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625期]一次值得纪念的围观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9月8日。1945年的今天,有“东京玫瑰”美誉的户栗郁子小姐被捕,这个日裔美国人在二战期间用一口流利的英语通过“东京广播电台”向美军播放思乡节目,她那温柔、机智、诙谐、幽默的播音风格极受美军欢迎,竟成了太平洋战场上最受欢迎的一档节目。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被判刑的叶倩彤姐姐…废话少说,我们进入西安时间——

[1]围观更有力量,未必非要进场

9月8日上午9点,一场两毛五分钱引发的“听证会”悄悄地进行了。可不要小看这两毛五分钱,它是事关全陕西亿万民生的大事——陕西的民用天然气价格涨还是不涨?涨多少?如何涨?貌似都将在这次听证会上做出裁决。

其实,这次听证会的保密工作做得挺好,不仅限制了普通市民前去围观,连媒体的采访和报道也是受到限制的:第一,需要提前报名;第二,每个媒体只有一个名额。尽管有诸多限制,聪明的西安市民和网友还是将听证会的与会者名单“肉”了出来,并直接公布在了华商论坛古城茶秀里。INXIAN更是早早地做好准备,计划在听证会的现场进行微博直播,由于现场盘查得太严,连华商网的记者杨毅和朱羽喆都没能混进去。

这并不影响包括INXIAN在内的西安市民对整个听证会进行“围观”,我们不能去现场,但是我们可以打电话向与会者表达意见,以楚云长、老杨、老虎3721(:对话第94期主人翁)等为首的一批西安市民,他们将官方公布的23个与会者的电话打了一遍,向他们传递了“不希望涨价”的民意,为数不少的与会者也承诺“一定要把这些民意”带到。楚云长他们还把每个通话的结果都同步到了网上,让与会者的承诺暴露在昭昭日月之下。

9月8日这天终于来到了,不出意料,INXIAN特派的现场直播人员被拒,楚云长、杨恒、老虎3721等人也被拒。虽然没能进场,围观也有力量,楚云长、杨恒、老虎3721等人在场外用一种非常简陋的形式,再次表达了“反对涨价”的民意

听证会上的围观群众

就在22位(注:由于查出来一位消费者代表是天然气企业员工假冒,故被撤销与会资格)与会者闭门开会的时候,一时传来了“涨价已经内定,只是走秀走过场而已”的“谣言”,网友“多布”评论说:所谓听证会,就是涨价会;所谓消费者代表,其实是涨价方代表!

听证会之后,机灵的杨毅、朱羽喆拦截住了多位听证会代表,这之中有省人大代表张彩凤注:支持上调两毛三,不支持上调两毛五)、省政协委员张万准注:他提议在上调价格之前,应先给贫困群体出台一个用气的补贴政策,不应说涨就涨)、消协代表张正佑注:他基本同意上调价格)…

听证会的结果暂未公布,现场传来的消息让人欣慰:传言中的一片和气并不存在,部分与会代表确实是传达了民意,并据理力争了。我们也要看到,种种迹象已经表明:涨价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我们没能进场,我们却用“围观”表现了力量,我们无法改变“内定事实”,我们也可以让内定者心里产生少许的恐惧和不安——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吧!

[2]地沟油第二轮打击运动

今年3月份,西安市针对中国第四大炼油企业中地沟油进行了一轮打击(467期之本周事件单元),现在,轮到省上的老爷们出手了。日前,陕西省政府下发了《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实施意见》,明确要求:各区市统一领导,以县(市、区)为单位组织实施,建立市(县)长负责制,对地沟油再出重拳!

除了给各地二把手(注:一把手是书记,还需要再强调吗?)一把尚方宝剑,这个意见还要求各地媒体对炼制和使用地沟油的企业、商家给予曝光。获悉这条消息之后,我市各大媒体都暗自窃喜:敲竹杠的机会又来咧!

[3]一直在调控,总是在失败?

7月份,西安房价上涨了743元(590期之1),8月份呢?西安市房管局的数字是162元,两个月的累积涨幅超过了900元。对于这个数字,大家可信也可不信,因为,如你所知,媒体、房地产商、政府是一条利益链,炒作的技术非常娴熟了,配合得也很默契了。你想:连售楼小姐都月薪才千把元…一切不言自明了吧?

