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为公平伤害你利益的人

@ 二月 6, 2011

原文首发于《蓝荷笔记》,感谢作者“蓝荷”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窗外的风景》。】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某老师去监考,大教室里,一共四个监考,其他三个人和没事儿人一样。他一进考场,学生就看着他说,四大名捕(之一)来了。
老师回家,改QQ签名:考试。考试?考试!公平。公平?公平!
学生A说:有人的地方,就没有公平!
这个老师说: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是公平始终在人们的心里永存;没有彻底的正义,但正义永远是人们的永久的追求。不能因为不公平现象,就否定公平的意义。
学生B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学生呢。

公平重要吗?无论是最后通牒博弈(via:百度百科),还是最近有人用猴子做的实验,都表明:不光人类还有动物,都对公平有着近乎本能式的反应。这能够证明公平重要吗?我不知道。问题是在人人自利的效率目前,我们对公平的诉求已很微弱。

几年前参与一次网络投票:长大之后,你还相信什么?两个命题遥遥领先:“父母是爱我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过了这些年,后者还那么坚挺吗?

什么样的公平?是谁的公平?功利主义和罗尔斯主义的分歧,还没有在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引起重视。更不要提梁捷研究的森和德沃金。公平、正义以及和谐这些词存在的首要价值可能在于,在利益之外,让我们的公共政策有了非唯一的目标。

公平

不能忽视的是,公平、正义等等只是一组空概念。只是先于经验的综合判断,是愿景,但这些判断和愿景才是我们行动的充分理由(Bromley,2006)。在这里我倾向于接受Bromley和他的前辈凡勃伦关于理由和原因的区分(非专业人士可以参考郑钧的歌词:没有理由,只有借口)。人的行动,尤其是集体行动,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基于先验的或作为愿景的理由,而非基于功利主义和理性计算的原因。

恰恰是因为公平、正义这些概念的是先于经验的、是缺乏确定内涵的,它才能成为我们行动的愿景和充分理由。也正是由于公平、正义这些概念的是先于经验的、是一个空概念,我们才必须用经验去实践它、充实它、完成它,并且有可能成为它。在完成概念的同时完成我们自我,这一过程充分保留了我们的自由意志应有的选择空间。阳明先生的“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也是这个意思。

需要总结的是,公平是重要的。公平的重要性不在于公平是什么,而在于公平给我们提供利益之外的另一选项。在这里我们无法要求每位学生接受“诚信”的理念,放弃作弊可能带来的利益。就像每位学生不能拿孔子、西南联大时代的精神来要求他们的老师一样。

如果真的有所谓的道德,在这里最好从个体自律开始,建立我们最低的共识:如果你信仰利益,请坦然接受利益对你的伤害;如果你憧憬公平,请尊重那些为了公平伤害了你利益的人。

相关阅读:
商人为何偏爱“红顶”?
谁将赢得互联网上的这场官民博弈
法律是人类文明和尊严的生命之理


3个 群众围观在“尊重为公平伤害你利益的人”旁边

  1. 百富烤霸 说: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来说的,绝对的事情从来都不存在。

    可怕的是,我们中国连相对的公平都没有。

    只有相对的“更不公平”。

  2. lvs 说:

    公平比什么都重要。

  3. deep 说:

    这篇写得不错,在中国不是公平没有,而是需要人来做。无论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太多人,对别人可以公平的时候不做,轮到自己受委屈了就来责怪他人。原因很复杂…有多少人考试作弊,而认为是理所应当,这些人最后有多少人都成为公平的人,估计大多数还是还当年的公平债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