驾驶员无法原谅.为了我们的国土,为了我们的国防,为了我们的空军,为了我们的空军驾驶员,为了我们的祖国安全,我跪求您们一起把上面的帖子复制并转发本帖子,举手之劳也能见义勇为。谢谢!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
    相信这是事实!希望有良知、爱国、爱家的朋友们,尽力所能及的力量,发出正义之声,大肆评论不能再当看客,强烈抗议,以求国家领导重视,并查处此案。同时恳求国家领导人出台相应的措施,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位卑未敢忘忧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