调控又失败了

[4]娄副威武

从工信部过来的京官娄前副部长勤俭先生,在经过了陕西省人大常委会的无记名投票表决之后(613期之2),正式被任命为副省长,而且位列除赵正永省长(代)之外的其他各位副省长之前,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

自此,陕西省的各位长官排名如下:赵省委书记乐际、赵代省长正永、娄常务副省长勤俭、洪副峰、朱副静芝、郑副小明、吴副登昌、姚副引良、景副俊海、秦秘书长正。

面对3000万陕西人民,娄勤俭为“成为一个陕西人感到自豪”,据说陕西是让他感触最深的地方——他第一个获得国家科技奖的项目,是在陕西工作一年后的成果;第一个参加国家重大工程项目,是和陕西西安重型机械研究所合作的项目。

[5]介到底是啥疫苗?

在卫生部出门澄清之后(624期之3),陕西省卫生厅也出来发话了:给全陕西适龄儿童注射的麻疹疫苗强化免疫疫苗是来自兰州的,不是美国的,大家放心去注射吧!

这接二连三的澄清反而让人生疑了,网友“啸啸妈”说:“越是这样说越是不放心!‘国产的’三个字已经在人民心中是不放心的意思了。”还有人说:我宁愿注射美国的有毒疫苗,也不想注射“国产的”。

更有人联想到了陈冠中先生的那本在大陆不能公开出版的书——《盛世·2013》——里面预言了一个神奇的未来,就是通过欺骗国民注射各种“和谐激素”实现了一个人类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世!OMG,不会是真的吧?

[6]第十四届陕西省运动会结束

第十四届陕西省运动会从7月18日开始至9月8日为止,全部比赛已经结束,历时53天,共有45个代表团的4736名运动员参加了25个大项、615个小项的比赛(注:北京奥运会才302个小项)。咱们西安市当仁不让地拿到了金牌和总分的双冠,其中金牌168、银牌159、铜牌123,总计450块。这成绩,真是呱呱滴~

[7]丁家的台球馆

丁俊晖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应该感谢他那个精明的父亲。在中国没有几个老爹敢让儿子不好好读书,专门去打台球,老丁就敢这么搞,而且还赌赢了。现在,精明的老丁又把精力转移到了台球馆:9月8日夜,丁氏家族的第九家台球馆在西安城墙南门开业了。还记得当年咱们段副市长的大唐芙蓉园么?也是从南门城墙广告进入大家视野的(311期之1)…

[8]一场环中的自行车赛

“环陕自行车公开赛”的倡议(600期之民生单元)没了下文,“环中国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却要从西安开始启程了。9月10日,来自全球各地的100多位车手将从西安出发,经华山-三门峡-洛阳-郑州-泰安-石家庄,抵达天津,结束比赛,整个赛程约1800公里。

环中自行车赛

这个赛事的赛程、规模、影响力都还很小,作为大赛的组织者,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自行车协会的志向非常远大,他们计划用3-5年的时间,将赛程覆盖到全国,用5-8年的时间成为国际知名赛事。各位西安的娃儿们,你准备好了么?想不想做“自行车赛场”上的“丁俊晖”?

[9]第22个友好城市

厄瓜多尔昆卡市和西安正式结盟,成为西安的第22个友好城市(via:维基百科),和西安结盟的友好城市数量,高居国内领先地位(70期之7)。

印度尼西亚画家阿凡迪的作品《昆卡》
印度尼西亚画家阿凡迪的作品《昆卡》,估价75万港元

[昆卡简介]昆卡是厄瓜多尔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这里曾经生活过南美洲最古老的人群,昆卡古城在1999年被评为联合国文化遗产,市中心现在也维持着古老的原貌(注:光这点就够西安人汗颜的了)。

[10]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人民币

教育部在官网上发出倡议,要求各地教师在教师节期间不要收礼。这咋可能呢?如果倡议有用的话,中国早就实现《和谐·2010》了,何必费劲整那《盛世·2013》?

Published by

60 Replies to “[西安e报:625期]一次值得纪念的围观

  1. 我对房价早已经不感兴趣了,恳请e报不要再写类似的房价涨幅新闻

  2. 我只能说上涨下涨 作为中间企业无利可图 气源企业笑了 终端企业也笑了

  3. 本来就是内定好的..那些什么选举啊乱七八糟的都是做样子..某国下届领导人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定好了..

