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亲密接触

@ 二月 10, 2011

原文首发于《爱旅杭程,风雨同路》,感谢作者“孙海洋”的分享。原文较长,有删节。本文涉及同性之爱,反感者勿入。】

回想起自己的第一次,真的有点不爽。我并不爱他,对他的感觉一直都是停滞在同学之间的关系。

他是我中专时候同宿舍中家里最富有的,是个豪放不羁的纨绔子弟,也是一个极其个性的前卫时尚者。他头发不多,但生长的速度极快,月初剪的光头,月末居然就能生长到眉间。脸看起来很有骨感,却不是光瘦的那种。眉宇之间有一种霸气,我们班的人都不敢招惹他。个子比我高几公分,身上的毛发极少,但是皮肤看起来并不白皙。他不强壮,但他从不屑那些高年纪霸道的男生,也不害怕我们学校以凶狠著称的藏族学生。

刚进学校的那年,很多高年级的师哥总会给新来的小师弟师妹们上一节“学前教育课”,他根本就不喜欢这一套,更不会瞅那些人一眼。就在我们担心他会挨揍的时候,没想到他已经把那个看他不顺眼的人揍了一顿,回来后他还是那么沉默,寡言少语的。从那以后我们班的男生都扬眉吐气了,很多师哥都主动跟我们搞好关系。他更是成了学校的名人,新生打老生,打的那么狠,学校居然没有给他任何处分。直到毕业之后我才听说,他父亲是一个有权有钱的人,连校长都要给他父亲七分面子。从此,我们班打破了老生欺负新生的先例,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班的人。

时间到了我们即将毕业的那年,宿舍里人也开始稀少起来,很多人都奔走四处忙着找工作。我被一家电视台选中,毕业之后直接去那里工作。除我之外,宿舍里还有他,以及一个被他欺负惯了并且天天与他挤在一个被窝的小鹏,与我对床而睡的胖子润也在,胖子润的父亲是电视台的名播,他的专业也很好,所以也不为工作担忧。

在一个极其平常的夜里,我按照学校的熄灯时间上了床,打开了那个跟随我3年的小收音机,挂好了蚊帐,准备与周公约会。刚枕下的时候,突然发现每天都挤在一个被窝的两个人今夜居然分床睡了,习惯了他们在床上的声音,也习惯了我斜对方的上床只有被子枕头,今夜突然多了一个人在床上,似乎显的不那么平凡了。

其实我早就怀疑他们是一对了,只是我仍然局限于那种很保守的同志性爱方式。当然胖子润是不会想到这层的,因为他不是圈内的人,他只是觉得小鹏白天被他欺负了,晚上还得为他暖被子。真是这样,不管是在教室还是在宿舍,小鹏似乎成了他的保姆,每天打饭、买零食、买饮料,就连很多细小的事情,小鹏都得帮他做。最关键的是他们经常闹,而且每次都是小鹏认输,并且被骂的一文不值,最后还得睡在一张床上。我发现小鹏已经离不开他了。今夜为什么会分开来睡呢?我好奇地问自己。

突然感觉有人叫我,取下耳塞,原来是他让我把收音机给他听,说他睡不着。听他的口气似乎是不给不行了。开始我一口拒绝了,他很不高兴,因为宿舍里没人对他的要求说过个不字。我也那么倔着。最后他让我把收音机拿上去跟他一起听,我没有再拒绝,沿着中间隔的床边爬上了他的床。

男同
男人之间的爱情(图片来自网络

上了床,盖上他那床蓝色真空棉被,我们并肩睡着,我睡在外面。我感觉空气在那一瞬间凝固,呼吸已不能控制,时高时低。也许是因为我对他和小鹏之间感情的猜测,因为我跟他之间从来没有的这种距离,因为我跟他那种微热的体温散发出来的吸引力吧。我打开收音机把耳塞戴在了我的右耳上,把另外一个耳塞给了他,他戴在自己的左耳上,并稍稍往我的方向侧了一下身子。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我感觉到他的身子已经紧贴到了我的身体上,体温比我还热一点,我当时的心跳已经超过了我预计的效果。我们就这样矜持了有1个小时,似乎他比较急了,感觉到我没有抗拒的意思,索性用他的左手轻轻挑弄我的右大腿外侧,我感觉很痒,颤抖了一下,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兴奋了。没有说一句话,我们的身体开始往彼此的身体上贴,当我们的身体正面相接的时候,彼此的关键部位都已经起反映了。也许从那一刻起,他没有了任何顾及,开始了他的计划。

他用他平常看起来很鲜红的嘴唇吻了我,我没有反抗,闭上眼睛静静地任他拥吻。一步一步都是他在引领着我,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强,有一种预感今夜我将发现一些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他的唇触及到了我的耳背,触及到了我的嘴唇,触及到我的颈项,触及到了我的双肩内侧,触及到了我的前胸脯,触及到了我的两点之间,触及到了我的两点,在触及到我的肚脐丹田附近。我全身一步步地酥麻,一种超血流从下面直往我的头顶窜。我用手止住了他继续往下触及,轻轻地把身体往下移,他也往上移了,他的身体这个时候已经从我的右侧上升到我的身体上面,我们紧紧地贴在一起,相拥在那个温暖的被窝里,用那床蓝色被褥把我们的身体连接在一起。我原以为他和小鹏之间也是这样的温存就够了,没想到他的计划还有下一步的发展。

