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人生路(七):首先要拯救自己

@ 二月 8,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七)

从1989年7月到1990年5月,我思想经历了一次巨大的痛苦的蜕变。

从小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浸泡,又在正统的政治教育中成长,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总以为天下兴亡的担子就在我们肩上,爱国是义不容辞的事。这种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走向极端,就成了知识分子历史悲剧的根源。

首先要看政治体制是否给了你参与政治的权利与可能,天下是否到了兴亡的关键时刻,其次还要看国家是否爱你。一味的单相思,只知爱国、忠君,岂不知国不爱你,君也见不得你。屈原就是个单相思的典型。

我们的祖宗要聪明得多,“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真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活得很洒脱。我在调整心态过程中,读老子、庄子、苏东坡,练毛笔字,慢慢地放下了背负多年的超重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觉得轻松了许多。

人是要有点对社会,对他人的责任感,但必须适度,适时,一过就成了人生的不合理负担。荀子讲“智者自知,仁者自爱”,这是个似乎自私,其实很难达到的境界,是对自我的否定之否定。老子、庄子是何等聪明之人,他们难道不知道爱国?因为他们有比爱国更大的目标,即爱道,要回归自然。

天下、国家在很多情况下,或者说正常情况下,是不需要你去救,你去爱的,经常需要去救和爱的恰恰是你自己。于是,一个声音在我心中想起,且越来越大,“拯救自己!”如果每个人都得救了,都自由地发展了,那天下、国家不也得救了吗?正如马克思所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在无边的精神苦海中挣扎的我,突然有一种回头是岸的感觉。

这个过程也不是一下子能结束的,它是介于渐悟和顿悟中间的状态。大约到我五十岁时,由救天下到救自己的转变基本完成。从苏轼身上我学到了豁达和善于解脱。苏轼一生经受的挫折太多,乌台诗案,差点掉头。后得罪新党,一贬再贬,直到天涯海角。但他始终能从困境中得到精神上的超脱,善待自己,寻找生活中的乐趣。所以不论所到之处多么偏远,荒僻,他都能自得其乐,随遇而安。

苏东坡

我把学苏轼的体会写成一篇文章,题目是《取舍由时,行藏在我》,1990年9月,全国苏轼学会的学术讨论会在陕西凤翔召开,我去参加会议就带了这篇文章。没想到,这篇论文在会上引起许多人关注,用眉山来的一位四川画家的话说,“这是会上引起争议最大也是最好的论文。”我读老子的心得写成了另一篇文章:《老子伦理思想的现代意义》。此文在本校学报发表后,被人大报刊资料伦理学专题复印收录。

1992年到1994年,因为孩子都在上学,经济压力比较大。为了增加收入,贴补家用,曾参与了西北大学几个老师承接的两个出版项目。一是把《通鉴纪事本末》译成白话,并加注释,二是解说禅诗,编成《禅诗三百首》一书。我分担了几十万字的任务。为此借来《辞海》、《词源》、《中国人名大辞典》、《中国地名大辞典》等工具书,很辛苦地干了一年多,总算如期交稿。他们看了说稿子质量不错。

93年暑假,还在刚创办的民间报纸《大众商报》社打工,此报为《华商报》前身。1994年以后,两个儿子先后工作,负担减轻,使我又把注意力转到学术研究上来。1994年,由于六四风波而被陕西人民出版社压下来的书稿《体悟人生》得以出版。1995年底我的正教授批了。

这一时期,也是我家庭生活走上正常轨道的时期。1990年3月26日,与李德媛结婚。她是属于传统社会中那种好人的典型,是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好公民、好干部。她也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有个聪明开朗的女儿。由于她宽厚、善良,又明事理,和我的两个儿子关系处理得很好,家里的气氛是轻松、和谐的。这样一来,我有了稳固的根据地,干事情无后顾之忧。

1995年,我有了调到陕西师大的机会。我研究生时的同学栾栋,留学法国10年,获国家博士及教授资格,并入了法国籍,但他仍想报效祖国。1994年回国到陕西师大,师大很重视,为他成立了人文科学研究所,由他当所长。但研究所仅他夫妻俩,力量单薄,他让我过去,给校领导谈了,获得领导支持,给我发了商调函。宝鸡不放,我多次给院长谈才勉强放人。

我在师大借了一小套房子,行李也搬去一部分。不料师大的进人报告被省人事厅卡住,师大答应明年再报。可这时宝鸡方面出了新情况,一是我与前妻生的女儿从职校毕业,哭着让我别走,帮她安排工作。我的两个儿子已就业,如果我不走,就可把女儿安排了。我一走,女儿就业成了问题。也正在这时,原任教务处长,和我关系不错的庞德谦当了副院长,主管人事、教务。他上任不久,带着人事处长到我家登门拜访,诚恳挽留我,说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满足,女儿尽快安排。

这让我非常为难。如不去师大,等于放弃了后半生事业上求发展的最后机会,在宝鸡等退休。如去了,女儿的工作不解决,也会留下心理负担,觉得对不起女儿。而且我身上有知识分子的那种重情谊、讲义气,很在乎知遇之恩的传统,1987年海南大学来商调函,就被姜秉正院长劝阻未走成。这次对庞院长的挽留也有点心动,犹豫再三之后,放弃了去师大的机会。算为女儿,为宝鸡文理学院作一次牺牲。

这之后,学院领导确实答应我的要求,成立了人文科学研究所,聘我为所长,调王红莲来作专职工作人员,我女儿也安排到幼儿园工作。对我提出的人文素质教育设想,也大力支持。从1996年开始,按我的计划,逐步开展人文素质教育的实验工作。此后的8年,我的主要精力投入到这件事情上。

