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礼人家婚礼上的口水面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的空间》,原标题《乾礼人家》,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分享!曾分享《咱们的大关中啊》】

西出西安,沿西兰路西行约55公里,就到了礼泉县,礼泉是咸阳的一个县,因境内有北周醴泉宫而得名。出礼泉往西有一条路,名曰礼(泉)武(功)路,当地人称备战路,大约是文革期间的老名字。再往西有五华里,就到了乾县礼泉两县的交界,一条宽宽的大水渠从南向北穿过这里,西边是乾县的地方,东面归礼泉管辖。西边宝鸡峡大水渠流过一个普通的关中小村,那里就是我的家乡。我的家乡离礼泉特别近,但却属乾县管,又离乾县城很远,这里的人只知礼泉而不知乾县,所以自称为乾礼人家。

说是家乡其实是老家,父亲十六岁从军离开家乡,已经快五十年了,而我也是一个西安生西安长的西安娃。这里是关中平原上一个普通的农村,村边的水渠里流淌着混浊的渭河水,晴天的时侯可以看见北面的九宗山郁郁葱葱,那里有李世民和他的昭陵六骏。每到傍晚的时侯满村就充满了淡淡的炊烟,其实大多是农家点炕生的烟而已。过去这里盛产小麦和棉花,平原地带,衣食无虞,冬天妇女纺棉花织土布,男人也和关中的其他农村一样,白手巾头上带。现在这里出苹果,红富士、秦冠,一到秋天,家家户户院里的苹果就象小山一样,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在西安,好的红富士是特别金贵的,可是到了这里没有人请你吃,不是吝啬,而是在他们的眼里太普通了,拿不出手。

虽说离西安很近,但风土人情和西安大不一样,无论是人情世故还是红白喜事。这里人结婚现在一般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青年男女要有媒人从中间说和,如果两边没有什么意见,男娃领女娃逛两回县城,吃俩回羊肉,事情就算成了,这也算是自由恋爱。然后就要过礼,大概就是彩礼吧,老家的亲戚说现在彩礼也要一万元左右,耍个媒人,两边不停的跑,无非是女家想多要,男家想少给。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男家越穷,女家就要的越多;男家越富,女家要的还少。现在拿女儿卖钱的事情已经没有了,男家穷,女家多要一些,无非是想给女儿陪嫁好让女儿将来好过一些。彩礼说好了就定亲,这里叫“换贴”,我没有见过贴,应该是生辰八字,两家的近亲一起吃顿饭,换了贴这个事就算是成了,然后就是结婚了。结婚需要拿着贴去叫先生看,先生会开一个婚单,长达几十项,大到几日结,小到去发廊盘头坐什么方向都有规定。

娶亲的时间在卯时,一般5时出门,不超过7时进门。这么早,娘家的亲朋好友是不来的,只接新媳妇,没有西安挤门之类的风俗,门口用麦草点一堆火,新娘从上面跳过去。新娘进门后,就要往新房里跑,大家都要去挡,如果挡住了就会不吉利,进了新房就上炕。再去接娘家的客人,等他们来时就已经九、十点了。这一天新娘都不出新房,吃饭有人送进去。中间只能出来一次做一种游戏,在一个木头的大红盘上扣着三个碗,一个扣钱,一个扣肉,一个是馒头,分别代表有钱、嘴馋和普通人,新娘去揭碗。碗刷了清油,很难揭开,往往要折腾很长时间。现在基本都扣着钱了,别人告诉我,哪个里面是钱,新娘早就知道了。

咸阳农村婚礼
咸阳农村婚礼(资料配图

婚礼的重头戏是吃饭,这里吃两顿。清早是面,晌午是席。席没有什么说的,无非是几个盘子几个碗。我十分喜欢面。这里吃浇汤面,就是平常说的汗水面(口水的意思),面是当地人自己挂的一种手工挂面,据说只有在冬天才能挂,面里放了咸盐、鸡蛋,经过和、揉、醒、盘、挫、拉、缠、抻、挂、冷、切等30多道工序才能做成。挂这个面,不但要有力气,还要有一手好技术。挂好的挂面用刀切齐,用一种草绑好。吃的时侯,搁在锅里下熟,捞出来用冷水过了(汤是不能喝的,因为有盐是咸的),用手每次捞一点(差不多三钱),在指头上缠成团,放在蓖子上。吃饭的人多,一次就放几十箅子。吃的时侯夹一个面团放在碗里,浇了汤再吃。

