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623期]灞河版“挟尸要价”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9月6日。1522年的今天,麦哲伦船队的18名幸存者乘最后一艘船返回西班牙,麦哲伦本人在前一年死于与菲律宾部族的冲突中。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环球航行,历时3年,证明了地球是圆的。1519年出发时整队有5艘船、234人。

[1]天要下雨,路要积水

一场秋雨,把西安、也把陕西从夏天带到了秋天。由于气象局预报这次雨季一直要持续到9号,省防总大惊失色,要求各级继续实行24小时防汛值班,把转移群众避险当成首要任务。对此网友评论:一下雨就转移群众,这日子可咋过啊,每年都要下雨的。

雁翔路附近被淹路面
雁翔路附近被淹路面

其实城市的日子也不好过。《第一新闻》迅速发现了几个积水点,并实地调查了红旗东路深达一米的积水点。路面被淹而问道市政的经期贴也再次出现在论坛里,对于类似的疑问,今天市政面对《第一新闻》给出的回答是,1、雨量大;2、积水点地势低汇流大。这位市政人员应该重新学习一下现象和原因在语义上的区别。

去年【西安e报】(197期之1)在大雨倾了西安城的时候就问过,为毛年年下雨年年淹呢?我也不想问了,我就是希望明早上班时20分钟的路,不要再让我花一个小时。

[2]大雁=大野鹅

本月最具争议翻译应该颁给大雁塔。有人发现路牌上大雁塔的英文是big wild goose pagoda,再翻译过来后是“大野鹅塔”,这个发现让一群人笑得打跌,他们的建议是既然英文里雁鹅不分,那为什么不直接用dayan pagoda呢?

big wild goose pagoda

不过在@新周刊的评论里,这件事已经被升级到了信达雅等高级翻译问题,以及知名文化建筑的翻译要保持文化气质。更有人觉得干嘛宠着老外,直接拿去主义,叫“dayan ta”好了,一味儿意译是不自信的表现。还有人发现西安公交车报站、旅游景点和路牌都不一样,其实官方也很糊涂吧。

如果说官方轰轰烈烈的大都市宣言大多是空话套话,这件小事却彰显了西安市民们对于细节的注意,文明就是从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里体现出来的。这事也许会引发天朝国家级译名标准的生成,也许不会,谁知道呢,倒是我们都知道了《野鹅敢死队》其实就是大雁敢死队。

[3]陕西周开张

大雁一出,完全夺走了世博会陕西周的风头。这件大事,发生在今天,将持续至10号,赵省委书记、赵代省长、景副省长均出席了陕西周的开幕式,陈市长宝根在媒体见面会上向各路媒体大力推介了明年的西安世园会,全文在这里,很长,请慎读。陕西周这几天里,绝大部分是演出,期间会现场派发优惠陕西旅游门票。

向外推广陕西和世园会,这是件好事,只是在这个营销策划手段倍出的时代,这种推销是不是太老土了?领导们的来去吃住、开幕式的费用、现场派发的优惠旅游门票,这些陕西买单的流水般花出去的银子,就真的能起到效果吗?

换个推广手法吧,上条的翻译对于大雁塔是多么好的旅游营销手段啊

[4]大学生村官被忽悠

按照国家公务局下发的通知,陕西今年起大学生村官考公务员,可以报考定向考录的职位,但不再加分。这意味着大学生村官在考公务员上没有分数优势了。有大学生村官写信给陕西相关部门,认为此规定出尔反尔,使得政府缺乏公信力。

对此,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负责人解释认为这对大学生村官反而是好事,1、加分已经泛滥,都加等于没加;2、陕西公务员考试录取比例30:1,定向录取仅7.4:1。

从上面的解释,我们可以看出一点,加分很泛滥,但是取消加分并不能使得公务员考试的更透明更公正。公务员考试想要更公正,关键在于种种不公开不透明的环节的阳光化。取消加分只是一个头疼医头的措施。

