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记忆的城市

@ 二月 28, 2011

原文首发于《赤脚大侠的blog》,感谢作者赤脚de大侠的独家记忆,曾拟文《蛋疼的青春期》】

屈指算来,在宜昌工作已有十八个年头。酒桌茶间,常听宜昌的朋友这样说生他养他的这座城市:

小时候,江边有一大片的吊脚楼,吊脚楼所临的街市,是清一色的由青石板铺就的马路;

那时候,城中有湖泊,叫南湖。南湖岸边,是一排排的柳树桃花。春天来了,花红柳绿,煞是好看。而今,南湖已被一片片的高楼所取代,能说明这里曾是一片水域的,仅有一座取名为南湖的宾馆了;

现在解放路闹市区一带,曾有很多连成片的建于明清时期的老房子,黑瓦白壁,威风的马头墙,很有风韵。

宜昌
如今的宜昌

作为一个外乡人,我对朋友们的说辞并没什么感性上的认识。因为,我所认识的宜昌,像极了一位爆发户,仿佛在一夜之间,便林立了很多高楼,甚至很快便拥有了只有省会城市才可以拥有的CBD及万达广场。作为一个地级市,宜昌的房价去年在全国排名第44位,其价格直逼甚至超过相当一部分省会城市。这似乎太不正常、太不合理了。然而,黑格尔说过,存在就是合理。对这样据说叫“中国特色”的合理,你还真别不服。

所以,每每听到朋友们以感伤的情怀,悼念他们心中儿时的故乡,我也难免和他们一同感伤起来:唉,这是一座失去了记忆的城市啊。

其实,失去记忆的,又何止宜昌呢?

就说早已不存在了的北京古城墙吧,其庞大的程度令人难以想象。据说,城墙肚子里不仅有仓库,而且城墙顶上可以跑汽车。这样的城墙,即便在全世界也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可惜被拆了个精光。虽说当年梁思成冒着政治风险,是那么地极力挽留它,还是没能挡住人们拆它的欲望。被拆了城墙了北京,就好比一只被褪了毛的鸡,虽说有那么多的高楼来补充,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这是承载我们这个民族历史的北京城吗?

北京还算抗折腾,因为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太多,就算是拆,一时半会还真得费把子力气。此外,故宫、颐和园,这样的建筑,连红卫兵们都没敢折,又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呢。不管怎么说,褪了毛的鸡还是只鸡。

而其它城市,就没有北京的“幸运”了。一来,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本来数量不多,几经内忧外患,便更为有限;二来,质量较北京差得太多,很难入经多见广的地方官员们的“法眼”。因此,只要想拆,多则年把少则个把月,便可摧古拉朽一扫光了。这样的行为,可不是给鸡褪毛,而是将鸡整个杀死。

就说宜昌吧,没有了吊脚楼、青石板,没有了黑瓦白壁马头墙,它还是那个千年古镇吗。而今繁华得如浓妆艳抹般夜娘的宜昌,只是自然地理意义上的宜昌,而绝非人文地理意义上的宜昌。

说到底,对古建筑的漠视,是对物欲的狂热,对文明的漠视。

相关阅读
西安记忆|十年:篇首语
西安记忆|十年:我们都是出来卖的
西安记忆|十年:时常忐忑不安
西安记忆|十年:我离不开这里
西安记忆|十年:从心所欲,不逾矩
西安记忆|十年:文化是您的DNA
西安记忆|十年:硬起头皮继续享受
西安记忆|十年:失意还是诗意
西安记忆|十年:往事不必回首
西安记忆|十年:这里就是我的家
西安记忆|十年:它吸引我的那点仍未改变


8个 群众围观在“失去记忆的城市”旁边

  1. 钟楼夜行人 说:

    我们的家乡都在沦陷。

  2. Goker 说:

    何止北京城墙,我记得有期e报里说西安的城墙也是1980年代返修的。

  3. 海盗电台 说:

    经过战乱和时光的侵蚀,西安明城墙80年代已经破败不堪,但主体还在。修复城墙是那个时代人做得一件大善事。

  4. 酥麻拉姑 说:

    萨桑有点像柴静 有没有

  5. 紫霞郎 说:

    按照目前拜金的速度,50年内,西安城墙必然被拆!

  6. 吕晨 说:

    我们老是干一些鼠目寸光的事情。不管我们成不承认。

  7. Evita 说:

    西安的城墙让本地人说下就是 忽悠外地人的 估计都是小段小段的 10年前来西安的时候火车站那段还木有呢

  8. 张娜 说:

    北京那边整天瞎得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