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风景

@ 一月 25, 2011

原文首发于《蓝荷笔记》,作者“蓝荷”,曾撰文《写给麦子的诗》。】

每天无聊时就看看窗外,不到两平米的天空,挤压在几栋建筑之间。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天晴天阴,晨曦还是傍晚。一共十多天,没有看到一只鸟飞过。唯一的动静就是建筑工地上的塔吊,长长的臂膀偶尔划过窗前。猜测着外面的阳光、天气、人和事,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躺在病床上,一切读过的书本、正在进行的论文和工作都忘记了。甚至忘了自己是一个病人。在这里,医生的查房、护士的呵斥乃至其他病人上厕所,都是记录着时间的事件。

住院时闹过一个笑话,这次又被护士提起。那是因为一位邻床的老人,皮肤多处溃烂。虽经皮肤科多次会诊,原因依旧不明。在同一病区同一病房,大家使用同一血压计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作为病人,我的敏感和警惕心本身有甚于人,更何况遇到不明原因的皮肤病。量血压时,情急之下我就扯过一张纸巾,覆在胳膊上。见此情景,护士小姐一望即知我心里什么鬼。除过诡异的微笑兼嘲笑之外,她接着又扯了一张纸巾,把我的胳膊包了个严实。

这次病房住了一位老先生,长安大学的离休干部。老人一生经历过很多,剿过匪、包过村,后来在公路学院负责过思政和宣传工作。和他聊起许多现行政策和社会问题,先生的逻辑和思想远比今天年轻老师清晰。对学术腐败的认识和痛恨,让我又一次见识了老党员的原则和信仰。最为搞笑的是,我们聊天时,一位学生电话:要求给他一个及格的成绩,以免影响他入党的机会。

还有一位来自安康的兄弟,比我大几岁。在新疆打工多年和老家两个孩子,是他不变的骄傲。和来自于这个城市的病人迎来送往不同的是,手机成了他杀时间的主要工具。手机里整天放着送战友、相见难和一些现代民乐的古筝演奏,还有那首被人推荐过的《春天里》。在病房的寂静夜晚,一个无眠人,手机里小声播放着沙哑的“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

窗外的风景

窗外的风景

琐碎的生活之外,每个人都被一些信念支持着,我也曾以“为了学生”嘲笑过别人信念的的卑微,但一年住了四十天医院之后,不仅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疾患,更重要的是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精神病了。乡愿式的教师和教育制度没有让我离自己心更近,而是更远,教育或多或少让多数人远离了自己的内心,远离了原本的快乐、健康,远离了当初艰难选择的初衷。

随着年龄渐长,越来越觉得唐僧难做了。仅凭微弱的信念(取经)在强大的暴力(悟空)、贪念(八戒)和妥协(沙僧)面前坚持那么久,相当不易。如和尚同学所言:没有信念便取不到真经。但我考虑的问题是:微弱的信念如何在暴力、贪念和妥协面前坚守那么久?这次躺在病床上,才明白:一些人和事,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人若忘记了初衷,后面的路会越走越难。

以前窗口太小,生活琐碎,多是坐井观天。

而现实的窗外,除过人为的建筑和塔吊,还有很多风景。

相关阅读:
西安记忆|十年:我们都是出来卖的
奔四前的人生感悟
佛在心中,心在哪里
好人一生平安


3个 群众围观在“窗外的风景”旁边

  1. 在就我 说:

    静下心来时候才能留意“窗外”的风景

  2. 海盗电台 说:

    有时候我也想病一场,体会一下什么叫:自从的了精神病,人精神多了。

  3. 匿名 说:

    人若忘记了初衷,后面的路会越走越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