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随感

@ 二月 10, 2011

【原标题《过年》,感谢作者“Inckio”(微博)的投递和分享。】

背着大包小包,像逃荒一样回到了这个城市里。

每年过年回来,爸妈都会让带很多鸡鸭鱼肉,生怕这个已经肥头大耳的儿子饿着了!

少年时的我,总是异常期盼过年,穿着新衣服,装一兜糖,拿一兜炮,数着崭新的压岁钱,一帮小朋友不亦乐乎。那个时候的假期还是一个月那么长,过年就是到各家去吃好吃的,去拿压岁钱,就是跟一帮小兄弟姐妹们玩耍,跟一帮同学们到处游逛;如今,都说过年比上班累,假期只有七天那么短,新衣服要自己买,糖没有了吸引力,不放炮好多年,要给老人孝敬钱,一帮朋友懒得见面。如今过年最重要的是能够见见日渐老迈的父母,各个亲戚家还是要转的,压岁钱没了,一帮长大了的小兄弟姐妹们依旧亲密,但差异已现。

过年

三十那天中午买了点呲花炮,被弟弟笑称我要玩浪漫。零点的钟声敲响之后,十多年没再放过花炮的我,拥着心爱的她,看着炫目的花炮,体味瞬间的美好幸福。而幸福背后站着的是责任,是付出,是爱!小我三岁的弟弟也工作两年了,越来越懂事,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倒倒翁了,我还是喜欢没事逗他两句,以逞口舌之能。只是,这两年,每次见到他,都越发觉得亲切,兄弟之情更加浓重。

不喜欢转发别人的信息,越来越觉得短信拜年成了一种悲催的形式。前两年都会根据朋友的不同情况编写信息发送祝福,今年懒了,把手机通讯录里的所有人分成了五类,每个类别编写了一条短信,群发之。被媳妇骂矫情,也许明年不矫情了,我就不发短信拜年了。

上班第一天,还有好多同学么来,来的同学大多患有节后综合症,并声称真不想上班,我也不想上。140公里以外的那个家,虽然不是很大,不是很豪华,环境不是很好,连电脑都么有,但是,让我觉得很安心,让我觉得很舒服。而这里,最近总让我觉得焦虑不安,觉得压力好大,还没有走上所谓成功或者是顺利的轨迹,依旧有些忐忑不安。跟爸妈说,到了我该撑起这个家的时候,却还没有做到,依旧是已过知天命的父母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支撑着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七天假期,么事的时候总是上手机看微博,有个博友提问说,过年回家被亲朋好友问到的最多的问题是啥?我看到貌似以下被大家提及的最多:

  1. 一个月挣多少啊?
  2. 有对象了么?
  3. 啥时候结婚啊?
  4. 买房没?
  5. 单位离家近不?多长时间到?
  6. 平时做饭不?

关心的都是基础需求,吃穿住行。

还有个博友说,过年回家,就是一年不见面的一帮老老少少坐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边吹牛逼攀比自己挣了多少钱,然后酒量小的被喝倒,不能吃的干坐着,挣钱少的很郁闷,红光满面的都是牛人。想想,还是有些个道理的。在俺们那个山沟沟里,家里人一致认为,我党的钱最好挣,也最稳定,所以公务员、国企是大人们心中最好的归宿地。

春晚依旧年年看,可惜了海清,她和海波今年的小品不是很成功。前些年三十晚上总是不爱在家待,这几年三十晚上总是要求老爸不要出去打麻将,弟弟不要出去玩,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就着春晚小酌两杯,感谢一下父母,祝福一下自己。

大年初六,我回西安了,央行加息了!

相关
回家过年
年味
他们的我们的春节
我们这样过年…
我们这样过年…(Ⅱ)
我们这样过年…(III)


11个 群众围观在“过年随感”旁边

  1. 钱钱钱 说:

    钱钱钱,就他妈知道问钱。只关心钱就会变更穷。

  2. 赵穆杰 说:

    央行加息了,房奴们又要叫苦了。

  3. 和谐党-怂都没有 说:

    没房没车的我,反倒觉得轻松些

  4. 山南水北 说:

    还能收压岁钱的人表示很留恋这最后一个有入账的春节

  5. 匿名 说:

    感谢一下父母,祝福一下自己。

  6. guoxian 说:

    感谢一下父母,祝福一下自己。

  7. 西高新上班族 说:

    年很讨厌,没过年的时候想年,过年的时候又想上班,被问的烦死了!

  8. deep 说:

    1,3,4这个问题,在国外就是爹妈也不会主动问的…

  9. 木椟 说:

    看了楼上与作者所描述的,总归一句话,你为什么要穿“人皮”,为何要托生为“人”,这些东西不去考虑肯定什么也就不存在了

  10. 汉江哨子 说:

    悲惨啊,我回家的时候,这7个问题全被人问到了。年年盼回家,回家之后,又过得很不舒服。

  11. 死菜 说:

    基本上前两个问题被问了好几次,他们不知道,我的事业正在潜伏期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