  4. 向楚云长、杨恒、老虎等人致敬!!
    公民社会就是这样一步步建立起来的!
    我们不能进场,围观更有力量。

  5. 免费疫苗?
    呵呵,对于政府免费要我去做的事情,我还真担心呢。
    说不定还真是“和谐激素”产品。

  6. 我家孩子拒绝打针,不管是美国造还是中国造,这类不知道是干啥的疫苗坚决不打

  7. 1、我家孩子拒绝打。2、《盛世》里何止是注射,简直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想就脊背发凉。3、最近我常常在想书里的情节,真实的好像就要发生一样,绝对是一本神作。

  8. 这几位到场的围观网友令人佩服。

    看来舆论环境真的变好了,他们都不需要带着口罩围观了。

    好和谐的社会啊!

  9. 感谢去现场围观的各位市民!
    将听证会放到周三工作日,就是为了给围观添麻烦吧?

  10. 听证表达已充分 调价决策请谨慎

      陕西居民生活用天然气价格听证会落下了帷幕。值得庆幸的是,在听证会上,与会代表基本没有辜负公众的期盼,大多数代表基本都对涨价方案表达了异议,主张不涨或者少涨,而且坚持要求应该拿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证明涨价的必要。

      这样的听证过程是值得肯定的。在此前各种听证会中,逢听必涨已成规律,进而使得听证会获得了 “听涨会”的别称,甚至老百姓一听“价格听证”便本能地想到该采购囤积了——— 本次天然气价格听证之前不少地区就上演了民众排队购气的一幕。正如此番一位与会代表所言,每次听证的结果都是上涨,使得人们都不愿意来当这个听证代表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听证会上能够听到如此多的反对之声,能够将很多市民的反对意见带到会场之上,这是难能可贵的,也侧证了政府组织者的胆识和诚意。

      但必须清楚地看到:价格听证会场上的表现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更重要的环节,是如何将听证会上的民意落实为最终的政策。听证只是一种程序、一个平台,理想的听证是能够影响最终结果的听证,而不是会场上群情激奋、反对四起却丝毫不能改变结果,甚或连一个不能改变的理由都看不到的听证。从这个意义上讲,听证会上的民意表达已经很充分,全省老百姓都将把目光聚焦于决策者——— 看你究竟怎么对待“民意”、到底怎么实现科学决策、民主决策。

      调价决策应谨慎,这是有规可查的。《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价格决策部门定价时应当充分考虑听证会提出的意见。听证会代表多数不同意定价方案或者对定价方案有较大分歧时,价格决策部门应当协调申请人调整方案,必要时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再次组织听证。回到此次天然气听证会来说,一个基本事实是,大部分参会者对申请人提出的方案持反对或商榷态度,对涨价的必要性、合理性、监审报告的公正性等方面不同程度存有意见。相关方面应该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协调申请人调整方案甚至再次听证。什么时候拿出的方案能被各方普遍接受了,什么时候给出的证据能充分说服人了,“价格听证”才能算完美收场。

      坦率地讲,对于绝大多数公众来说,在物价飞涨的今天,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居民用天然气价格微调。某种意义上,与其说公众是在乎涨的那些钱,还不如说在乎的是你是否能够拿出让人信服的理由,以及是否拥有一颗真挚的“民本”之心,将成本压到了最低、给民众让了最多的利。

      在各地听证会一派“和睦”、一致同意的背景下,陕西天然气价格听证会上可以听闻反对、可以呈现民意,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奉上我们的敬意。不过致敬之后,我们仍然心怀期待,期待决策者能够继续发扬这样的传统,在后续工作中能够严格按照法律、充分尊重民意来处理好听证会之后的事务。该给的理由,一定要给;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好;该有的慎重,绝对不罔顾民意搞冲动——— 也希望我省相关部门,有决心、有智慧开出一个“经典”的听证会,给各地做做表率。

      听证会上,高声喊出“我反对”的代表获得了全场唯一的一次掌声。同样,如果整个听证的过程、定价的过程都能够“善之又善”,那公众给予的,绝不会是板砖与怀疑,而是鲜花与掌声。

  11. 人们原本指望通过中石化新建输气线路打破之前中石油的独家垄断,从而获得实惠,未料两家“共和国长子”却成功实施了共同“致富”,一项耗费国家巨额资产的重点基础设施,最终还是沦为两家企业市场化“垄断”的工具。

  12. 漏了王侠,这是很大的政治错误啊。
    王侠负责纪检和审核,这个权力也不小。

  13. 网友“啸啸妈”说:“越是这样说越是不放心!‘国产的’三个字已经在人民心中是不放心的意思了。”
    ————
    +1
    免费之下,必有阴谋。
    我向来都怀疑政府的真实动机。

  14. 为什么我们都不相信政府的免费疫苗呢?
    为何还有人说疫苗是美国的毒药呢?
    我猜这是政府的毒药吧?

