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给我当保姆

原文首发于《杨莹的博客》,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本文略有删节,阅读全文请登陆作者博客。】

女儿说放暑假就放了。我和老公平时很少在家吃午餐和晚餐,这样,女儿的吃饭问题马上就成为一个问题了。于是紧急召开“家庭会议”。女儿一再强调自己已经不小了,不用把她塞到姥姥家去,也不用给她请保姆。我说,是啊,是啊。心想,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俩经过认真考虑,最后把决定告诉女儿:我们看你前些天考试比较辛苦,建议你还是先去姥姥家“休养”几天吧。

对这个决定,女儿的兴趣似乎不大,“姥姥家周末去一下就可以的啦…”“决议”暂时无法执行。这样以来,当务之急,就是得马上找个人来照顾她。还真有点犯难。

女儿又先开口了:“去年你们请来那个大学生姐姐陪我一起读书、吃饭、游泳,感觉她就像你们养的一个大孩子,不算我俩儿的生活费,还得付给她工资呢…今年吗,我看你们不如把那个人的工资给我,还可少开一点…”

老公马上道:“好,这样你就在咱家里‘打工’吧。工资吗,你比人家年龄小,也就五百块了,怎么样?”我在一边还没开口,他们俩已达成协议。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总和孩子爹意见不一,但最终还是按他的意思执行。好啊,我说。其实,我与老公一样属那种能够接受任何新生或新鲜事物的开放状态。

现在的孩子和我们过去不同了,这个时代先入为主地给了孩子们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价值观,新的教育方法也就这样应运而生。记得昨天还听同事小王讲,她姐姐的孩子平日在家刷一次碗可得1块钱,扫一次地也可得1块…

“那一天里她可得不少钱呐!”

“是啊,小家伙还在家里发行了奖卷,卖出去后又以双倍的价收回…”

老公转身对我说:“让孩子锻炼锻炼也好。她不干活咱不是也得给她钱么。”

这样一来,女儿像变了个娃,昨晚临睡时,她认真地问我和老公:“明天早餐你们想吃点什么?”

我俩笑了:“哦,对,想起来了,明天是你打工的第一天…不过,你能够起得那么早么?”

“可以啊,没问题的。”

“好的,我是咖啡加奶、面包、一个苹果。”我捡方便的说。

老公也在一边想着一边报上他要吃的内容。他看着女儿,带点不忍心的样子说,随便你啦,什么都好啊。

第二天早上,我俩还是先女儿起来,我把女儿今天所要吃的用的东西都准备清楚。她倒是没睡懒觉,醒来后先走近我们,她很快意识到我们没把她当打工者,便提醒我们道:“这就是你们的不对啦…”

我和老公出门时,女儿问:“你们中午吃米饭,还是面条?”咳,她还一本正经起来。

老公:“我今天有一天的课,中午吃饭赶不回来。”

我说:“我中午也不回来了,在单位吃。宝贝儿,中午需要给你送饭吗?”

“不用!”她很干脆地答道。

中午,我不放心,给家里打电话。我等了很长时间女儿才来接听。原来她正在厨房里忙活,真不知她已让厨房乱成什么样子。她说已经把自己的午餐摆上餐桌,米饭,西红柿炒鸡蛋、空心菜、油炸火腿肠,三个菜,且不问那味道和生熟程度如何,听来感觉她这厨技也够突飞猛进的了。

下午回到家,女儿的爷爷奶奶大姨小姨等等均已来过“慰问电话”,才知她已向其中某位做过某项咨询,并主动请缨给她大姨家的孩子当家教、做饭,让把弟弟给她送过来。我听后笑出声来,自己还未掌握足够的能力,就已开始在外面“揽活儿”了。我提醒她大姨,你小心她向你要工资。

女儿炒的鸡蛋超难吃,她自己都不吃,我俩虽都已在单位吃过,却都开心地做出很好吃的样子吃了一块,女儿像我曾等她评价我的菜味一样期待着,看她在等我评价的样子,就觉好笑。

习惯早起的老公把稀饭熬好了。我拌好了凉菜,把花卷、面包、点心、牛奶、豆腐乳、酱菜、水果等吃物从冰箱一一取出。

老公一旁笑道:“咱家‘小保姆’该起床了吧?”

已经起床正要去卫生间的女儿不好意思地说,“你们起来了,怎么也不叫我…”

吃早饭时,女儿问:“和你们俩商量一下,你们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一部分工资呵,你们可以分四次付给我。你们能不能今天先付我四分之一,我一个同学这两天要过生日…”她要零用钱时已不像以前那样理直气壮,开始讲究开口的方式了。

妈妈和爸爸一个睁大眼睛,一个张大嘴巴:“你这才是干第二天啊!”