1996年,是我事业重新崛起的一年。《光明日报》在十年之后又连发了我两篇文章,一篇是《儒道法与古代社会的宏观调控系统》,另一篇是关于应用伦理学的笔谈。我在陕西师大学报1996年2期发表了《世纪之交的中国伦理学》,被中国人民大学办的《社会科学集萃》全文收录,《高校文科学报文摘》摘登。10月,应日本友人衫原俊雄邀请,去日本东京参加学术会议。在会上发表了题为《老庄思想与生命能理论的现代意义》的演讲,受到与会美、韩学者及听众的好评。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也是我工作几十年唯一的一次出国机会。

1997年到2003年,我主要作了两件事,一是在宝鸡文理学院中文系培养了两届人文素质教育实验班的学生,即97级1班和98级1班。以人格教育为核心,通过知识传授和实践活动,培养学生的自立、自信、自尊、自强精神和创新能力,从而增强学生的适应性和竞争力。通过五年努力,基本达到预期的目的。学生的就业和这两年的表现总体还不错。二是在陕西师大人文所任兼职教授和美学硕士导师,与栾栋、刘恒健合作,培养了三届硕士生。有两届已毕业,或读博,或工作。我把他们带到宝鸡秦岭山中的银洞峡景区上课,白天欣赏自然美景,晚上以座谈方式上美学课。这段经历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这两项培养学生的工作中,我付出了心血,也感受到了快乐,想到孟子说的“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亦乐事也”,真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宝鸡文理学院

为了给人文素质教育提供必要的教材,我与李思民、赵怀玉共同主编了一套《人文素质教育视点》。我负责撰写了人格美学篇,定名为《人格的魅力》。这套书由陕西人民出版社1997年出版。我的想法是把人格问题作为一个跨学科或交叉学科来研究,建立一门人格美学。它涉及到美学、伦理学、心理学、教育学等学科。这项工作只开了个头,发表了《人格美学论纲》和十多万字的《人格的魅力》,没有再深入下去,希望以后能有人继续研究这个问题。

1998年开始,我连续参加了三次全国伦理学年会,分别在郑州、石家庄、昆明,从1989年以后,我几乎没在全国的伦理学会上出现。10年之后,又重返这个伦理学界的小舞台。老朋友都还记得,又结识了一些新朋友。2000年的石家庄会上,还选成了中国伦理学会的理事。而我这些年的对儒家为中国传统文化核心的观点日益产生怀疑。我觉得儒家只处于传统意识形态的表层话语中心,传统文化的真正核心是法家。我把这一观点写成论文,发表在陕西师大学报上,题为《走出历史的幻影》。也许谈的问题较大,触到了中国文化的要害,与主流观点直接对抗,所以理论界以沉默来对待,各种文摘类刊物都无反应。

2001年5月,《文史哲》创刊50周年,在北京开纪念性的讨论会,大学同学,在文史哲任副主编的寇养厚发了邀请函,我去参加了。会上有幸与季羡林先生合影留念。就在这次会上,正好见到我文章中反驳其观点的北大一位教授,我当年与他讨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儒家还是法家,抑或阳儒阴法的问题,他居然同意了我的看法。这次还认识了中国社科院的王树人先生,他在我发言时,大声表示赞同。饭后散步时交谈了很久,彼此引为知音。就在这年的9月,周至举办老子文化节,其中一项是老子学术思想研讨会,我在会上又遇到王树人先生,他称“我们有缘”。

2002年7月,送走了98级1班学生,我就开始作退休前的准备工作。1988年为妇女学丛书写的一部书稿《灵魂的萎缩与复原》,因故未出,现在我把它打印出来,存入软盘,等待机会。另一部90年代初完成的书稿《中国古代幽默讽刺诗选评》由西安出版社出版,书名改为《诗思、诗趣、诗乐》。1982年写的《关于家庭问题的十封信》,自己印了500本小册子,准备送朋友。对这几年的人文素质教育的实验工作,也谢了总结,给院系各送一套,供领导参考。

2003年初,先后去青岛、杭州、广州、深圳、珠海考察,顺便去佛山看了看二儿子小军。我的想法是退休后去个环境好、风景优美的地方住几年,以休闲养心为主,顺便兼做点事。3月回来,等退休通知。我3月31日就满60岁了,本该4月份办退休手续。可碰上学校正在申请硕士学位授权,院长想等硕士授权争取到,让我带伦理学研究生,于是拖了下来。再加上“非典”流行,正常的秩序被打乱。一直到7月本次申硕失败,才下文通知我退休,功成身退,天下道。我说不上功成,但到了国家法定的退休年龄,退下来就是很自然的事。从正式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意味着获得更大的自由,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把生活的重心由工作转到休闲上来。

××××后记××××

60年的时间,从风雨中走过。回首往事,觉得这一生过得还算充实,有挫折、失败、痛苦,也有成功和幸福。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在我看来,丰富多彩,有声有色的人生总比无风无浪,平庸乏味的人生要好很多。

1943.3-2003.7,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下一页是什么?(结束)

前篇回顾:风雨人生路()、()、()、()、()、()

相关:
谝一谝陕西各市县的地名来历
寻找老西安之:开封菜和M记
城南旧事
乾礼人家婚礼上的口水面
淫男荡女欢乐多


3个 群众围观在“风雨人生路(七):首先要拯救自己”旁边

  1. 海盗电台1 说:

    官僚办学,毁了无数王磊这样的真正教授。

  2. 倪妲烨 说:

    记得胡适说过的一句话:为自己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

  3. 泊盈 说:

    希望王老师晚年安宁幸福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