  15. 说说我吧,平日闲混网媒,貌似有社会正义其实最怕组织纪律,徒有豪情与冷血而已,属于聪明而狡猾的家伙,这次跟几个朋友无意知道天然气涨价一事,起先也很漠然,倒是楚云长一个劲的发这类信息,败坏了我泡妞的兴致,呵呵,遂应付几句,没想到云长的热情感染了我,冥冥中受到一次公民意识的启蒙。早先说鲁迅也是从围观受到的启蒙,不敢攀比到有奢望,有时看到为社会公义一路奔波呼喊的人像是“疯子”,我们都知道的鲁迅两个故事,一个漠然看杀头的群众,那不是围观的大义,围观是力量的沉默。在一个是铁屋子的呐喊,唤醒沉睡的人民,这不是疯子,疯子没有先知的痛苦。

  16. 围观就是力量,干的漂亮。更正一下国内石油公司一共五家,第四大是延长,第五大是中地沟油,对于中地沟油实力如何,可以继续讨论。

  17. 尝艳羡传承的巴士底狱革命精神的法国国民,反倒忽略了自己历史上波涛骇浪进步的足迹。大风起于青萍之末,薪火相传的是有公义的小人物,谁说没有第二个辛亥,没有第二个五四,我看到为公义奔波呼号的人,看到公民意识在觉醒,我看到中央对改革一往无前,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不在悲观,中国大有前途。

  18. 听证会举办地点也挺有意思,朝凤厅,嘲讽听?注定一场笑话的会议~~

  19. 想进听证会的大门,请先带好“套子”先,不“安全”的进入生出“怪胎”怎么办

  20. 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中国儿童的麻疹疫苗接种的回复

    吴先生,你好,
    我从在日内瓦的同事那里得知你的联系方式。下面是我对你的问题的一些回复。

    对从8个月到14周岁年龄组的儿童接种的策略的依据是什么?

    中国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来改善常规接种制度,以覆盖所有儿童。但是,我们知道,有些儿童仍然没有接受所有必要的接种。在流动人口和居住在偏远地区的人群中尤其如此。这个全国范围的宣传活动可以帮助确保在中国的每个儿童接种麻疹疫苗,使麻疹病毒停止传播。

    人们很容易忘记麻疹会造成的严重后果。患麻疹的儿童会出现失明、耳部感染、肺炎、腹泻或者脑炎等问题。在工业化程度较低的国家,每一百例麻疹病例中会有一到十例死亡。在工业化国家,每一千例麻疹病例中会有一到三例死亡。

    在这次宣传活动中,根据权威机构认为麻疹感染的风险最高的人群,各省的目标年龄组各不相同。大多数省份把目标接种人群确定为8个月到4周岁大的儿童;有些省份的最高年龄则达到14周岁。

    为什么还需要后续接种?

    因为约有15%的接过种的儿童未能从第一针获得免疫,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在全球范围内推行接种两针麻疹疫苗来确保儿童获得免疫。理想的做法是,在儿童8个月大的时候打第一针,在18到24个月的时候打第二针。人类的免疫系统可以轻松地处理好多次或者重复接种。

    目前在中国使用的疫苗跟之前使用的一样吗?

    因为世界卫生组织没有参与这次宣传活动的实际执行,所有我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我们在进行监测,并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欲了解关于此次活动的更多信息,请与中国卫生部或者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系。

    在中国使用的疫苗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批准吗?

    世界卫生组织不会对在某个特定国家使用的疫苗进行批准或者支持。这是国家监管机构的责任,在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给国产疫苗发放许可证。

    有没有什么安全方面的担心?
    没有疫苗是100%无风险的。通常来说,麻疹疫苗是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已经有以数百万计的人接种过它,而且我们有近50年的使用经验。

    疫苗的安全性取决于良好的生产规范、存储规范、运输规范和管理规范。近些年来,中国一直非常努力确保它的疫苗产业监督达到国际标准。如果比较麻疹的风险和接种的风险,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最好还是让他/她的孩子去接种。
    在其它国家,有没有正在开展宣传活动?