而且大学生就业难,能前来支援西部的大学生村官们大多来自农村,他们希望能通过吃苦从而得到加分。可惜的是,他们再次被忽悠了。

[5]不能忽悠群众

从8月10号开始,西安整治“双十乱”,为期100天。前两天孙市委书记青云在视察火车站等地表示不能忽悠群众,不但要问政于民,还要取信于民。

今晚21:08分,河北网友“手机用户689932”在他的围脖里说了这么一段话:

火车站

[6]挟尸要价被阻

西安版“挟尸要价”又再现江湖了。彬县一名18岁的小伙和工头去灞河游泳,结果溺水身亡。捞尸队要价8000元,工头借口凑钱溜走,只余小伙的父亲因凑不出那么多钱,只好在河边苦等尸体浮上来。30多小时后,尸体浮出水面,捞尸队再开价6000元,旁边一个村民孙站民(音)气不过,跳进水里,将尸体捞了出来。此次捞尸队挟尸要价被阻

那位村民很高尚,但挟尸要价这种事在西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是每次都会遇上这样一个好心人。网友们指责政府公共救助缺位,我倒觉得未必非要政府来做这件事,什么事情政府都来插上一手,一个臃肿的大政府必然会出现,现在已经出现,也不见得做的好。既然捞尸市场是市场导向,那么完全放开这个市场,让捞尸者们竞争,未必不是一条道路。

PS:上次我在e报里讨论“挟尸要价”(695期之6)时,因为当时信息的不完全,我对《华商报》有情绪,在这里我向它道歉,但是即使是现在有多如牛毛的信息,我仍然认为老渔民没有错,张轶的照片真实,但图说的细节却非真实。那张照片将老渔民钉在了耻辱柱上,但是如果他确实没有做那样的事情,作为一个弱势的不能为自己辩解的老人,他的利益又如何维护?

[7]辛苦钱

所有的劳动都应该得到报酬,捞尸如此,售楼也是如此。西安的售楼小姐们每月能拿到多少收入呢?这篇文章的标题很惊悚,《西安一售楼小姐自曝:销售额500万月收入7500》。

而实际上,首先售楼小姐们真正拿到手的以银行实际到款额为准,其次没有新项目时,每月只能拿到1000多元的底薪。即使是在市场好的情况下,长的好未必就业绩好。网友评论:赚得都是辛苦钱!

[8]知识不能改变命运

八年前从西安交大肄业的湖北青年杨峰今年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以29岁高龄重读大学。当年他从西安交大肄业,在西安飘了5年,一无所成之后回家,父母给他找了份扫街的工作,他不愿意去,然后复读,现在重上大学。

无论是杨峰自己还是文章本身都把他肄业的原因归于“网游”,这是一个相当“政治正确”的选择。它隐藏了好像商业公司一样的大学教育体制中的缺陷,也隐藏了学生在面对大学和社会时看不到前路的绝望。

杨峰最后说,他觉得知识改变命运。将来他就会知道,他错了,知识只能延迟命运,一星儿半点儿都不能改变,那个41岁的农民工研究生就已经知道了。这里不是美国,不是每人一个只要努力就能实现的美国梦。

[9]又一个实名举报的个案

安康汉滨区77岁的老人罗先仓3年来一直实名举报两名村干部涉嫌贪污集体资金28.9万,然后举报能被处理就成了他的美国梦。这两名村干部一名换届落选,一名被免职,但都依然逍遥法外。即使是罗先仓还要对记者说明,他和两名村干部并无私人恩怨,举报完全处于打抱不平。

这事其实咱们都见得多了,媒体的插手,此事大概会很有出来个结果。媒体展示了强大监督功能,罗老先生心愿得了,贪官大概会被判刑,被成为地方反腐的数字之一。而贪污的新闻,依然会不断见诸报端,麻木我们的神经。

