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11文章汇总

[西安e报:859期]有些事你不知道

星期六, 四月 30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4月30日。1901年的今天,有“反共铁人”之称的国民党大佬谷正纲出生于贵州安顺。他的座右铭是“宁为史可法、不做洪承畴”,1966年,在蒋介石的发起下,谷正纲出任世界反共联盟的理事长,这个联盟后来改名为“世界民主自由联盟”,简称“世盟”,现任总会长是饶颖奇。书归正传,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本周公共事件之[杰科姆制造]

本周对西安人影响最大的公共事件是世园会,从政府到民间,整个城市对世园会都投入了很大的关注,世园会上却出现了种种的不如意 (更多…)

哈雷蛋糕:夏天的味道

星期六, 四月 30th, 2011

哈雷蛋糕,因外形像哈雷彗星而得名,是重油蛋糕的一种。街边巷角的糕点铺子里,卖的最多的也是这一种蛋糕。远远的,就能飘来让人流口水的芳香。膨得鼓鼓的蛋糕,夹着香脆的花生仁或者芝麻,坐在可爱的纸杯中,那美好的情怀又涌上了心头。少年时,分享一只小小的蛋糕,都是无比美好的记忆,这甜甜的味道随着时间拉长,从未走远。金黄的耀眼,就如同那年的夏天,你路过我(博客微博)时的那浅浅回眸,连空气都灿烂起来了。 (更多…)

一条永无止境的河

星期六, 四月 30th, 2011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分享,曾撰文《谁的民谣在路上》。】

21年前的今天,我爷爷去世。那时我上初一。

那天没有今天这样闷热,天下着蒙蒙的雨。从学校走回家,我用了4个小时。 (更多…)

[西安e报:858期]一个女生的自杀

星期五, 四月 29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4月29日。一年前的今天,江苏男子徐玉元在泰兴镇中心幼儿园挥刀砍伤32人,其中学生29人(493期),理由不详,徐玉元在案发后一个月被执行死刑。另,今天也是林昭的祭日。

[1]黄沙漫天

29号下午,西安变天了(如下图),尽管蓝天数年年都超过300天(据官方统计),但这样充满违和感的风沙天气在西安算不上什么稀罕事,每年都会定时发作几次。按照西游记的路数,稍微牛逼一点的妖怪出场前,都会有类似尿性的前戏,不过此时此刻,西安的部分领导们应会长出一口气并感叹:这风沙没出现在28号上午真是万幸。 (更多…)

微观香港的细节

星期五, 四月 29th, 2011

原文首发于《Augenblick verweile doch》,感谢作者“walking”分享!曾撰文:《新鲜劲儿》】

写写香港吧,与其说写,倒不如把随意拍到的那几张照片发上来。这似乎是我们第一次在香港出来混。路过的时候随手拍的,有些图虚了,可是我真是喜欢这样魔幻的效果呢。

首先从地铁说起,不得不感慨香港地铁的四通八达,以及设计上的人性化。我们下了地铁,完全不用爬台阶,也不用去到深不可测的地下去换乘——像我们的北京哪有。在香港地铁,基本就是下车后,在站台的另一侧就可以换乘了,不得不服。 (更多…)

毕业这两年…

星期五, 四月 29th, 2011

原文首发于《日月星辰》,感谢作者“橙子之七年”的分享!】

再过两个月就毕业整两年了。我总在想,大学里和我关系最好的那些朋友,为什么最后都离开了西安,一个都没有留下来?

老刘最早离开西安,毕业典礼结束后没几天她就回湖北老家了,我和她一起走的。她回家,我在她家待了几天之后就一个人去了武汉。那次从她家离开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当时的我在西安有等我的男朋友,当时她还是一个黑黑胖胖的单身小女生… (更多…)

[西安e报:857期]丙肝歧视

星期四, 四月 28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4月28日。今天西安世园会开幕,大家就世园会是否让城市更美丽这一主题,在微博上展开了激烈辩论,为了不影响读者的胃口,本期e报斗胆不说世园会。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救救孩子

提起新疆小孩,西安人脸上都会浮现出蒙娜丽莎式的神秘微笑。这些未成年人经常在繁华地段公然行窃,因为不够法定年龄,遣返成本高,所以警方一直难以处理这类失足儿童。4月21日,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宣布将接回所有街头流浪的新疆籍儿童,并提供必要的学习教育条件,让他们在家乡健康成长。咸阳市公安局秦都分局广场派出所所长崔民强认为:这是根治的办法,真的可以帮助这些孩子了。(更多…)

我操蒙牛

星期四, 四月 28th, 2011

一、 Downtempo/Drum&Bass

苍天呀!时隔7年!Lamb居然回来了!我真是激动地热泪盈眶!回想当年,有一段时间几乎每晚都是听着lamb的音乐入眠,这支伟大乐队的回归真是令人激动地事情,虽然这只是一张现场专辑,但是11首经典作品令人兴奋的现场演绎,Andy和Louise,还有Lamb幕后第三人Jon Thorne的完美回归,令我的眼泪在听完最后一个音符时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