    有。从2002年起,美洲地区就开展了类似的宣传活动来减少麻疹。1996年,非洲南部的7个国家报告了60,000例麻疹病例。在进行全国范围的强化免疫后,到2000年,报告的经过实验室确认的病例总数下降到了117例。更近一些,从2000年到2007年,在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地区,死亡人数据估计减少了89%,这要归功于此类接种宣传活动。

    为什么父母们这个宣传活动的信息如此之少?(编辑注:我们询问的是“为什么此次疫苗接种时间如此紧迫?”)

    中国规划麻疹强化免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2010年4月22日,中国全国计划免疫日(4月24日)两天前,中国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都提到了此事。最近数周和数月以来,省和地方各级卫生部门也开展他们自己的准备和通知的工作。

    谢谢,

    薇薇安(Vivian Tan)
    薇薇安·谭(Vivian Tan)
    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区沟通官员

    以下为英文原文

    Hi Mr Wu,

    I got your contact from my colleague in Geneva. Please find some responses to your questions below.

    What is the rationale for the strategy to vaccinate age groups 8 months – 14 years?

    China has made great efforts to improve its routine vaccination system to try to reach all children. However, we know that there are some children who still do not receive all the necessary doses of vaccine. This is particularly true in the migrant and remote populations. This nationwide campaign can help to ensure that every child in China is vaccinated against measles so that the measles virus will stop circulating.

    It is easy to forget how serious measles can be. Children with measles can develop blindness, ear infections, pneumonia, diarrhea or encephalitis. In less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1-10 out of every 100 measles cases will die. In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1-3 in every 1000 cases will die.

    In this campaign, the target age group varies across provinces, depending on who the authorities feel are most at risk of getting measles infection. Most provinces are targeting children aged 8 months up to 4 years; some through to 14 years.

    Why is there a need for a follow-up dose?

    Globally, WHO recommends two doses of the measles vaccine to ensure immunity, as about 15% of vaccinated children fail to develop immunity from the first dose. Ideally, the first dose should be given at 8 months, and second dose between 18 to 24 months. The human immune system can easily manage multiple or repeated vaccinations.

    Is the vaccine being used in China the same as used previously?

    I don’t have that information as WHO is not involved in the actual implementation of the campaign. We are monitoring and providing techncial support where needed.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operations, please check with China’s Ministry of Health or the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as the vaccine being used in China been approved by WHO?

    WHO does not approve or endorse vaccines for use in a given country. It is the national regulatory authority, in China’s case the Stat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which is responsible for licensing domestically produced vaccine.

    Are there any safety concerns?

    While no vaccine is 100% risk-free, the measles vaccine is generally a safe and effective vaccine which has been used to vaccinate many, many millions of people and with which we have almost 50 years of experience.

    The safety of a vaccine depends on 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s, good storage practices, and good transportation and administration practices. In recent years, China has worked very hard to ensure that oversight of its vaccine industry reaches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If you compare the risks from measles and the risks from receiving vaccine, most people conclude that it is best to allow his or her child to be vaccinated.

    Are there campaigns going on in other countries

    Yes. Similar campaigns in the Americas helped to eliminate measles from that region in 2002. In 7 countries of southern Africa, 60,000 cases of measles were reported in 1996. Following nationwide supplementary immunization, the total number of reported laboratory-confirmed cases dropped to 117 by 2000. More recently, such campaigns contributed to an estimated 89% reduction in deaths in the African region of WHO from 2000 to 2007.

    Why were parents giving so little notice about this campaign ?

    China’s measles supplementary immunization has been in the pipeline for a while now. Th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HO both mentioned it in a press briefing on 22 April 2010, two days before China’s National Immunization Day on 24 April. At different levels, provincial and local health authorities have also been making their own preparations and announcements in recent weeks and months.

    Cheers,
    Vivian

    Vivian Tan
    Communications officer
    WHO China

    感谢 译者的小米,Fuge,David Peng,还有Peter Guo,Andrew以及其他所有为此问答提供帮助建议的朋友。
    ~自曲新闻

    如有任何人想转载,我们欢迎你将此信转载到任何网站,论坛,博客。请注意保持原信完整。

  21. 国产是质量的保证就好了,希望能有这么一天,说到国产就让人自豪!

  22. 陈冠中先生的那本在大陆不能公开出版的书——《盛世·2013》——里面预言了一个神奇的未来,就是通过欺骗国民注射各种“和谐激素”实现了一个人类史上从未有过的盛世!OMG,不会是真的吧?

    ————————

    +2012!!

  23. 他妈的,光省长就六头了。
    一个加利福尼亚比整个中国还富,才几个州长?一共就正副两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