就是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小鹏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声音,不过一会,小鹏下床起夜了,我们都屏住呼吸,不想让小鹏知道我们还没有睡着。其实这些都是枉然,我们在一间屋子里,小鹏能不发现我们的动静吗?他似乎并不在乎小鹏的感受,听到小鹏返回床上,他才开始对我动真格的了。

他继续拥吻我,这个时候我们的位置逐渐由上下重叠转移为他在我的左侧,我移到了床的里面,他更用力地拥抱着我,用他的嘴唇吸吮着我的耳背,后颈项,后臂膀。我能够感觉他的前奏做的非常完美,我的身心早已放松,已经到了等待爆发的时刻。他突然屏住了呼吸,身子往下移了一下。我们的睡衣睡裤早已经在拥吻中慢慢脱完了,赤裸裸的拥抱让冷冷的清秋变的温暖许多。他没有等我的同意就开始了,我没有想到他会对我来这招,我也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很惧怕地往墙上贴,他用手轻轻拍拍我的屁股,又开始用他的唇吻我的颈项,我也许没有抵挡住他的诱惑,也许是充满了对这种方式的好奇感,也就大胆的抓住他的手,开始任由他摆布了。

我第一次达到了高潮,也第一次感觉到了心与心的交流,身体与身体的连接。他在我高潮的时候停止了动作,等待我完事之后,他又开始了动作,一阵运动之后,他也达到了高潮,在他离开我身体的时候我又感觉了一种满足,那是一种痛并快乐的感觉!我们平息了自己的呼吸,慢慢地睡着了,没有过多的语言,我们都没有对视彼此,身旁那部小收音机也已经没有了电台主持人的声音,一直发出“呲呲呲呲”的轻微电流声。我们都没有心思也没有力气去关掉它,就这样的收音机开到了天亮。

没有等到天大亮,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一身酥软,虽然我很想再睡上一会,但后面的痛楚没有完全过去,也感觉身体有点脏,于是独自提着热水跑到厕所洗了个澡。等待中午澡堂开门的时候,又去洗了一次澡。当澡堂中的水流打在我的脸上的时候,我后悔了,我在忏悔,我在想我不爱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似乎对不起小鹏,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变的很肮脏,这些都是那股水流给我带来的想法。

等澡堂里的人走完之后,我在心里郑重的告诫自己,这将是仅有的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回到宿舍,他和小鹏都在,彼此不说话,我看的出来小鹏脸上的表情极其难堪,他也颇有不悦。我已经做了决定,所以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了,心想就当作是一次好奇尝试吧。那两天我们三人见面都不说话,也没有什么话题。直到有一天看到他们又窝在一个被窝里的时候,我们大家才又恢复了原有的同学关系。

相关阅读:
男女之事
淫男荡女欢乐多
“性”是个什么东西
在鞭打中畅快地嚎叫


17个 群众围观在“第一次亲密接触”旁边

  1. 西高新上班族 说:

    我擦!这个尺度太大了!!!

  2. deep 说:

    gay~,不仔细前部分文字,还没看出来…

  3. 百富烤霸 说:

    这文字我喜欢。尽管我不是gay。

  4. 海盗电台1 说:

    太鸡巴黄了

  5. toto 说:

    这个尺度快赶上黄色网站了。

  6. 唐方 说:

    to 楼上各位觉得尺度大的同学:
    这个已经是被我和谐的版本了,基本上比很多BL小说尺度要小多了,最多算低H吧。

  7. Luft_Leben 说:

    To: 唐方
    阁下是腐女?还是L/G/B/T??

    偶尔腐。编发这个文章跟我的性取向米关系吧。——唐方

  8. shanren 说:

    inxian变得越来越没有深度了,难道为了吸引眼球?

  9. 渭南老汉 说:

    我喜欢这种姿态,尽管我不喜欢这种文章。我觉得大家还是开放包容一点为好。

  10. 酥麻拉姑 说:

    这个题材狠好,以后继续发扬起来!

  11. 和谐党-春光乍泄 说:

    这个题目我看了好几次,今晚才看完整了。恶贼竟然讲的“玻璃”的事情

  12. 留言必须代理的伪直男 说:

    右键保存,加星标,看完基本快射了,晚上打飞机用。

  13. 大熊 说:

    我X 牛逼 InXi’an果然无所不包 不过还是看的难受

  14. 匿名 说:

    牛叉叉啊

  15. 匿名 说:

    无语!最好说的都是跟西安有关的事,要不没意义

  16. 中国南方的情人 说:

    真牛逼,尺度丈量中

  17. 六娘 说:

    连看两遍,写得真是不错。我略腐。
    建议下次把“反感勿入”几个字放得再大一些,避免有群众被误伤
    包容应是两方面的照顾,重口味不做限制,轻口味亦要保护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