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645期]饥寒交迫的孩子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9月28日。1970年的今天,范长江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死因不明。范长江的死亡时间在维基百科上有两种说法,另一记载是10月23日在一口枯井中发现其遗体。范长江的职业生涯可分两个阶段,遇到毛泽东之前,他是一名写下中国新闻史上多部经典之作的记者,遇到毛泽东之后,他则沦为一枚才华消逝的政治棋子(傅国涌语)。“共产党的地区不存在言论自由问题”,范长江在离开大公报时曾深信这一点,这句话最终捉弄了他的下半生,并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1]再见,孩子

两天前,14岁的西安女孩小灵(玲)离开了人世,死因为感染性休克,这个女孩给医生护士留下的最后印象就是是“瘦弱”,医生说,她的病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贫血等多器官衰竭。小灵的母亲在2007年因病去世,她的父亲下岗后以拾荒为生,每月的收入还不到300元。小灵的父亲回忆说,开学后女儿就不舒服,但是家里没有钱,就没有给孩子去医院检查,只让在家里休息,直到24号上午孩子说腿软才送去医院。

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借邻居之口,怀疑孩子是因为“一个多月没吃没喝而饿死的”(原文),小灵所在的长乐坊街道办兴庆社区副主任说:“日子过不下去也不能把孩子带成这样子,你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丧失了劳动力。”然而我们也要问问这位副主任,一个以拾荒为生的48岁下岗工人和一个14岁女孩在你的辖区内相依为命了3年之久,你做了些什么?他们的低保在哪里?

小灵遗像

我们不愿指责一个丧偶又丧女的父亲,我们却愿意接受这位邻居的表述:“哪个父亲会对自己孩子不好?还是有原因的,经济条件达不到,再说这个娃很内向不吭气,娃不舒服,她爸也不知道。”

请相信上述新闻的真实性,请相信现在西安还有不少人像这对父女一样吃不起饭、看不起病、住的房子冬冷夏热,同时没有低保和社会保障…也请相信这些事实发生在这个具备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中国,就在第61个国庆之前。

[2]你好,国策

在省体育场,今天是“陕西省人口计划生育工作30年成就展”的最后一天,陕西省计生委用这一展览来展示其工作成就,并将其形容为“硕果累累”。

据统计,从1970年至今陕西全省少生人口1200万,相当于宝鸡、渭南、铜川三市人口的总和。面对这一“成绩”,官方表示,如果不实行计划生育,陕西省将增加512万的劳动年龄人口,人口控制缓解了就业压力。同时,官方更无耻的表示,由于生育率迅速下降,2009年陕西省人均GDP约为2.17万元,如果不实施人口控制,人均GDP则会下降到1.62万元,降低25%。

且不评论计划生育这种反人类反自然的恐怖主义政策(631期之历史回顾),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所谓“国策”,在政府报告中就是为了提升人均GDP的数字,这真让我们从骨子里感到悲哀。

[3]你好,女大学生

据陕西省妇联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09年陕西普通高校本专科学校在校女生人数达44.7万人,占总数的50.03%,超过了男性大学生数量。这意味着,西安高校中,男女比例基本趋于1:1,这一消息对广大西安男大学生来说无异是一个利好消息,尤其是如今重男轻女观念和计划生育国策的双重压力下。

[4]再见,精神病

今年国庆,陕西省公安机关将组织精兵强将(原文如此),部署2万警力维护假日社会治安,并肩负陕西省维稳大计。除维系正常的社会秩序以及打击犯罪外,这2万警力还将负责强化容易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因各种矛盾容易引发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人等重点人员的排查管控。如果你看不懂上述描述,我为您简化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把上访那群人早早抓住,关进精神病院。

另外,警察叔叔们还将从源头上下手,加强对网上负面有害信息的监控和封堵,严防境内外敌对势力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插手利用热点、敏感问题制造事端(原文如此)。