[10]臊子面教程

最后放上臊子面视频教程,吃饱喝足后做梦去吧。

Published by

55 Replies to “[西安e报:623期]灞河版“挟尸要价”

  1. 沙发·····························(连续两天哦)

  2. 为何都是社会的阴暗面呢?也关注下社会积极向上的一面呀

    搞的人都没信心了

  3. 每天读e报的心情跟上坟一样沉重

    这期比起我以前写的,没那么严肃吧。我觉得我这期很有点儿理性之光哎。要不,下期来个搞笑版的?搞笑是我的弱项哇~~~ ——阿九

  4. 话说我昨晚做的就是臊子面,作为一个宝鸡人会做臊子面是件光荣事。

  5. 坏的榜样传染的速度真是快啊,也不能全怪捞尸队,他们最后所得的钱大部分是要上贡的

  6. 当今社会道德已经完全沦丧,莫有底线了!一切向钱看,拜金至上。

  7. 公务员何必欺骗公务员呢?
    大学生村官们被忽悠了吧,不要相信共匪!一定不要相信!

  8. 还好,捞尸队还没形成黑社会,要不非收拾管闲事的

  9. 悲催的娃~~~~~~~话说我认识的一个朋友 交大大二被劝退最后回去考清华了~~~

  10. 人们总是对命运抱有太多期望,知识不是让你飞黄腾达的,仅能让你温饱而已,但如果没有知识,连温饱都……这里是中国,没有美国社保。

  11. 没做过售楼,不清楚。但是听说我们公司初期楼盘很多销售做了一年半载都买宝马了。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伟大领袖共产党的领导下,出现这种情况很正常~!

  13. 有些绝对。知识是可以改变命运的。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14. “市政人员应该重新学习一下现象和原因在语义上的区别”,经典阿九语。
    大雁翻为“wild goose” 字面上是绝对无误的,至于意译和音译的问题是乐山或乐水的区别,阿九不应该笑翻,

    谢谢夸奖。
    笑翻是陈述语,是网友认为此翻译有问题。我个人觉得没什么,怎么方便怎么来比较好。——阿九

  15. 夏天完了啊,真伤感。转移群众避险说得应该不是市内,而是一些可能有危险的区域吧。不过西安市内的排水系统真的不好

  16. 当盗贼肆行于市之际,好人只能犹如做了贼似地潜行。

  17. 关系、背景、人脉,哼,偶都习惯了,这一切 ,有的人~靠自己本事能死呀!

  18. 小时候每次吃席就等着哨子面,反而对于后面的肉啊菜啊什么的都不怎么在乎,现在还是非常喜欢吃,那个香啊~~~!

  19. 看着看着觉得这个记者太是差劲了。问的都是什么问题呀。简直是一点做菜常识都没有。还是女的呢。真是无法说了。不过也可能是让观众清楚一点吧。但愿是后者了。

  20. 明白了这老太太的调味就是花椒粉和八角粉,到最后连女娃都忍不住问了句八角粉在陕西是经常吃吧,太逗了。每环节必放的还有调色酱油,还有那时髦的来个味达美。

  21. 知识只能延迟生命,对于改变一点意义也没有…这里是中国,没有美国梦…
    ————
    +1

  22. 捞上来以后还要被火葬场大赚一笔,死不起是真实的。真正的挟尸要价是垄断企业火葬场了。

  23. 我以一个正宗岐山人的身份说,她的肉的做法不对啊。臊子面之所以叫臊子面,就是应为有臊子肉。而这老太的做法其他都没问题,但最关键的肉的做法完全就不对嘛。。。无语了

  24. 个人觉得,挟尸要价这事真的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死者为大,人家家里都死了人了,还去发这样的死人财,人道上太说不过去了。
    交通部门不也有拖车帮忙解决车子抛锚等问题吗?他们也没开口就是上千的啊。
    感觉,发死人财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