浇汤面玩的就是汤,汤里有盐醋味精和自制的调料,看起来好像很简单。菜就更简单了,只有切的很碎的蒜苗,和切成菱形的鸡蛋饼。鸡蛋饼摊的很薄,可以透过光。有一次,我们去给别人帮忙做饭,半夜饿了,大师傅说今儿给你吃个好的,凉调鸡蛋。只见他把摊好的鸡蛋切成丝,放了香菜,调香油,搁老陈醋。那个香呀,我这辈子就没有吃过那么香的东西,后来再没有吃过,西安的大饭馆也没有卖的。

用很大的锅把汤调好,再放油,不要放清油,更不用放香油,香油会破坏那种香味,全部放大油。大油要买上等的猪板油,切成小块,加花椒、小香、桂皮等12味调料去炼,炼出的油渣也放在里面,特别的有味道。啥都不搁,光拿这个油夹在热蒸馍里,比老樊家的肉夹馍美多了。

浇上汤之后再看那碗面,蒜苗是翠绿,鸡蛋是金黄,清汤上面清亮的油,挂面就像一条蟠龙卧在海底。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自然、协调,没有一点矫柔造作的感觉。面里是没有辣子红油的,开吃时面已经吸饱了汤里的滋味,酸香可口,清爽提神,越吃越有味,越吃越开胃。由于味好面少不喝汤,所以一人吃几十碗很正常,我就一个人吃过65碗。那么汤去哪里了呢?汤又倒进锅里了,加点蒜苗鸡蛋烧开继续浇面,周尔复始人的汗水(口水)就到锅里了,你吃我的汗水,我吃你的汗水,故名汗水面。据行家讲,这面刚开始没有后头的好吃,因为大家的汗水还没有进去,农村会品味的人往往会在最后再吃(【西安e报:395期】之3:不吃“涎水面”奖500元)。

乾礼的浇汤面和岐山的哨子面,一个酸辣,一个酸香,好比麻辣火锅和三鲜火锅,一个是美艳妇人,一个是亭亭少女,各有风采。客观地来说,我更倾向于乾礼的浇汤面。因为它比较平和,更像陕西人的性格,不张扬、不外露,实实在在。不管什么味道都不是特别的突出,但中和在一起就特别神气,这大概就是中国传统中的阴阳平衡、中庸之道吧。

相关阅读:
[西安e报:395期]涎水面咋就不卫生了
[西安e报:517期]一场简单质朴的婚礼
求婚的气球
结婚是一道“门”

Published by

21 Replies to “乾礼人家婚礼上的口水面

  1. 印象中的礼泉县很缺水,小时候去那里参加军训,每天只给供应很少的井水

  2. 另外,1楼的是宝鸡人吧,关中道上貌似只有宝鸡地区有削筋

  3. 轻抚8F狗头笑而不语!!

    午夜咖啡香
    香你妈的大血葫芦逼
    大半夜你都不怕把鬼招来了!

  4. 我们家也很近,约100里,我在扶风就吃过酸汤面,这是周朝以来民间防病接种免疫法的原始风俗的延续,谁家如果有独生子欲求平安,就要转变全村吃“百家饭”,就像如果一家下孩子得了天花,为了防止流行,就把病痂磨粉吹到无病的孩子们鼻孔引起接痘反映,从而产生抗体,避免爆发大病一样。吃“涎水面”也是基于此理,应该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国人三千年的好风俗,具有群众防病免疫的科学道理。它告诉世界人民只要是地球上自然界本身病菌病毒引起的各种疾病,人类自身就能抵抗。但由工业污染环境失衡引起疾病流行,或以再采用抗病毒素治疗,最终将破坏了人的天生具有的免疫能力。—石头大。

  5. 嘿嘿。原来也有这样的。
    这文章让我对回家结婚的忧虑又多了一层。

  6. 西安咸阳两地婚俗差别很大,西安的婚礼仪式已经大大简化了。

  7. 说实话,是看了口水面几个字进来的,没想到是陕西西安的一个县城的婚礼,缘分呐,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