据悉,2009年全国维稳费用支出5140亿元2009年全国国防开支4825亿元,如此看来,访民比日本+美国+印度+东南亚诸国厉害多了(@旧新闻报)。

[5]再见,西大街非商业机构

就在西安市政府举家北迁从城内移出之际,西安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专家吕仁义表示,西大街上的市公安局、市卫生局等单位可不可以也迁出?这位专家认为,“这些非商业单位‘隔断’了西大街的商气,不利于人气聚拢。”所以他建议西大街上所有非商业机构,包括政府部门、学校等都应该迁出西大街地区。吕仁义认为,这是拯救西大街商业的有效措施之一。

吕专家还认为,西大街车流量大也不利于商业氛围聚拢,所以地铁6号线从西大街中线而过时,最好在地下打通南北阻隔,形成南北一体。

INXIAN曾撰文表示,改造之后的西大街,堪称是集城市垃圾建筑之大成,各地都能看到的文化产品,在这里陈列,俨然一个世俗的大杂烩(via:西安的垃圾建筑是城市败笔)。而吕仁义专家的这一建议,不知又会给西安西大街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6]你好,站立式小便池

被称为“女性如厕的革命”的女性站立式小便器(633期之7),在陕西师范大学已经投入使用了一阵子,据推行此举的屈雅君老师讲,节省水是站立小便器的主要功能。不过经记者采访发现,很多女生都羞涩的表示不好意思使用,还有人担心不卫生而不愿使用。

对于这一创新之举,很多网友表示支持,但我们仍然有很多疑问:

  1. 屈雅君老师认为女性嘘嘘比男性要费水,但是费水的原因是因为小便器冲水少,大便器冲水多,不一定非要和小便姿势较劲吧?以理科生的思维来说,把厕所冲水开关弄个嘘嘘一档,大号二档,不是更简单吗?
  2. 站着嘘嘘用掉的“导流器”看图像是纸制品,请问这需要用多少水来制造?
  3. 屈老师表示国外有一种更高级的导流器,表面覆了聚四氟乙烯涂层,滴水不沾、抗菌防臭。那么请问,用完后不需要纸或者水来擦洗就直接放包里吗?
  4. 科学家表示,男性蹲着嘘嘘可以使残余尿液排尽,对前列腺有好处,虽然女生没有这一器官,但尿干净总没坏处。

西安的女大学生越来越多(本期之3),但推广站立式小便器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7]你好,城管;再见,停车难?

西安机动车多,停车位少,开车易,停车难,在有车族眼里,这是仅次于堵车第二头疼的问题吧?不过大家放心,为了解决停车难,我们的城管(不是交警是城管!)采取了四大措施破解这一难题

  1. 在城管所属的马路牙子上,开辟1.3万个停车位。
  2. 加大人行道乱停车罚款力度,增强罚款执行力。
  3. 南北中轴线规划1419个停车位,其中人行道上增设停车站点21个、停车泊位373个。
  4. 重塑停车收费员的新形象,在适合的场景下,替司机打开车门,并行礼。

除了第1条和第3条,你们谁能告诉我,剩下两条是怎么解决停车难问题的?

[8]再见,硫磺生姜

硫磺生姜

又一种刺激我们免疫力的食品诞生了,它的学名叫做“硫磺生姜”。西安目前几个大型蔬菜批发市场都存在这一“手工艺制品”,用硫磺给“生姜美容”基本成了行业内的潜规则了。

据记者暗访,朱雀农产品交易中心每家店内都摆放着两种颜色不同的生姜,一种颜色发暗、一种颜色呈浅黄色看起来很水嫩,这就是有没有用硫磺“美容”的区别,商贩说,熏完后卖相好,能买个好价钱。

科学分析,长期食用此类生姜会对人的神经系统造成损害,导致眼结膜炎、皮肤湿疹,严重的还会影响人的肝肾功能。因此各位inxianer一定要小心些,不要购买这些看似光良的姜来食用。

