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女儿到外地去上学

原文首发于《艾香的空间》,感谢作者“郭君”的原创分享。】

女儿去往安康上学走了,一路上她兴趣盎然地说东道西,全然没有离家运行的不舍,我和朋友一人扛一个包送到了站台,从北京发往成都的1363次列车晚点了整整一个小时,我们站在空旷的站台上等着那晚点的列车。

一丝莫名地伤感涌上心头,走近妻身边告诉她我肚子不舒服先出站台,让朋友一会帮她们把行李送上车,毅然转身快步离开那陈旧地站台…

女儿快出生时的那年冬季我身陷囹圄,刺骨地西北风带着哨音没日没夜地刮着,想着即将临盆的妻一人守在破败的家,熬煎地我整夜无法合眼,过分地担心让我忘记了饥饿的滋味,不觉间我已七天没有吃丁点东西.常听村里上了年纪的大人说,如果一个礼拜不吃东西会饿死的,自身的经历让我坚信,那不过是一种没有验证地推测假说。

女儿
资料配图:父亲和女儿

闺女在我不在她妈身边时来到了这个繁杂的尘世。

闺女满月后,妻时不时带着孩子来看我,那个时候闺女圆圆的脸上那双大大的眼睛分外秀美。如今她长成大姑娘,脸蛋消瘦了许多,可我依然无法忘记她那圆脸,和那清澈湿润地大眼睛。

回家后我突然发现闺女的大拇指甲盖上,有一条隆起的鱼梁,妻告诉我说.每到夜晚,家里的老鼠就分外猖狂,孩子拇指上的伤痕是老鼠咬的,脸蛋上那浅浅地痕迹也是老鼠咬后留下的。听妻的诉说,我的心阵阵地颤抖,我不敢想象那可恶的老鼠怎样肆无忌惮地,噬咬着我那毫无自我保护能力的娃,那一刻,我的心仿佛破碎地无法收拢起来。

窘迫的处境逼迫我无法给女儿那怕少许地爱,不觉间闺女已出落成大姑娘了,女儿长大了,只有礼拜六回家,礼拜天又走。女儿没在家时想她,她回家后忙着上电脑和她同学聊天,当我责怪她回家后也不知道看看课本,她总有很多理由来为她开脱。

目前国内教育的现状已经颓败到了极至,学非所用,孩子辛辛苦苦读大学,花了父母多年积攒的血汗钱。可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是孩子失业的开始,这个对内色唳,对外卑乞的政府把教育当做了敛财的一种工具,而不是把开启民智当做首要,也不把创造就业做为一种责任来担当。

大环境如此没落,不是个人所能撼动。

看着女儿就要离开家到外地上学,我的心情如同这阴雨连绵的秋雨,愈发沉闷。一份担忧无时不在纠缠着我,真怕闺女以后在外地落家,若真如此的话,留给我的只有漫长的思念。

女儿满脸喜悦挣脱了家的羁绊,可我无法面对女儿远离家的呵护,无法面对那西行列车冷漠地带走我的女儿。让妻去送女儿到安康吧,我还是把对闺女地爱藏在内心深处,让她慢慢发酵…

在二零一零年这个阴霾的秋天,凉爽的秋风带走了我的女儿,而我的闺女就在我一天天慢慢变老时,悄然地和我拉开了距离…

相关阅读:
一个女儿写给父亲的话
女儿的日记
每天给妈妈打一个电话
父亲的故事

Published by

15 Replies to “送女儿到外地去上学

  1. 我当年去上学的时候,兴高采烈地,终于能远离父母了(别觉得我没良心哈)

  2. 我当时也一样~所以我来了西安。不想一辈子呆在一个地方工作生活,觉得人生总要在不同的地方体验不同的生活乐趣。我这辈子前20年吃住玩乐在哈尔滨,这7年在西安,不知道下一个时间段会出现在哪里~

  3.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文字,不喜欢不喜欢,因为会让我想到我在远方的父母。。。

  4. 其实她也难受,过几天你会收到她打来的电话,尽管不告诉你,但全新而陌生的一切也让她在那里想家。

  5. 正常,这就说明你女儿正在长大,慢慢的脱离家庭的保护,去体验社会的新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