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11文章汇总

[西安e报:770期]铜川的77元廉租房

星期一, 一月 31st,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月31日。今天是香港演员王祖贤45岁的生日,王祖贤古装扮相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她在《倩女幽魂》和《青蛇》的角色可以说至今无人可及。下面请看【西安e报(地下版)】的第3期:

[1]从春运规模说起

西安是一座国际化大都市(547期),每年一度的春运规模即可证明。据交通部门推算,2011年春运期间,西安市公路旅客运量就达到了780万人次,铁路和航空也将搬运760万210万人次。780+760+210=1750万,这是2011年西安的“春运迁徙”规模,相当于将西安市常住人口全部搬出去,再整个运回来。 (更多…)

[职场人生]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

星期一, 一月 31st, 2011

原文首发于《阿密特佛》,略有删节,感谢作者“沉郁”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一毛钱掉了,你捡不捡》】

早上在菜市场等车的时候,发现两个有意思的女人。首先,吸引我注意力的是一位18岁左右的小姑娘,白净的脸蛋,身穿米色上衣,下穿牛仔裤,还戴着漂亮的围巾。大概是父母不在家的缘故,她周末出来到菜市场买菜,看她买菜的情形似乎有点不自然,一脸稚气,左顾右盼,怕被人看见,见了要买的菜不问价格就买,还小心翼翼地怕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另一位女士则大相径庭,40岁左右,头发凌乱,身穿厚厚的棉质睡衣,脚下还穿着拖鞋,似乎是刚才被窝里爬出来一样,两只手上拧了不少东西,和卖主在那里讨价还价了好一会。 (更多…)

[育儿日记]父情绕指柔

星期一, 一月 31st, 2011

原文首发于《吴半仙的尘世一隅》,感谢作者“蓝色天火”真情记录和分享!如欲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很多年过去而哈丫丫已经长大成人后,我依然会想起她初入幼儿园十多天后那个夏夜里的情形:我用双臂环抱着这个小丫头,在小区外的街道上漫步而行,小丫头圆润的俏脸上残留着泪珠,而当爹的正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更多…)

[西安e报:769期]你或许不知道

星期日, 一月 30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月30日,今天是腊月二十七,俗语曰:二十七,宰只鸡。这一天,家家户户除了要宰杀自家的家禽,还要赶集上店、集中采购一些过年物品。在【西安e报(地下版)】的第2期,我们来看看过年之前发生的那些你或许不知道的事情——

[1]他们包里都有啥

大多数人都在网上看过国外男生包里都装什么这个帖子,却很少有人知道那些背着大包返乡的农民工他们包里都装了些什么,下面由严建设老师为您揭开这个秘密。 (更多…)

[IN乐评特辑]2010拾遗之独立篇(上)

星期日, 一月 30th, 2011

题记:《IN乐评》特整理一组《2010拾遗》,以飨各位大人。在欣赏完《电音篇》、《金属篇》、《后摇篇》、《民族、古典、爵士篇》之后,现在,我们即将打开更给力的《独立音乐篇》了。

做人不独立,思考无意义,人生不给力。一辈子太短,我愿意和音乐将错就错。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不得不佩服日本

星期日, 一月 30th, 2011

“夫圣贤之所美,莫美乎聪明;聪明之所贵,莫贵乎知人”,人这动物,千姿百态,不尽相同,有道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因而,魏朝刘劭撰述《人物志》辨析、评论古代人物。本周,笔者引领列位看官品评一番几位人物的不同命运。下面进入1月24日-1月30日的体坛回眸:

名正言顺

曾经被美国人左手带个“小男孩”,右手拉个老“胖子”,悲从天降,五雷轰顶,稀里哗啦的日本,战后几乎毁于一旦。屋漏偏逢连夜雨,东京审一下,纽伦堡判一下,搞得日本人财两失。可是,仅仅耗时23年,日本从废墟遗址摇身一变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国。大和民族的坚韧不拔,震撼了世界。 (更多…)

[西安e报:768期]最短的一期

星期六, 一月 29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月29日。各位网友,您现在看到的是【西安e报(地下版)】的第1期,我们不知道这期e报何时会呈现在你的面前,但是我们已经写好了,等你来看。

本周财经之[房产税]

让我们先从一个好消息开始。当红都和魔都从1月28日开始向个人开征房产税后,《西安晚报》马上采访了西安市财政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这位工作人员说:目前并未接到需要调研或制定政策的相关通知。有了这个消息,废都人民至少半年内都可以安心地在出租房内睡觉了(767期之4)。 (更多…)

向陌生人打招呼

星期六, 一月 29th, 2011

原文首发于《随喜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

回家的路上新安了一个治安亭,有蓝白的标示和警察POLICE字样,顶子上还有一红一蓝的两盏警灯乌鲁乌鲁地转。

带着萌萌回家路过时,萌萌提议要跟治安亭里的警察叔叔说:“晚上好。”于是我带着小姑娘隔着治安亭的窗户对里面穿着警服百无聊赖坐着的警官挥手,微笑,大声叫:“晚上好,警察叔叔辛苦啦!”治安亭里的警察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先是一怔,借着莞尔微笑,没等他向我们挥手,我们已经喜乐地离开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