[9]你好,大明宫

拆拆建建的大明宫遗址公园(605期之2610期之1),将在10月1日正式开放。据市旅游局测算,今年西安“十一”黄金周接待游客将达到223.13万人次,这些游客和本地市民将有相当一部分会涌入大明宫遗址公园,可想而知,届时交通拥堵问题会十分严重,因此,西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决定对附近路段实行临时交通管制。

9月29日12时至10月7日24时,自强东路、太华南路、二马路、龙首北路东段、玄武路将根据交通流量情况,适时实行临时交通管制,届时,除公交车、出租车及军警执勤车、消防车、急救车等特种车,以及还没消失的陕蛋、陕AV等领导专车之外,其它机动车严禁通行。

由于大明宫遗址公园改造拆迁涉及的棚户区安置居民仍分布在遗址公园附近,步行到公园也不过5分钟路程,所以他们每人将有一张免费门票,其他人仍然要花60元入园参观(609期之2),去不去随你。

[10]你好,列车员

在从兖州至西安的1161号火车上,网友“一震见血”发现了一位口才极好的火车售货员,视频画质不太好,大家重点听听丫的口才吧。1161这趟车真是人才辈出,之前还有过一个列车长,说了一些牛逼哄哄的牢骚话

Published by

81 Replies to “[西安e报:645期]饥寒交迫的孩子

  1. 西安都成人间地狱了,你们还来干啥?
    连生姜都要用硫磺美化!

  2. 看到这个新闻,比我着急吃饭却还在堵车都郁闷。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简直就不是人。

  3. 人间杯具,小灵的父亲太无爱,天天就知道面条和油条,有病呢?

  4. 社会应该为低收入人群提供最基本的保障,人类从一开始就是群居动物,就是因为群体可以为个体提供保护,而到社会的出现,这种保护就应该是制度化的保障措施。出现问题,不去找社会和相关部门的问题,就是自责,是我们太善良还是缺乏必要的公民意识?

  5. 一个月收入不到300元的人有啥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生不育,为计划生育做贡献!为人均GDP做贡献了。

  6. 赞同,其实西安市区里面应该像其他古城一样禁止机动车通行,弄成那些旅游的观光电车,班次多一点,四个城门作为公交,出租的集散地,地铁什么的倒是可以多弄些,既能保护古城风貌,也能便于通行。

  7. 随他的大小便,爱咋搬就咋搬,老子对西安没意见,政府就是王八蛋

  8. 我们学校男女比例7:1
    妇联的统计数字有问题,妇联被统计局日了么?

  9. 办法就是自己努力,指望别人很靠谱么,指望低保可能么?这个黄瓜都靠不住的年头,还是靠自己比较好!

  10. 恐怕几千年来的改变是从赤裸裸的残忍到打着和谐标记下的冷暴力!

  11. 新社会吃的人更多,3000多万人被饿死的老账还没和共匪算呢!

  12. 您好,这里是西安,西安,是全中国最幸福的城市…

  13. 从很多网民身上俺真看到了旧社会贩夫走卒的影子,累的一身臭汗喝点儿小酒就敢把上至慈禧太后下至邻居寡妇全骂一遍。只不过那会儿只能在背人的天桥下,现在条件好了,傻波伊都能上网了,要感谢政府感谢党啊~

  14.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光靠救助不行,光靠个人那点工资也不行,都有责任。

  15. 当然是搬出西大街好,但又要花纳税人的很多钱,西大街被崔市长这个无知的流氓给破坏了

  16. 最近这个争议很大,许多群众围观啊。这么多人看着,能鸟出来吗?

  17. 1﹑铁花威武!
    2﹑政府北迁导致我家新房今年冬天没有供暖!!!因为人家要先给政府安排,那次从政府新遗址门口过,巨大无比,怀疑真的有那么多公务员???
    3﹑男女比例这问题要看学校的,比如铁花的母校长安大学估计有生之年都达不到1:1。。。。。。。。。
    最后就是——
    胡铁花威武!
    铁花威武!
    花威武!
    威武!
    武!

