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粪积肥

原文首发于《芳草满径》,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原文曾载于2011年2月17日《西安日报》】

人勤春来早,春早备耕忙。春播前最当紧的是广积农家肥,既扫门前雪,又管瓦上霜,将猪圈羊圈牛圈甚至鸡圈鸭圈的粪便清除干净,堆在院坝中间,四周用薅锄拍光,像倒置的巨型陀螺。谁家院子粪堆大,集体劳动时说话声音就高,太值得炫耀了,它不仅反映了主人备耕的充裕,也说明这家非常的勤劳,会盘庄稼,会过日子。

屎胀忙了才挖茅厕不行,得靠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还是畜牲自由,想在什么地方方便就在什么地方方便,虽然不加掩饰却很艺术,牛拉的是立体的句号,狗屙的是感叹号,鸡拉的是分号,猪拉的是加粗破折号,羊撒一路省略号。我家对面的胡大爷,每天早上天未开亮口就撬上箢箕拿上篾夹去捡那些标点符号。等我们倒洗脸水时,他已从十几里外折回来了,满满一粪筐,常常令路人称羡不已。他知道哪儿有牛屎,哪儿有狗粪,你若讨教,他热心快肠,用手比划指点,如数家珍。偶尔还拾到一些稀有品种——狼粪或野猪屎,有时还有熊和狐的。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敢将豹豺粪便捡了回来,若遇哪家狗子凶,就丢一小疙瘩,那狗便作声不得,悻悻地拖着尾巴躲到一边去了。拾的粪经过粪池发酵,肥力特别的好,苞谷棒子能长一尺多长。队长经常夸奖胡大爷,同样的一挑粪,胡大爷的给十二分工,顶硬劳力一天干的活,说我家的粪是水货,给六分工算照顾了。

路上的粪便虽然质量高,但资源必定有限。队长号召大家到森林里去刮地皮,我最乐意这种积法,可以不晒太阳,大小便也很方便,还可以躲进灌木丛中睡一觉,林中的气味好闻,能把肺腑洗渍好几遍,比现在的透析洗肠便捷得多。兴趣来了,就攀上山顶,作高雅状去看别人的风景。落叶和腐质土很轻,满满一背篓还不够一百斤。肥好积,火粪草却难砍,常常不是扎破手皮就是扯乱衣服。

光砍湿柴不行,还要有引火的茅草和干树叶。葛藤捆扎的柴草就像麦把子稻草人,一捆捆从山上扔下来,如同古代战场上的滚木擂石,又像是火烧博望坡的战斗场面,解开铺平,人站上去不大摇晃了才开始倒土,多了烧不燃,少了会过火,反而失了肥效。手拍若漏土为次,不动为最次,微微抖动为最好。队长验收合格后一声令下,于是就四处点火八方冒烟,说笑声和敲击锄头的声音还有噼噼啪啪的烧烤声,弄得四山回应,喜气洋洋。这也是间接通知家里的人,马上要收工了,赶快做饭吧。

拾粪

三日后烟灭火熄,拿上薅锄、浪筛等农具去筛火粪。一人倒,一人筛,如泥水匠一般。那堆积如山的细土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味儿,捏一把,还有烫人的温度呢,看来,人间烟火不仅人类离不开,连泥土也割舍不掉。最后一道工序是挑水粪来搪,一层水粪一层火粪,比做花卷馒头还要细发。沤上几天,拌匀背到地头,就是点苞谷种洋芋离不得的上好底肥。一把一把地抓,一碗一碗地舀,比放调味品还要金贵。打窝子就像纳鞋底,一碗粪就是黑线头,隔远处看,真像是五线谱上的蝌蚪符号,陕南姐儿歌的旋律忍不住就要在喉咙里跃动。火粪种庄稼可以防止“倒春寒”,也能疏松土壤,苗齐苗壮,特别是那长出来的粮食和瓜菜,才叫纯正,才叫本真,才叫味道鲜美,只要吃上一顿,一辈子都口有余香,难以忘怀。

有一次,队长听说十几里外有个山洞,燕子成千上万,遮天蔽日,洞内积存的燕粪足有两米多深。生怕别人走漏了风声,趁月黑风高,打着火把带着全队精壮劳力摸进洞中,点灯时分返回,一人一背篓,比背回来粮食还高兴。我那时小,非常羡慕地听他们绘声绘色地讲述,说是后去的排不上队,只把背篓放在洞口,燕子轮番耕云播雨,天女散花,半个时辰就落厚厚一层。

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现在别说当家,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反正有的是化肥。田是越来越瘦了,土是越来越硬了,粮食越来越没有味儿了,积肥这个词用的越来越少了,人却越来越胖了。

积的是一种希冀,肥的是故园的泥土。积跬步可以成千里,积良习定能得善终。积肥其实积攒的是一种卫生,一种美德,一种比积腋成裘积羽沉舟还要有意思的生活积淀。

相关阅读
小镇生活散记
城南旧事
母亲长寿的秘密
野韭菜

Published by

7 Replies to “拾粪积肥

  1. 这才是咱们西安老百姓的原生态生活,尽管看似不现代,但是我很喜欢。

  2. 楼主是家在农村吧?我小时候也放牛羊拾粪捡柴火的 我喜欢那时候的山清水绿 木秀风清 现在都没有了 被开垦完了

  3. 这个文章告诉我们,要紧紧地围绕在以队长为核心的拾粪大业周围。

  4. 写得很风趣,雅俗共赏啊,最后还有告人多积淀莫浮躁的道理,好文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