吃完早饭,女儿拿出练舞蹈时的发带把头发高高盘起,一付很精练的样子,开始收拾碗筷,擦桌子,然后又擦地板。女儿明显不一样了。这种事在我家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说话都是要看她脸色的。她的这种从“公主”变“主人”的态度,使我很感意外且惊喜不已。我和老公想笑,想评说一番,还是忍住了。看看表,又快到上班时间了,准备换衣服出门。

女儿问:“中午做什么饭啊?米饭,可以吗?还有,我想吃土豆,可以吗?那爸爸回来带点土豆吧?”

她爸爸道:“好像以前买菜也是保姆的事呵…”

我们俩人下楼时还忍着,进了车里才都笑了出来。老公说:对付爱钱的人,就得用这种办法。我说是的,这下她再花钱时就知道精打细算了。

昨天下午我下班前,女儿好像把“保姆”身份好像忘记了,她电话里给我说她想吃什么什么,让我回家时买给她,叮咛道:“最好多买点好吃的哦。”

我问:“都想吃什么呵?”“小保姆”说:“绝味。”

看来这绝味把孩子的味觉都绝掉了。所谓“绝味”,就是把鸭掌、鸭脖、鸭舌等等放上多种调料并使辣味出头,近来可被她吃上瘾了,比凉皮更调她的胃口,一问想吃什么,她除了这个想不起别的。我说那也不能每顿都吃啊!她一时说不上什么来,只好说:“您看着办吧。”

好的,我就到超市给女儿选了不少我自认为好吃并有营养的东西。结果,她喜欢吃的没几样。我只好今天拿保鲜袋都带到报社来消灭了。今天是周末,办公室里上班人少,我一边编稿子,一边往嘴里塞着那些吃物,想起女友说的,“咱们当妈妈的可不能把咱的肚子变成垃圾箱”,好在我还算智慧,选的东西都是我自己爱吃的“绿色食品”,反正咱肠胃不好,还胆结石,如此这般地顺便照顾一下自己也好。

早上出门时,孩子爹看着我手里提留着的那一兜东西,便说:“咱家孩子变大人了,大人变小孩了。我看宝宝收拾家时,那架势比你还像个干活的样儿…”哈,天!

那天路过大学南路,发现有一家小吃叫“冒菜”,就坐下来叫了一碗尝了。是把各种时令蔬菜煮了,调上麻酱等调料,甚好。今天,我突然想去吃,喊家人一起去。已先回到家的老公接电话说,女儿已在厨房里了,他正在给女儿帮做下手呢,他们便一起说:“吃那冒菜有啥意思呐!”现在都这样,好像所有的爸爸都“仁慈”得很好说话,所有的妈妈都“严格”得很难说话。

我央求道:“咱们外边去吃一次吧,随便什么,女儿做的饭实在太难吃啦,还要人家说好吃……她菜切得大的大,小的小,有的熟烂了,有的还没熟,什么调料都想放进去,总是辣不唧唧没放盐的感觉,还硬要我装做很好吃的样子…”我承认自己有点借题发挥,我那可真是忍无可忍啦!

老公说能吃就行啦!我说,这要求也太低了吧!

老公说,我们要求高她也达不到啊。还确是他说的那个理。可是,实在有点太委屈了我们这张嘴呵。

我还是惦记着那家“冒菜”,莫名其妙地想去吃。

我说:“你们先吃,我一会就回来,给我留着呵!”我心里还是决定回到“独行侠”。此时,几个朋友来电话,提醒我已是周末,约我饭局,我婉拒。朋友恶狠狠地说:你耍架子!随便你们怎么说,我还是认为这是“兴趣”和“注意力问题”。我一个人执著地去找那家冒菜小店。一个人吃自己想吃的东西,感觉好极了,这叫“一个人偷着乐”。

吃完,又觉得自己这样真有点不像话,是的,太不像话了,人家那么辛苦做好了饭,你还不回去吃。于是,便一个人跑到超市去购物,我得给“小保姆”储备冰箱里的食物啊。

不小心选多了东西,结帐时发现都是吃物,装起来竟有四五袋,提起来蛮辛苦呢。拨电话:“来接我吧!”电话里的老公似乎很舒服的样子,懒懒地说:“我已经换了睡衣,你自己打出租回来吧。”好么,你家里有了“小保姆”就不要老婆啦!无奈,伸手挡车,直奔家去。

看到家里“小保姆”给她妈妈留的饭菜,就消了气,自己又吃了一点。

阳台上的月季又开了,还是去年的颜色。暑假里,女儿又在妈妈身边绕来绕去,个头儿却不知不觉地长高了许多。

相关阅读:关于女儿的故事
送女儿到外地去上学
一个女儿写给父亲的话
女儿的日记

Published by

5 Replies to “女儿给我当保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