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是“表演”

原文首发于《望月天涯》,作者“望月者”为麦子同学之夫君,曾撰文《用负责任的态度培养有责任感的人才》。】

以前有一位朋友,家人及家庭关系中多人是当地的公务员。很羡慕他迎来送往的能力,在一堆在我看来鱼龙混杂的人中,他一介书生,却能处理的井井有条,游刃有余。

我是不擅和人迎来送往的,对关系之类的东西,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排斥。即使和父母之间,近三十年的经验,并没有使我们的沟通效率有所改进。因此从小都羡慕那些交往型的人格,朋友中能上蹿下跳的并不少。

用弗洛伊德的逻辑,这可能是出于幼年时代的一种心理补偿。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后来发现,许多交往型的人格的朋友,内心都有比较悲摧的一面。周内工作日程满满,每天都在祈祷假期的降临,但真正放假休息时,他们却怅然若失。尤其当朋友、同学一个个都结婚生子之后,家庭的压力和孩子的重负使许多交往都变成了单向的寻求。

还是那位朋友,相比白日繁华间的觥筹交错,每夜的失眠和绝望伴随他已走过了10余年的时光。高楼之下有阴影,霓虹灯下有血泪,谁知道呢?

小丑

最近经常记起那个《马戏团小丑》(via:极限之舞)的故事,那个在心理咨询师面前流泪的小丑,他可以用自己的技艺和表演博取全城人的笑声、呼喊和欢乐,但他却无法医治自己内心的忧伤。当他勇敢地出现在心理咨询师面前时,心理咨询师推荐小丑去看城中最幽默的小丑的表演时,这个小丑只好流着泪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而现实中的小丑呢?可能还不如故事里的小丑。我们很多人,就像一只月光下的流浪猫,自己舔自己的伤口,自己给自己疗伤。

表演型的人生大多会以悲剧收场。不用去看什么《万历十五年》(相关:左右为难的黄仁宇),在中国这个以消灭主体人格为使命的教育体制和社会文化中,任何表演的结果在这套价值观的“编程时代”就已经完成了。

所以,我们生下来之后,不管是儿子、是兄弟、是丈夫、是学生…唯独没有自己。因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价值体系中没有个体的位置,没有个体权利和价值的空间。

我们的人生价值已注定被无限的关系和责任绑的严严实实,许多自以为是的表演,其实是在情不自禁的执行别人已经写好的程序。程序报错或者出现病毒,其实本与自己无关。没有自由,就不需要自律;没有选择,更不必承担责任。大家都是“历史使命”的执行者,而非选择者。

老子有言:生而不有,为而不持。庄子最早意识到儒家的伦理局限,试图以逍遥游于万物,瓦解那些早晚要不合时宜的伦理关系。这些都没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最终只成为我们文化的支流和一些失意者的寄居地。

其实孔子未尝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大学》篇中列举了“八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惜,后世的孔门弟子只记得“修齐治平”,忘记了“修齐治平”的前提是“格致诚正”。舍本逐末,为害不浅也。

失去了诚意、正心、知行合一的“修齐治平”注定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后来的中国人前赴后继地成为“修齐治平”的牺牲品,并且使中国传统文化丧失了独立的个体意识和普遍价值。

在个体意识与普遍价值之间的摇摆,一方面成为黄仁宇笔下“我们的帝国”的最大尴尬,另一方面也成为市场经济普遍价值冲击下这三十年来、几代人“表演”中的所遇到的困惑。

相关:
只想好好玩的徐宏祖
温总理论房价
一个元旦,两个表述
中国为何不能实现政治现代化
文明离我们有多远

Published by

21 Replies to “人生不是“表演”

  1. 所以,我一直认为,中国人的民族性格就是有缺陷的。孔丘就是国难。

  2. 是啊,八面玲珑,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手舞足蹈的交际派们,活的真累,你在谁面前才会卸下你的种种面具不再变脸呢?自己真的觉得快乐吗?

  3. 非常欣赏这篇文章,看了作者的博客,是我喜欢的风格。
    另外,同意9楼海盗电台的观点,我也很排斥所谓的应酬。

  4. 我非常不认可作者的观点。
    不知道作者是如何感知那位朋友“每夜的失眠和绝望伴随他已走过了10余年的时光”?听朋友说的?你就相信了?诚然,每个人都带着面具生活,作者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其实也是带着自己的面具。
    如果作者只是浅浅的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只要看几部港台剧或者看几天新闻联播就能领会作者意图了。我之前也有过作者这样的想法,后来回想一下,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往往是我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时候,偏悲观。
    但当你见人见的多了,经事经的多了,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太奇妙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表演时间,你可以看不下去可以不屑一顾但无法阻止。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的前提是你认定那是个可怜人,所以才会认为他的行为有可恨之处,但是他自己可能认为你才是可怜之人。南京那个大学生觉得那个摔倒的老太太很可怜,所以扶起了她,结果大家都认为老太太太可恨了。反过来说,那个老太太可能觉得自己正倒霉呢突然有个更倒霉的孩子送上门来,所以认为自己运气真好也说不定。
    不要总拿那个脆弱的小丑说事儿,99%的小丑觉得自己很有价值,为大家带来了欢乐,也获得了尊重与名誉,这很满足,比如周立波……
    每个人的成功失败经验教训得意悲欢都无法复制,所以,这种无聊的文字只有出自20岁之前的小女生才值得原谅,否则,白活了

  5. 面具这事不是20岁之前人才有的烦恼吧。在抛弃面具的同时也将丢掉很多名利,这需要超级巨大的勇气。
    思考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是最难的事。年龄越大,越难明白真正的快乐是什么。
    至于可怜别人,确实需要慎重。我的原则是除非有人向我求助,我是不敢帮助别人。更不敢可怜别人。因为你觉得有人世俗、猥琐,他还觉得你假清高,幼稚,还想可怜你呢。

  6. 我不认为交往型人格的人都有怅然若失的一面,什么叫怅然所失?不能因为你并非交往型性格,就认为他们是这样,说句难听点的话,这有点找心理平衡。
    比如我们小时候,如果邻居家有个的孩子什么都好,学习好、性格好,朋友多,老师总表扬他,你就总觉得丫必须有个什么缺点才能让你平衡,这就是小孩子的酸葡萄心理。

  7. 真诚并不意味着要指责别人的缺点,但意味着一定不恭维别人的缺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