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是谁造出来的?

@ 二月 8, 2011

原文首发于《我在故我思》,感谢作者“陈杰人(网名:金戈铁马、微博)”的授权发布。】

1月30日的《人民日报》“人民时评”栏目发表陈家兴先生的署名文章《谨防民意制造者利用网络推手误导舆论》。该文从当前一些网络热点事件出发,在剖析了网络上某些推手刻意制造舆论、混淆视听的现象后认为,网络水军受雇于某些“民意制造者”,装得像普通网民一样发帖、留言,谣言惑众或火上浇油,他们批量生产“民意”,制造“民意病毒”并获得佣金,这种现象利用和裹挟了健康民意,不仅伤害广大网民的感情,也损害网络民意表达的健康肌体,不利于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公众情绪和社会舆论也存在被左右或误导的可能,一些社会矛盾问题因此面临被激化或放大的危险。

文章继而认为,针对这些现象,“传统媒体”要承担着更重的社会责任,面对一些热炒的网络事件必须保持冷静、理性,防范网络“民意病毒”的侵袭,抵制新闻炒作的诱惑。

就事论事地说,这篇文章点中了当前互联网上一些热点话题的技术因素,同时也提出了理性的纠错机制。这是一篇不错的“发现问题”的时评,但是,这篇文章也容易误导网民和官员,甚至有因此导致互联网被否定的危险。

众所周知,互联网从产生到今天,虽然只经历了短暂的几十年时光,但它对重构世界秩序的作用却是空前的,且不说“维基解密”这样重大的事件对洗过国家的传统管理秩序的极大冲击,也不说它在传达民意、组织人们反对专制呼唤民主方面的典型作用,光说网络对于人们日常生活和价值观念的影响,就足以证明它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

网络之所以有如此神奇的作用,并非只是网络技术本身之功劳,更重要的是站在网络这个技术平台背后的民意潮。只不过是,网络让民意潮中的个体诉求变得更加便利、平等和快捷。

肯定互联网的伟大性,并非不愿意面对其尚存的不确定性甚至所谓“负面性”。比如说网上的人肉搜索问题,在有的人看来就是负面的,但在我看来,它本身并不是负面,只是由于这个社会还没有尽快建立起适合互联网传播规则的法律体系和制度架构,所以,有些人面对网络无所适从的时候,就一概以“负面”断之。

就网络民意而言,网上确实存在网络水军和推手这样的角色,他们加强传播、放大舆论,甚至颠倒黑白,以此混淆了舆论,这的确需要认真加以解决。但是,不管网上热点问题本身的真伪与否,网络舆论的关注和推动,其实仍然基于真正民意对某类问题的意见或诉求。

钱云会惨死的那一瞬

以温州钱云会之死为例,直到今天,网上舆论和官方说法仍然各执一词,前者倾向于相信钱死于阴谋,而后者则信誓旦旦称钱死于纯粹的车祸。其实,如果我们跳出钱云会之死的真相本身,从更宽阔的视域来看问题就会发现,舆论之所以不相信官方,源于三个原因:一是温州警方自己调查自己缺乏可信度;二是钱云会遭遇背后的土地问题一直没有被正视;三是人们对于地方政府在征地拆迁问题上的立场的高度戒备和怀疑。

由此可见,即便网络舆论对于某件具体事件的意见和态度存在被误导的可能,但从根本上看,网络民意潮恰恰就是人民对现实问题的真实态度反映——不管是仇官仇富的情绪,还是对地方政府和司法机关的本能疑虑,抑或是人们对公平的不断追求。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称“网络推手”能呼风唤雨,其实他们无非就是找准了当前社会的积弊,吸引人们去关注某一个案,这种关注本身,其实有着极其真实的民意背景,而不是制造民意。如果民意对某个事情毫无兴趣,不管多么高明的推手,也断无策划、制造民意潮的可能,更无激化矛盾的能力。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社会管理者或者媒体,不仅不应该因为网络热点事件的具体真相有出入而排斥网络,反而更应该意识到,正是汹涌澎湃的真实民意潮,才让各种典型事件形成了网络热点。

人们宁可和网络推手共进退并密切纠结于某一不确定的事件,也不愿意相信官方的结论,这恰恰就是真实民意的严峻现实。决策者和管理者只有意识到这一点,意识到民意的自发性、天然性和不可改变性,才不会因网络事件本身的出入而否定网络,反而更加重视这些热点背后的真实民意。

相关:
警惕网络推手误导网上舆论(新华社)
沉痛哀悼2008陕西互联网业界
去你妈的网瘾
技术革命带来的社会革命
网络女编辑的一天


10个 群众围观在“民意是谁造出来的?”旁边

  1. 百富烤霸 说:

    民意是无德无能的共匪自己一手造成的。

  2. 洛阳以西 说:

    最大的推手就是中宣部

  3. 鱼头 说:

    社会主义具有不可告人的优越性。

  4. 海盗电台1 说:

    我建议搞得彻底些,堵死所有不和谐声音,然后一定有好戏。

  5. paulwke001 说:

    不符合zf的观点就是“悍然制造的谣言”,关键是为什么这些谣言的可信度要远远高于zf的官方报道呢?不从自身去找问题,一味的指责,除了能够再次关闭一个大众发表言论的渠道之外,还能给自己一种掩耳盗铃般的“和谐”,有用吗?

  6. 政协委员蔡爱东 说:

    决策者和管理者必须意识到:民意的自发性、天然性和不可改变性,应当更加重视这些热点背后的真实民意。

  7. 老兵365 说:

    天朝的逻辑:需要你时,你就是雪亮的,不需要你时,你就是不明真相的!!

  8. 小二郎西 说:

    决策者是该考虑民意 人民也要独立思考啊

  9. 部落游民 说:

    要把人民内部矛盾转化为敌我矛盾然后发动新文革么?

  10. 可可能人 说:

    这社会到底是谁在愚弄咱们,蒙骗俺们的眼睛,忽悠偶的智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