  18. 西安城管和交警之间必有一战!!
    此战的几率超过中日、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的几率。

  19. 省了吧,到处都是收钱的,曲江没修好的路上,周围还没住人呢,停车看看风景,都有收费的骑车快马加鞭地赶来收费。呃~~~

  20. 导致眼结膜炎、皮肤湿疹,严重的还会影响人的肝肾功能。
    ————————————————————
    怪不得西安那么多男性不孕不育医院生意如此红火。

  21. 《二十六史-中华史-小灵(玲)列传》
    小灵(玲)者,西安长乐坊街道兴庆社区居民也。祖籍不祥,生年不祥,卒于公元二零一零年九月廿六日。幼家贫,母病亡,父以穿街拾荒为生。自母亡后,讷于语言,其父苦于生计,尝不知其饥寒病苦。九月初,告曰通体不适,父乃令其辍学休养于家,至廿四日又闻举步维艰,方送医。灵(玲)长年苦于饮食,至脏腑羸弱不可治,医二日而回天乏术,时年十四。当是时,党政一体,官多好大喜功,不问民间疾苦。诗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几可类也。

  22. 政府机构本来就应该搬离商业区,城内已经够堵的了,早搬走还能缓解交通压力。

  23. 大明宫什么的最恶心了,就知道弄个假冒的遗址,而不在乎周围的辅助设施,连交通都成了大问题!

  24. 51楼V5帝

    通篇再出彩,也不抵头条内个小姑娘离开人世的消息令人惋惜!
    娃是在天朝活活给饿死的,有关部门的SB行径已没有形容词可以言语

  25. 市国土资源局党委书记、局长田党生,局党委委员、市土地储备交易中心主任杨国胜与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刘怡、副局长兰士伟、张健召开专题会议,共同协商市公安局北迁事宜。田党生局长表示,市国土资源局将大力支持公安机关建设,为北迁建设全力做好用地服务工作。他要求:一是市土地储备交易中心抓紧落实市公安局原有土地的置换和资金筹措工作,确保资金及时到位;二是要抓紧落实新址用地的报批和征收工作,确保新址建设按期开工;三是市国土资源局各相关部门要在土地预审、征地报批、用地指标、土地供应、土地登记等方面做好全程服务。(储备中心)

    ——————
    这是西安市国土资源局的消息。
    这个吕专家也只是为北迁造势罢了。

  26. 应该是去年,市长给西工大附小的一位同学写了一封回信,后在媒体上说,她生活在西安多么的幸福…我就纳闷了,当时我正处在小升初阶段,每天心惊胆战的等着电话考奥数,最后还是没等到!市长爷爷可能不食人间烟火!每天有写不完的作业,还要练就个三头六臂,火眼金睛,随时注意马路杀手

  27. 吃一切安全的和不安全的,加速人类进化进程,景德镇人民真伟大啊!

  28. “在合适的场景下,替司机打开车门,并行礼”

    然后,城管微笑着说:

    “不要票的话给两块!”

  29. 西大街怎么会成为垃圾呢?外地的朋友都说就四条大街就西大街最漂亮最有感觉,特别是晚上!

  30. 那是因为没看过之前的西大街。
    现在西安人要看原来的西大街,都得去山西平遥了。

  31. “共产党的地区不存在言论自由问题”,范长江在离开大公报时曾深信这一点,这句话最终捉弄了他的下半生,并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
    此人是记者节的创办人,地位很高,但是被共匪害了一辈子。可怜的政治棋子。很多没去台湾,相信共产党,留在大陆的人,在1949之后,都很悲惨。

  32. 他曾是光华四射人物,他的悲剧命运是整个时代悲剧缩影。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挥之不去的乌托邦,使他们极容易走向左翼,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他们以满腔热血呼唤的新中国,他们以不同的方式选择了自杀。 历史嘲弄了他们,他们至死也想不明,悲剧是怎样发生。其实从范长江离开大公报起,悲剧的帷幕已拉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