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老西安之:座机的故事

原文首发于《贺拉斯再次仰望》,感谢作者“山水妹”的回忆分享。】

刚才我妈提醒,年前我家的座机已经电话办了停机,这个月要去营业厅办拆机,我这才缓过神儿来,家里的电话好久都没有响了。

我家第一次装电话是我上小学那前儿,95年前后,那会儿也正是BP机满大街叫唤的时候。我印象很深刻的不是我家的电话号码,而是当时我们班长家的电话号,她可能是我们同学中家里装电话最早的几个,于是全班同学的电话本(其实就是个记作业的小烂本本)上几乎都有她家的电话号码。那时也正是家庭安装电话的高峰,我记得好像是一千多块钱装机费,电话机还要自己另买,对于当时父母工资都是几百块钱的工薪家庭来说,装电话还是挺大一件事儿的。

我家第一次装电话没花钱,是沾了我爸的光。那时候正好我爸提了科长,于是按照规定,科长家都可以由单位安装一部电话,当然是那种单位总机下的分机电话,可以打外线,和去电信公司装的电话唯一的区别就是,你要是外线给我家打电话需要经过总机声音难听的话务员阿姨的转接,如果话务员阿姨吃饭上厕所去了,你只能听着嘟嘟的忙音,无人应答,不过没几年,这个转接电话的工作也由自动转接系统代替了。

我脑海里还能浮现那个场景:一天中午,放学回家,我妈特神秘地跟我说,你去看窗台上是什么?我好奇地往窗台看,一块手绢下盖着个什么东西。我回头看看我妈,她又用眼神鼓励我去看看,于是,怀着打开潘多拉宝盒的梦幻心情我揭开了那块手帕,哎呀,居然是电话!用现在的话说,这对于当时有点虚荣心的小学生来说是个多么给力的事情啊!接着,我又做了一件更二B的事儿,我问我妈,妈妈,我能打个电话吗?我妈说,行啊!于是,我抓起电话,给我脑海里那个已经记了好久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喂~我找李鑫…哦,班长啊,是我,我家装电话了。
……
哦,我还不知道呢。好的,我下午去学校再给你说我家电话号码。再见。

这就是我家电话的第一播,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后来几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我依旧沉湎在初装电话的喜悦心情里,像很多好奇的孩子一样,我也打过110、119、120…给暗恋的同学家打过匿名电话就为听他的一声“喂——”,甚至和同学联合起来接二连三给老师家打电话,毕竟年纪小,就是接通、对方拼命喂喂,挂断。现在想想,多亏了那时候没有来电显示,不然早不知道被老师修理多少回了。

电话

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次乱打电话,好像是给119打电话来着,播了好几次都不通,终于通了,自己很忐忑地问:“叔叔,你是哪里?”对方很镇静地说:火葬场。于是ganme over了,从此,我再也不敢乱打电话了。但是打119为啥拨到了火葬场这件事,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并耿耿于怀!

再后来,我们家也安了电信的电话,可我妈为了电话号码和我爸唠叨了好几天。很简单,中国人都爱图个吉利,数字当然是888、666最好,我家的号码非但没有这些吉利数字,最后五位居然是72004,于是我妈很长一段时间给人家说我家电话号码都特不好意思的样子,“哎,么选好号码”。

有次,我爸被问烦了,说:“对对对,那饿明天起电信局花钱重买个号对咧!”

我妈马上义正言辞地回敬一句:“你钱多咧,烧地?”

其实,我很喜欢我家的电话号码,在二十世纪的末尾,我特别憧憬二十一世纪,也很迫不及待等待2004年的到来,因为那一年,一整年的数字都跟我家电话有关。

跟电话有关的故事,还有话机。

有一阵子特别流行母子机,一个主机,一个分机,故名母子机。我估计是TVB电视剧看多了,总是渴望像电视里的人一样,拿着子机,在房子里边走边打电话,感觉特潇洒。当时我家的电话机正好是步步高(就是那个“喂~小丽啊”的步步高)的母子机,死缠烂打后我爹就给我装上了子机,于是我总是悄悄地在晚上和同学打电话,被爹妈发现并警告数次无效后,子机没收,于是,家里又成了母机一统天下的局面。其实取了也好,我也不用防着爹妈用母机偷听了。

我上大学的第一年爹妈就给买了手机,没两年,手机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好像人们留通讯方式越来越多的都是手机号码。家里除了我爹退休在家没有手机,我和我娘人手一部,于是,家里的固定电话也成了我爹的专线。其实常常往家打电话的无外乎是我妈和我,我是每周一次报平安,我妈就是下班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打电话问一下,掌柜滴,买点撒菜?

如今,我爹走了,我家的座机除了逢年过节亲戚拜年,很少会响。我印象里,有了手机以后除了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也很少会跟别人告诉家里的电话号码。有时候,许久的沉默之后,忽然家里的座机冷不丁响起,我和我妈都会被吓一跳,于是年前,我和我妈就商量着把座机电话取消了。

关于座机电话的那些事儿,在我家就成了历史。

《寻找老西安之:座机的故事》二维码网址 寻找老西安系列:
草滩往事
土门、西大街和老城墙
家属院的那些事儿
下雨天

Published by

16 Replies to “寻找老西安之:座机的故事

  1. 我家装电话的时候,是因为我考上大学了,要去外地读书,为了方便联系,我老爹硬是花费了4千多元装上了电话。那个时候,打电话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啊!!

  2. 呵呵,我有。我家电话装的是相当早的,而且没多久就用的是母子机。大的在我妈卧室。小的在我那里。有时候晚上偷偷的煲电话的时候被那边提起的电话给吓死!!

  3. 还记得93年我家电话还是6位数的呢~全蛇口还有一个电话本…所有的人家电话几乎都可以在上面找到…

  4. 我娘说那时候单位组织去外面旅游 晚上其他同事都打电话回家而我们家木有装电话 心酸啊苦逼啊回家以后立马咬牙把电话给装了…太苦逼了!

  5. 小时候在同学家玩往我妈单位打电话。不知是拨错了还是怎样,反正是打到邮局接线员那了,问我找谁,我一直说“找我妈”“找我妈”,最后这位妇女燥了说“我就是你妈!”

  6. 老早之前的西安台2套节目,有个游戏俱乐部,观众打电话过去,用电话上的2456键,控制电视上的赛车,贼好玩,不知道还有谁记得。我有次兴冲冲的终于打进去了,到了操控的时候,才猛然反映上来,我家那是转盘电话,控制不了赛车方向…..

  7. 95年一年级,我们家也是那时装的电话,对于一个小县城的人那会装电话就是牛逼,貌似听我妈说花了五千,不过我爹单位给报销了。哎,现在还记得那号码用到零七年,现在很多银行密码都是当年我家的座机。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

  8. 刚才顾左提醒我,想起来跟电话号码有关的~
    以前西安电话都是七位数,忘了哪一年升的八位数(度娘说,2003年12月6日从2003年12月6日零时起升位至8位,即在原七位号码前加8)
    印象里,62开头的是我家这边,42是西郊,53是小寨那边,821是太白路科技路一线,还有32好像是东郊,72 73 74基本是城墙以内东西南北四条大街~
    到现在为止,还基本靠这个来判断未接来电的位置~

    另外一只也没弄明白,现在6开头的数字是什么?小灵通吗?

发表评论